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九章

第八章

第十章

9. 

一行人忙碌到八点左右才吃下早饭,树林里白天比夜晚安全,威尔德纳留下两人同他一起轮岗,让剩下的人都去休息。

酷拉皮卡前一晚用眼过度,视线都有些模糊。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几乎刚躺入睡袋,就让睡意掌控了全身。再度睁眼时,帐篷外吵闹的声音正朦朦胧胧灌入他耳中。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了小的时候,自己为了捉一只从未见过的野兽而跌落悬崖,连累了派罗。那时的他鲁莽无知,不知道为了救自己,派罗将失去双目的清澈和腿脚的灵便。当大人们找到他们,背着毫发无损的他和浑身是伤的派罗回去时,他趴在父亲的肩上睡着了。等他在颠簸中醒来,听到的也是这样混沌不清的争吵。

然后就是噩耗。他害得自己最好的朋友失去记忆,行动不便,连视力都一天不如一天。

痛苦的回忆令酷拉皮卡彻底清醒过来。他的眼睛比昨夜更加鲜红明亮,简直要将最后一点能量都燃烧殆尽。身体仍旧没有获得充分的休息,不过这对饱经磨难的窟卢塔来说不值一提,他潦草地戴回隐形,走出营帐,不出所料地见到了埃罗吉尔单方面与可乔克激烈争吵的场景。

黑手党头目瞬间有些头大,他捏了捏鼻梁,喃喃自语:“到底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分到一支队伍里……”

“因为那老头害怕老师在这次考古行动中收获太大,盖过他的成就!”可乔克的学生凑到酷拉皮卡身边,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说道。

酷拉皮卡只是感慨一下,没想到被旁人听去,还当成问题给回答了。他倒是觉得埃罗吉尔的态度更像文人相轻,不过他并不真的关心这些,只要对方不会威胁到可乔克的安全,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说起来,老师居然能找到你这样的帮手,真是太厉害了!”看来可乔克的话唠学生憋久了,话题一转,揪着机会就打开了话匣子。

酷拉皮卡瞥了对方一眼,态度淡漠地说道:“我只负责保护你老师的安全,你们怎么样,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

那学生愣了愣,随即摆摆手笑道:“你那么厉害,顺便救我们一下完全没问题啊!”他接着模仿酷拉皮卡使用锁链的样子,两条手臂东施效颦地挥来甩去,看着特别滑稽,“一条链子都能被你用到出神入化,一挑二十!大哥你真是神人啊!”

酷拉皮卡对这个粗线条还自来熟的年轻人毫无办法,打算默默走开,没想到那小子跟了上来,问道:“说真的,你是干什么的?之前在码头上,我还以为你是哪家的公子哥,那一掷千金的气势,看得我们这群搬砖的都快羡慕死了!”

这样一个活泼跳脱而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对着救过自己的人就能放下戒心。酷拉皮卡和他年纪相仿,却身处两个世界。

但是……或许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看看可乔克是否还隐瞒了什么。

酷拉皮卡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问道:“你们上一队人没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那学生唏嘘道:“上一队的人基本都牺牲了,唯二回来的两人一个疯了,还有一个昏迷不醒。所以除了‘这座岛很危险’,其他什么信息都没得到。”

“这么危险你们还要过来?”

“可乔克老师非常坚持,而且大家都想把牺牲者的尸体带回去……”说到这里,他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昨晚的经历让他担心找到那些人时,他们已经成为被控制的空壳。他那张喜怒哀乐一目了然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严肃而沉痛的神色。

“看来我们得走了。”酷拉皮卡打断他的忧思,看向迎面走来的可乔克。

“出发吧。”考古学家朝酷拉皮卡露出有些紧张的笑。不知道是不是初次见面给对方留下的印象太可怕,酷拉皮卡能感觉到可乔克总在偷偷留意自己,被发现后又慌张地掩饰。

他在观察自己?

