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三章

文前话:这一章写得很急,之后可能会修改。无论如何,库洛洛总算出场了!

12.

“跑!”

大理石门洞被击碎,藤蔓俯冲下来,打散了队伍。几人没空再顾忌通道里会不会有其他机关或者怪物,各自往最近的路上跑去。所幸顶上的入口窄小,大束枝蔓挤在那里,反而相互掣肘。

酷拉皮卡护着可乔克躲开一段刺向他们的枝蔓,身后的墙壁替他们承受了这次攻击,竟然直接被击穿了!隐约间,酷拉皮卡听到有水声,然而洞室顶上的入口却在这时被植物彻底挤塌,枝蔓疯狂地涌了进来,轰塌声中,那似有若无的水声变得不再分明。

两人没跑出多久就是一个急转,身后的植物来不及拐弯,直接撞穿了墙壁。水声再度清晰起来,酷拉皮卡向残垣之外看去,发现底下是一道深渊,黑暗中窥不见底,只能依稀听见哗哗的水声。

“一会我用锁链拉住你,我们一起跳下去!”墙体坍塌的响动震耳欲聋,酷拉皮卡只好朝着可乔克大喊。

考古学家虽然被吓得面无血色,却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他已经满足了,手里那本笔记本收录了许多关于窟卢塔的生物特征和文化特征:他的外形、语言表达、战斗方式、行为模式……这次的冒险令可乔克得偿所愿,甚至连新的考古发现都没有对窟卢塔新的认识来得令人雀跃。他闭上眼睛,任由酷拉皮卡将自己送上断壁,一同坠入深渊。

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系在锁链两端,于空中打转绕圈。可乔克只觉得头晕眼花,简直要窒息了。锁链又甩过一圈,他在失重上升的过程中骤然被追赶而至的藤蔓捕获。粗壮有力的枝蔓缠绕住他的躯干,勒断了他的肋骨。可乔克“呜哇”一声,吐出一大口血。鲜血流淌到植物的枝条上,竟然迅速被茎杆吸收,整段植物的脉络都透出隐隐的血红。

“该死!”为了避免手臂因为被迫骤停而扯断,酷拉皮卡急忙收回锁链,又重新将链子瞄准了抓住可乔克的藤蔓。送出的锁链缠住藤蔓,紧接着另外两条扎进了两侧的石壁中,帮他稳住身形。锁链手快速收拢锁链,朝被掳走的考古学家追去。

可是植物的智能超出了他的想象,只见其中一条藤蔓模仿他之前的做法,将他的三条链子一把圈住,顺势把人往峭壁上甩。酷拉皮卡再度收回锁链,却被植物来了个声东击西,另一条藤蔓在他背后给予了狠命一击。酷拉皮卡的眼前霎时间一片花白,这片刻的迟钝让他来不及做出任何调整,整个人往石壁上狠狠拍去。

“酷拉……皮卡……”可乔克奄奄一息地呼喊着窟卢塔的名字,他知道,最后的窟卢塔马上就要化为肉泥了。自己终于要和姐姐一样,牺牲在工作中,与窟卢塔一同消亡。晕眩的感觉再度传来,他以为自己会昏死过去,腰上的束缚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冰冷的手,按在肩头扶住了他。

可乔克的视野仍旧模糊不清,不过他能判断出,自己已经来到一片平地,酷拉皮卡就在不远处,挣扎着起身,与他们失散的三名雇佣兵跑向酷拉皮卡,像是去搀扶。

太好了,大家都没事……可乔克安心地闭上眼睛,彻底陷入昏迷。

就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三名雇佣兵同时摆出战斗姿态,将重伤的酷拉皮卡压回到地面。

酷拉皮卡的背部已经皮开肉绽,被三人这样压制,几乎等于抵着伤口反复蹂躏。他疑惑地看向制伏自己的三人,发现他们的额头都印上了奇怪的图案,那是一个圈,里面的形状只有简单的两笔,似乎是某种古语的文字。

“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酷拉皮卡的眼睛瞬间被点亮。

“蜘蛛——!”酷拉皮卡不顾背后的伤,咆哮着甩开了身上的人。他摇晃着站起来,又被重新扑向自己的雇佣兵按回地面。这一次雇佣兵们压着他的膝窝,将他的手折到背后,形成了一个在敌人面前万分屈辱的姿势。酷拉皮卡勉力扬起高贵的头颅,瞪视着不共戴天的仇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金发青年眼里盛着熔浆与诅咒,倒映出一手扶着考古学家,一手抱着金发孩童的男人。

晚会上的人就是他!

酷拉皮卡为自己当时短暂的欣慰与松懈感到羞耻。他居然和敌人相谈甚欢,这真是毕生的耻辱。

库洛洛看着眼前不断挣扎的窟卢塔,心里觉得好笑。锁链手大概以为这三人还活着,只是被自己控制了,因此不敢下狠手。其实他发现三个人的时候,他们已经死透了,成了被植物掌控的傀儡,库洛洛毫不留情地取出了他们的心脏,把植物扎根的场所狠狠捏碎。有趣的是,“人类的证明”对他们残留的躯壳能起作用。死去的人仍旧是“人”,而死去的植物外壳哪怕再怎么像人,也不是“人”了。

