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十章

第九章

第十一章

10.

几千年前,大陆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候每片陆地都有着与现在截然不同的名称,在其中一片叫做亚细亚的大陆上,有一座圣城,神的儿子在那儿受刑,被钉于十字架,替整个人类背负了罪与罚,完成了救赎。当时,一位名叫朗基努斯的士兵为了确认圣子耶稣基督的死而用长枪刺入他的肋旁,这柄沾染了圣血的长枪就是后世君主争抢的“命运之枪”。传闻保有圣枪的人战无不胜,能够成为世界的主宰,朗基努斯之枪也因此成为历代君王争抢的圣物。然而千百年的战火使得长枪断为三截,重新被打造成了三柄圣枪。直到渡河族涉水而来,横扫大陆,建立起歇姆王国,散落三处的长枪才重归一体。

“也就是说,传说是真的,渡河族因为拥有朗基努斯之枪,所以逃过了你说的什么漂移,整个群族的‘世界’延续至今?”听完可乔克的叙述,威尔德纳忍不住发问。联想到前一晚碰上的歇姆士兵,他自认为这个猜测可靠极了。

可乔克摇摇头,感慨道:“我们碰上的歇姆士兵早就不是人了,如果所谓‘世界的主宰’是这副下场,那么这柄长枪根本不能算圣物,而应该是灾厄。现在看来,那本岛志所言非虚,岛上可能真的存在歇姆平民。只不过……”

一行人心中了然:只不过恐怕仍是被寄生了的。

“总之,既然到了这里,就进去看看。”埃罗吉尔第一个抬步向遗迹走去。

“等一下。”可乔克喊住他,“我觉得没必要全部都进去。”

眼看埃罗吉尔又要发作,可乔克连忙解释道,“既然这里拥有完整的宫殿址,那么周边很可能存在庙宇、剧场等其他建筑,甚至可能发掘出平民的生活区。”他顿了顿,见埃罗吉尔虽然黑着一张脸却没有打断他,才继续说道,“您是领队,接下来的考古行动需要您主持大局。”

如果岛志是真的,那么这座宫殿里必然危机四伏。埃罗吉尔是这里最老资格、对野外作业最有经验的人,可乔克非常清楚,这次行动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埃罗吉尔。

埃罗吉尔的脸色越来越不善,每一块细小的面部肌肉都鼓噪着彰显他的愤怒。“你可乔克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他干瘦的手指戳向对方的肩膀,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你不过就是个、是个轻易动摇学术信仰、改变研究方向的半吊子!”老人家的胸腔剧烈起伏,让人担心他会不会下一秒就心脏病发作。

可乔克张了张嘴,他想说那并不“轻易”,在得知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的死讯后,他所经历的愤恨与绝望是旁人无从想象的。所以才那么出人意料地转变了研究方向,放弃了已经小有成就的领域,投入到姐姐曾经痴迷的学问中。可他的喉咙干涩,在一旁命途比他多舛百倍的少数民族的视线下,居然一个音也出不了口。

“老师!”可乔克的学生一个箭步冲过去,隔开了埃罗吉尔,又拽着自己老师的双臂,眼泪汪汪地控诉道,“您为什么总是这样!每次都要冲锋陷阵,好像急着为考古献身一样!”

可乔克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向来乐天聒噪的学生居然看出了自己内心挣扎的渴望。自从他的姐姐在调查窟卢塔族的过程中死去,他就反反复复深陷于一种可怖的偏执中,试图效仿自己的姐姐,在发现最光辉的成果之时戛然陨落。以往每次行动,他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参与,不然也无法在短短五年的时间内,就对学界泰斗埃罗吉尔构成威胁。

邀请窟卢塔同行是一项两全的选择:他能在这一过程中仔细观察窟卢塔,如果活着回去,他就掌握了更多关于窟卢塔的信息,这可比一双无生命的眼睛珍贵多了;如果死在这里,他也就成全了自己殉道的执念。可乔克甚至隐秘地期待自己能同姐姐一样,和窟卢塔一起被埋葬。

但就在此刻,他被学生戳穿了不堪的心思。考古学家神色僵硬,下意识地转向酷拉皮卡。金发的窟卢塔回以一片空白的表情,那从一而终的冷漠与纯粹让可乔克的心脏疼痛地收缩起来——投入得太久太专注了,在那扭曲的愿望之外,他到底期盼窟卢塔能延续下去。

“我觉得……”向来明哲保身的吉奥突然开了口,“要不就让可乔克去吧?”这话是对着埃罗吉尔说的,语气里充满商量之意。

他已经做好了被埃罗吉尔训斥的准备,没想到埃罗吉尔怒极反笑,问道:“怎么,你俩什么时候一条战线了?”