这个猜测让黑手党头目觉得可笑。

营地已经被收拾一空,考古队没法把盔甲和尸体都带走,只好拣了一副完整的盔甲、一具留有寄生植物并找得出对应头颅的尸体和一具完全干瘪的尸体及头颅。年轻人已经尽可能详细地拍了照,做了文字和绘图记录,还在这地方周围做下记号,以便后续人马正式进驻时能找到这个地方。

他们往密林深处走去,草叶沙沙作响,如同某种催眠的节奏。队伍里几个年轻人忍不住开始交头接耳。

“你们觉得那本岛志上提到的岛民会是歇姆平民吗?刚才埃罗吉尔老师可是为了这事跟可乔克教授争论了好久呢。”

“对啊,刚才的争论最后怎么样了?我后来去收尸了,都没听到。”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不了了之。”

“要我说,两位教授根本没必要较真。冒险家写的书总是夸大其辞,耸人听——”一个学生边说边从旁边绕上去,试图和另外三人并肩而行,结果脚下一个趔趄,正面朝下摔在了地上。

可乔克的学生走他们后面,看到这一幕连忙跑过去搭手。摔倒的人搀着他的手臂爬了起来,然后才看清绊倒自己的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同时惊叫起来。

其他人纷纷停下脚步,离得近的都凑了过去。只见一只骷髅手从土里伸出,像是要抓住那学生的脚腕。

“怎么回事?”走在比较前头的吉奥回过头问道。

被绊倒的学生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师我踩着尸体了!不晓得有没有踩坏……”

“没事没事,”可乔克的学生已经戴上手套,蹲在地上检查那具尸体,“牢着呢,一点没碎。”

考古队员纷纷松了口气,雇佣兵们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声尖叫不是被尸体吓到,而是担心破坏了古物。

说是尸体,其实露在地面的只有一小截骨架,那只爪子一样的手朝着队尾方向定格成了绝望的姿态,仿佛尸体的主人临死前还在匍匐着挣扎逃离。考古队员们立刻动手挖刨,抬出了一整具已经没有血肉的尸身。残破的衣物覆盖在空荡的骨架之上,还有一只尚未腐烂的包躺在一旁。可乔克的学生打开那只包,拿出了几样工具。

“是盗墓者。”放在地上的是一些盗墓常用的工具,行家们一眼就看了出来。

“居然又一个盗墓者。”埃罗吉尔皱起了眉。

酷拉皮卡敏锐地察觉到那个副词,重复道:“‘又’?”

可乔克解释说:“我们之所以知道这座孤立的岛上存在遗迹,就是因为在近海捞起一具浮尸,分拣尸体遗物时发现了一样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器物。”

“盗墓者都是强盗,”他的学生撇撇嘴,“死有余辜。”

强盗?死有余辜?酷拉皮卡在心里嗤笑,你的老师可是收藏了强盗的赃物,不折不扣的强盗的帮凶。

那副尖锐嘲讽的神情恰好落在可乔克眼中,考古学家苦笑了一下,拿起几样工具试用起来,“手电筒和火折子还能用,我们带上。”接着转向佣兵队长,“这个伞兵刀和飞爪你们看需要吗?”

威尔德纳摇摇头:“我们的装备比盗墓者的要精良齐全。”

“那就好。”可乔克颔首,“继续前进吧。”

没走出一会儿,吉奥突然开口:“等一下。”他蹲下身,从包里掏出一柄铲子,往深处打下去,撬起土壤进行观察,然后对自己的两个学生说道,“这里的土壤分层有问题,你们先挖一个探沟。”

那两人立马掏出铲子着手挖土,其他人也上前帮忙。吉奥跑跟去威尔德纳说了两句,佣兵队长听后先是蹲地审视了一番,又到两边的树干上查看,接着冲埋葬学家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趁着学生们开挖的功夫,吉奥颇有些严肃地说道,“有新的造访者来过。”

“‘新的’造访者?”埃罗吉尔挑眉,“多‘新’?”

