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图一是去年群里面击鼓传画的作业,那时候上色都是跟着感觉随便涂的,基本当作填色游戏,涂满算数。图二是今天第一次跟着贴吧上的教程尝试的结果。涂好了之后先是一阵满足,觉得自己总算明白了一些图层模式和功能的含义(我第一次上色的时候都不知道选区在哪,大片的颜色都是一笔笔填满的……);然后一阵失落,因为背景还是不会画,想画垃圾堆,但是从怎么描绘到怎么上色都一筹莫展;最后一阵唏嘘,觉得自己选颜色还是太……经验不足,不用滤镜整成图三的样子,简直就不堪入目。

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路漫漫啊!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十五章

第十四章

译者前言: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15/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十五章 愚蠢的邀请 A Crass Invitation

作者按:我觉得很愧疚,萌上秀业没几个月,就连续写了4篇同人,而这篇文却一直没有更新,所以我来啦。新年快乐小伙伴们!

试阅:无。

XXXXXXXXXXXXXXXXXXXX

正如酷拉皮卡所料,邮轮一抵达海岸,对库洛洛的搜查就彻底停摆了。

鉴于黑手党和流星街不可言说的关系,他们似乎不急着抓住罪犯,弗兰姆和他的同伙别...

给大卫老师的头像,以此换了篇超甜的团酷,《结婚之后》!夸我夸我快夸我!

[全职猎人][团酷]石块的记忆

阿狼爸爸写给我的生日贺文!超棒的!!

Steppenwolf:

预警:
肉。
附微博链接。
CP: 库洛洛x酷拉皮卡
——————————————


我是一名探险者,这是我停留在埃斯蒙沙漠的第588天,气候恶劣,沙尘暴很快就要来临,而我幸运地找到了一个小绿洲,那里空无一人,只有一片石头遗迹。在遗迹里,我发现了一份手稿,内容如下:


“那时我还年轻,有胆识和勇气,靠着一点窃听和透视的本领,在世界各地以买卖情报为生。有一回,我为了高额的利润潜入流星街,伪装成拾荒者,在一个遍布乱石的地方驻扎下来, 搜集我想要的情报。这片范围的拾荒者很少,但是因为其地理位置特殊——我发誓过不透露秘...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文前话:这一章写得很急,之后可能会修改。无论如何,库洛洛总算出场了!

12.

“跑!”

大理石门洞被击碎,藤蔓俯冲下来,打散了队伍。几人没空再顾忌通道里会不会有其他机关或者怪物,各自往最近的路上跑去。所幸顶上的入口窄小,大束枝蔓挤在那里,反而相互掣肘。

酷拉皮卡护着可乔克躲开一段刺向他们的枝蔓,身后的墙壁替他们承受了这次攻击,竟然直接被击穿了!隐约间,酷拉皮卡听到有水声,然而洞室顶上的入口却在这时被植物彻底挤塌,枝蔓疯狂地涌了进来,轰塌声中,那似有若无的水声变得不再分明。

两人没跑出多久就是一个急转,身后的植物来不及拐弯,直接撞穿了墙壁。水声再度清晰起来,酷拉皮卡向残垣之...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十一章

第十章

第十二章

11.

查特蹲在岸边,心里十分诧异这座岛上居然有河流。

他被埃罗吉尔呛了两句,实在是气不过,一个人背着包赌气出走,漫无目的地晃到了这条河边。

年轻人蹲了一会,觉得腿脚发麻,干脆坐下来,望着河水出神。

可乔克的叮嘱犹在耳边,让他跟着两位教授好好学习。可老师也不想想,埃罗吉尔怎么会愿意指点可乔克的学生呢?

查特的思绪东奔西跑,一会儿毫无根据地猜想大概因为是渡河族,所以这里非得有条河不可,一会儿又颇具逻辑地推断河流的形成需要地势落差,岛上或许还有座山,只是树林茂密,挡住了视线。

踩踏草木的声响从身后传来,查特警觉地转过身,发现是威尔德纳找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自说...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十章

第九章

第十一章

10.

几千年前,大陆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候每片陆地都有着与现在截然不同的名称,在其中一片叫做亚细亚的大陆上,有一座圣城,神的儿子在那儿受刑,被钉于十字架,替整个人类背负了罪与罚,完成了救赎。当时,一位名叫朗基努斯的士兵为了确认圣子耶稣基督的死而用长枪刺入他的肋旁,这柄沾染了圣血的长枪就是后世君主争抢的“命运之枪”。传闻保有圣枪的人战无不胜,能够成为世界的主宰,朗基努斯之枪也因此成为历代君王争抢的圣物。然而千百年的战火使得长枪断为三截,重新被打造成了三柄圣枪。直到渡河族涉水而来,横扫大陆,建立起歇姆王国,散落三处的长枪才重归一体。

“也就是说,传说是真的,渡河族因为...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九章

第八章

第十章

9. 

一行人忙碌到八点左右才吃下早饭,树林里白天比夜晚安全,威尔德纳留下两人同他一起轮岗,让剩下的人都去休息。 

酷拉皮卡前一晚用眼过度,视线都有些模糊。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几乎刚躺入睡袋,就让睡意掌控了全身。再度睁眼时,帐篷外吵闹的声音正朦朦胧胧灌入他耳中。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了小的时候,自己为了捉一只从未见过的野兽而跌落悬崖,连累了派罗。那时的他鲁莽无知,不知道为了救自己,派罗将失去双目的清澈和腿脚的灵便。当大人们找到他们,背着毫发无损的他和浑身是伤的派罗回去时,他趴在父亲的肩上睡着了。等他在颠簸中醒来,听到的也是这样混沌不清的争吵。 ...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八章

第七章

第九章

8.

离那棵树最近的几名士兵倏然腾空而起,以一种穿着盔甲难以达到的速度和弹跳力直冲年轻人所在的枝桠。树枝上的雇佣兵纷纷朝他们射击,但是因为视野被遮挡,光线又过于昏暗,大多数子弹都打在了盔甲上。那些盔甲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居然完好地将子弹尽数弹开。

“考古队负责照明!”威尔德纳吼道,“他们夜视能力很强,摸黑战斗对我们没优势!”

八名考古人员连忙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带着火折子的人同时也把火给点燃。营地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树上的人这才看清,袭击者们从头到脚都被盔甲保护着,只在眼睛处留出了两道缝隙。

更多穿盔甲的士兵凌空袭来,眼看枪弹徒劳无用,雇佣兵们纷纷抽出匕首,摆...

紫镜太太的团酷图有感。

求求你们,一定要去看!绝对绝对绝对值得反复舔!!!

最后留了个HE小尾巴:

库洛洛用能力让子弹在飞出枪口的瞬间被移走,但是他的喉咙仍旧被灼伤,从此多了一道疤——那是他赢得锁链手的勋章,也是他充满爱意的印记。

P.S. HIYU不吃鳳梨又在这个结局的基础上给出了一句团长撩酷拉的话:「我真希望灼傷我喉嚨的不是子彈而且你的唇。」

哎呀太会撩了 (/ω\)ྉྉྉ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