“没有没有,”吉奥连忙否认,“我的意思是,让可乔克先带人进去勘察,毕竟一会要汇合,时间也不多,您可以明天再进行正式的考察。”

三个专家的意见二比一。埃罗吉尔只好顺着台阶往下走,一场争执终止于埋葬学家的表态。

可乔克朝吉奥投去感激的目光,被对方装聋作哑地避开了。他的话唠学生激动地冲到最前面,回过头喊道:“老师我们快出发吧!时间紧迫啊!”

可乔克勾起嘴角,笑容里透着些无奈,“不,查特,你留在外面协助埃罗吉尔教授和吉奥教授。”

“什么?!”查特的神情如遭雷劈,“不行!我要进去协助老师!”

“我们只是进去看一下,很快就出来的。”可乔克的神色严肃起来,“这段时间你好好跟着两位教授,多多学习。”

查特想反驳说“埃罗吉尔那老头才不会教我任何东西”,但是天人交战了一番后,他还是听从了自己的老师。

出发前,威尔德纳指了指腕上的手表,提醒他们:“注意时间。”他是佣兵队的主心骨,因此被留在外面统领队伍,保护学者的安全,“你们只有两小时的行动时间,必须赶在五点之前出来,去营地汇合。”

可乔克郑重地点了点头,带着酷拉皮卡和另外三名雇佣兵进入了遗迹。

与此同时,留在营地的人已经开出几个探方,把里面的尸体都搬了出来。吉奥的学生第一次在行动中担任总指挥,内心雀跃不已,目光也犀利了几分。

他的目光满意地扫过地上陈列着的物品,经过初步清理,那些散布在土壤中的器物都已显露出真实模样,期间包含了各式各样的工具,布料的碎片,动植物的残骸,还有……扑克牌?

“哇靠!”学生拎起那几张七零八落的扑克,感慨道,“哪家的盗墓贼这么有情调?出来偷盗居然还打扑克!”

雇佣兵们听他这么说,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不懂考古,只是听年轻人的指挥,利索地挖着坑,这会儿听到平日里满口术语的孩子说出这么接地气的话,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不少。

“诶?”年轻人注意到扑克牌边上的钉子,连忙拿起来端详。这个形状的钉子并不常见,不仅比一般的钉子大上不少,也没有螺纹,尾端还缀有一颗硕大的金属球。要不是这几枚钉子质地崭新,全无裂缝,他简直要以为这是哪个时期留下的造型独特的装饰品。

“那个……能过来一下吗?”新开的探方中,一名雇佣兵招呼道,“我挖出了点东西。”

年轻人连忙放下钉子,跑到最新挖掘的探方那儿视察情况。新探方依然堆满了骨架,他环顾坑底,除了吉奥已经提过的土壤分层混乱的问题,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这儿。”喊他的雇佣兵指了指一旁的截面。年轻人这才发现,土层侧面隐约露出了一样褐色的东西,在剥落的泥土下很不显眼。雇佣兵用铲子敲击褐色的神秘物体,说:“这东西非常坚硬,一铲子下去连划痕都没有。”

吉奥的学生看他这么对待埋葬物,心疼得不行,抄起刷子就往坑里跳。可是清理了半天,褐色硬块都没显露出全貌,年轻人只好叫上三个雇佣兵一起清理。随着清理过程的推进,年轻人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眼前的褐色硬物非常巨大,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道接缝,目前清理出的部分就已占据了整个探方的截面。