“跟我们前后脚的样子。”威尔德纳的食指在空中划出一道线,从地面延伸向不远处的树木,“好几处草叶被踩踏过,灌木也有折损,那边的树上还出现了很多划痕——这些迹象都很新。”

佣兵队长的这番话让所有人都警惕起来:在他们之前到来的不知是敌是友,潜在的危险又多了一项。

酷拉皮卡顺着他指的方向走上前,发现几棵树上除了长短不一的划痕,还存在一些细小的孔洞。这些洞口径非常小,形状也十分规整,像是被针尖一样的利器刺入造成的。

“天呐!”身后传来一声惊叫,酷拉皮卡回过头,发现学生们才挖了浅浅一层,就已经露出不止一具尸体。

“先不要往深处挖了。”吉奥叫停了年轻人,“往我们来的方向挖,拓宽面积。”

学生们一直挖到了先前绊人的尸体那儿,可以看出,随着队伍的前进,尸体的数量也在增加,但每一具都呈露出相同的姿态:诡异、扭曲、挣扎。

酷拉皮卡看着地表之下的尸身,突然产生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测:那些人死前全部都在逃离什么,而他们正向着死者逃离的东西前进。

作为埋葬学专家,吉奥很快根据尸体所在的土壤分层为他们大致分了类。在雇佣兵的协助下,考古队开始收集这些骨架。吉奥站在一旁,始终眉头紧锁,仿佛在思索某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吉、吉奥老师……”他的学生犹疑不决地喊了他。

“怎么?”吉奥走上前去,发现学生眼里充满了对眼前事实的抗拒。

“这个……”那孩子颤悠悠地拎起了一样东西。

吉奥的神色霎那间也被难以置信所笼罩——学生手上拎着的,正是上一队人马统一配发的包,上面还留着他们研究所的标志。

埋葬学家连忙蹲下身,亲自在尸首中翻找起来。很快,他们就找到了衣物上留有研究所标志的四具白骨。

“这说不通……”吉奥喃喃自语,“上一队人出发到现在才一个月,怎么可能白骨化得这么彻底……”他趴倒在一具尸体上,死死抓住对方残破发黑的衣袖。

哭声随后传来,是那些学生。看着曾经熟悉的人一个月就化作枯骨,他们的心脏都被悲伤与动摇攫取了。

因为这一发现,午饭时考古队五个人全都怏怏的。酷拉皮卡也味同嚼蜡,他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关于冰冷无息的尸体,关于相同的死态,关于啜泣,关于无止休的绝望与仇恨。

眼睛不知不觉又红了起来,酷拉皮卡强迫自己镇定,保存体力应对接下来的冒险。

“一会儿你们把上一队人的尸体都装进裹尸袋,”吉奥吩咐学生们,“我们没法带这么多尸体前进,所以要留下一些人在这里扎营,继续挖探沟。”由于对工程量和专业性的要求都不高,他只选了一个学生和三个雇佣兵留守。

“这里既然有过打斗的痕迹,就表明这一区域不安全。”酷拉皮卡头一次在这场行动中发表了意见,“而且根据昨晚的经历,晚上会很危险,我们最好不要分散。”

“那就傍晚在这处营地碰头。”威尔德纳替他们拍了板。

其余人马继续前行,林间的树木随着他们跋涉的脚步稀少起来,当他们骤然开阔的视野触及眼前的建筑物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以为……这里的遗迹会是陵墓,再怎么样,也是地下遗迹……”吉奥瞠目结舌。

可乔克和埃罗吉尔都没有回答,他们的神情传达出了更为深切的震惊。

考古队此行带足了装备,做好了先发掘再根据探查情况引入后续部队的准备,因为从第一个盗墓者盗取的物品年代看来,这座古迹起码经历了上千年的风吹日晒,没有人认为它能逃脱被时光埋没的命运。哪怕后来看了酷拉皮卡提供的书籍,他们也相信地面遗迹只是一小部分。然而现在矗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与其他成为废墟的遗迹不同,这座宫殿保存完整,从室外地平面,到外墙顶部,全都耸峙在泥土之上,找不出分毫被时光雕镂的残缺迹象。

但这都不是令可乔克和埃罗吉尔惊愕的真正原因。

“这是……歇姆王国的宫殿。”


P.S. 明天过后又要老一岁啦!希望能在生日当天有点产出,于是今天赶鸭子上架发了这一章,督促自己明天再更一章!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