他总有种预感,他们挖出了一样不得了的东西。

“这样清理太慢了,”发现埋藏物的雇佣兵重新拿起铲子,翻上坑顶撬向顶部的土壤,“直接挖吧,这东西很坚固,不会被挖坏。”

吉奥的学生来不及阻止,另外两人也开挖了。年轻人的心在泣血,营地发生“叛乱”,他这个总指挥已经镇不住了,只能默默呼喊老师的名字,希望大部队赶紧回来。

不过眼看另外三人高效地挖掘出了神秘物体的更多部分,他心情也逐渐由悲怆转变成怀疑,最终,年轻人忍不下去,抓起铲子同雇佣兵一起挖掘起来。

眼前的庞然大物彻底显露原貌时,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块土地下埋葬的既不是器物,也不是建筑。

“这是……蚯蚓?”带头挖掘的雇佣兵难以置信地问道。

“蚯蚓没有脚吧。”另外一人指着一直延伸到泥土之下的藤条一样的东西说道。眼前的怪物仍有一半埋没在泥土之下,只是从侧面依稀能看出一些虫脚垂到了土里。

怪不得。吉奥的学生想通了这一切。怪不得这里的土壤就跟被搅拌过一样,分层混乱。怪不得所有的尸体,不论死亡时间长短,都被埋在了土里。怪不得那些人全是一副逃离某物的姿态。

“这东西已经死了。”说话的雇佣兵将手中的铲子改为匕首,一刀刺了下去,却没能在蚯蚓一样的怪物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这么坚硬,究竟是怎么杀死的……”

“它的脚没那么坚硬,”身旁的同伴蹲下身去,从土里挖出怪物的一只脚,费力抬高了一些,“你看,上面有伤口。”

和树干上留下的痕迹一样,怪物的脚上也残留着划痕,只不过这些划痕更为精准,每一道都恰好落在怪物的关节处,应该是为了限制它的行动。

“……难道说,这是先于我们到这儿的人干的?”

这个猜测令他们惴惴不安。本来,岛上存在这样的怪物就已令人毛骨悚然;现在居然有能杀死这样的怪物的人,简直比怪物更加可怕。

“得、得赶紧联系老师。”年轻人想到大部队可能正在接近先来的造访者,心里一阵惊惶,他手忙脚乱地翻出对讲机,按下了喊话按钮,“吉奥老师!我们这里出了点状况,请尽快回到营地!收到请回复!”

等了半晌,对讲机里没有传来任何回复。年轻心不甘心地又重复了一遍,仍旧没有收到回应。

“奇怪,难道他们改了频率?”年轻人对着旋钮一通拨弄,试图调整频段。片刻之后,他面无血色地抬起了头。

对讲机里传出一声奄奄一息的“救命”,断续的气息让人几乎听不出声音的原主人是谁。接着,在短暂的杂音之后,信号突然中断,不论吉奥的学生如何调整,扬声器都再未发出一点声响。

四个人面面相觑,每个人的眼中都倒映出三张苍白到血色尽失的脸。还是吉奥的学生最先反应过来,大喊道:“刚才那是吉奥老师的声音!他们出事了,得去救他们!”

可是他的脚一步都迈不出去。年轻人颤抖着地朝下瞥去,瞬间被冷汗浸透了整个后背——不知何时,他的脚踝已经被藤条状的植物缠住了。

另外三人也发现自己被藤条缠住,连忙抽出匕首来砍。可还未等他们挣脱藤条的束缚,眼前的土地就化作了流沙。一群奇装异服的人从土里钻了出来,他们身上仿佛镀了层保护膜,上来后从头到脚没有沾染一粒沙尘。

是书上说的“奇装异服的岛民”!

吉奥的学生屏住了呼吸,眼看那些疑似歇姆平民的人将他们包围。


P.S. 本来不想给学生起名字的,但是发现老师义正言辞教育学生时,不叫名字很不合理,于是又多了一个有名字的角色……老规矩,查特=chatter,谁让这孩子这么能唠嗑呢╮( ̄▽ ̄)╭~ 

最近很忙,加了几个礼拜的班,每天只能用手机备忘录打几百甚至几十个字,不过我现在内心充满激动,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赶紧写,因为下一章库洛洛就能出现了!

评论(2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