他对这个能力原持有者的心态有了更好的把握,因此心情颇佳,“暂时合作怎么样?否则你的保护对象就性命不保了。”男人说着,炫耀性地晃了晃手中昏迷的考古学家。他进入洞室后观察锁链手有一阵了,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锁链手都死死保护着这位考古学家。虽然原因尚不明确,不过库洛洛能猜到应该和火红眼有关。

毕竟无趣的复仇者眼里只剩报仇雪恨和搜集眼睛这两件事。

“我怎么可能跟你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合作?”酷拉皮卡咬牙切齿,硬生生挤出一盏冷笑。

“你看,我刚才帮你们摆脱了危险,你差一点就死了。”他当然不能让酷拉皮卡死了,否则身上麻烦的念兽一辈子都甩不掉。库洛洛把可乔克放到地上,从后腰口袋掏出一本书。书里面夹着一张书签,是拜念兽所赐——在横跨优路彼安去往佩尔拉的路途中,男人发现抱着念兽行动是最自如的,但却会让一只手被占用,为了使用能力,他只好开发出书签,把右手给腾出来。书页快速翻动,伴随着男人低沉的言语:“他的肋骨几乎都断了,接下来我会用念能力治好他。”无风自动的纸页停了下来,“一旦我让他肋骨痊愈,我们的合作协议就算达成了,在我们出去之前,你暂时不能与我为敌,怎么样?”

这个约定没有任何约束力,怎么看都是酷拉皮卡占便宜。但是金发青年完全不信任蜘蛛,他有理由相信,蜘蛛会在治疗的过程中动手脚,或者这所谓的治疗根本是某种形式的制约,一旦自己违背约定,可乔克就会再度成为人质。

“你先放开我。”酷拉皮卡勉强维持着冷静的语调。

“可以。”库洛洛十分干脆地抽出书签,酷拉皮卡身上的人即刻倒下。

金发青年试探了一下,发现三名雇佣兵都已经死了。

“人不是我杀的,”库洛洛慢悠悠解释道,“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植物寄生了。”

酷拉皮卡置若罔闻地站了起来,先用拇指的锁链治好了背后火辣辣的伤口,然后走向蜘蛛。两人隔着昏迷的考古学家对峙,酷拉皮卡这才发现库洛洛怀中的孩子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那孩子搂着蜘蛛头目的脖子,亲昵而喜爱的姿态令人作呕。酷拉皮卡迫不及待挪开了目光,再多看一秒,他可能就忍不住动手了。治愈之链朝考古学家蜿蜒而去,一点点治疗着濒死的身体。就在可乔克痊愈的那一刹,锁链突然卷着人,往酷拉皮卡身后撤去,与此同时,另一条链子径直攻向库洛洛。

男人似乎早有所料,不紧不慢地躲开了锁链的攻击。他手上的书页又在翻动,一个眨眼,那人就抱着孩子出现在了酷拉皮卡身后。

“不要轻举妄动。”那低沉的声音才是真正魔鬼的试探,“你的保护对象可不是躺在远处就安全了。”库洛洛的指尖探入酷拉皮卡破裂的衣衫,擦过光裸的后背。

居然彻底治愈了。男人有些惊异,继而感慨锁链手的能力确实非常实用。

这短暂的触碰令酷拉皮卡汗毛竖立,就像被蛇爬过了后背。他转过身,为了掩饰刚才的冷颤,那双带着隐形的眼睛毫不示弱地直视着罪大恶极的盗贼,“我可以答应你,暂时不对你出手。”

“那真是太好了。”库洛洛勾起嘴角,露出相当绅士的微笑,“祝我们合作愉快。”他手中的书不知何时消失了,白皙的手掌正稳稳停在酷拉皮卡身前,等待标志合作的握手。酷拉皮卡完全不搭理,绕过他走向了可乔克。

考古学家仍在昏睡,酷拉皮卡坐到他身边,观察两人所处的环境。植物一样小簇生长的荧光矿石点亮了视野,让他看清他们正处在一侧的河岸上,旁边是一条宽阔而湍急的地下河,头顶则暗无天日。

这里应该就是“深渊”底部。

峭壁的高度无法估量,连凶猛的植物都难以延伸到底。酷拉皮卡继而想到,他们能顺利摆脱植物,来到这样接近地狱的深渊之地,应该是用到了库洛洛刚才施展过的转移能力。蜘蛛恢复了念能力,自己居然没有感应到……从男人只身一人的情况来看,他大概只解除了一条制约,念刃还插在他的胸口。还有他怀抱的孩子,如果说酒会上是把孩子作为掩饰,那么在这样危机重重的地方,再抱着一个孩子就纯粹是累赘了,只能说明对方离不开这个孩子。无法离开就代表存在制约,酷拉皮卡意识到,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孩子,很可能就是蜘蛛团长恢复念能力的关键。

“等他醒来就过河吧?”库洛洛走到他们面前。酷拉皮卡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越是不想见到这个人,对方越要在自己面前晃悠。

“为什么?”窟卢塔目光凌厉,刀锋一样射向抱着孩子的男人,可惜刀子刺进了棉花堆,反而他被库洛洛抱着“自己”的场景刺激得险些情绪失控,“要逃离这地方,沿着河往下游走就可以了。”

“沿着下游是走不出去的,到一定距离就会触发某种放出系能力,被送回这里。”库洛洛故意顺着对方的话,只阐述不沿下游走的理由;他当然不会告诉酷拉皮卡,自己在对比过两本岛志后,基本确定了能够解除身上制约的就是朗基努斯之枪,而根据万象藏宝图,圣枪此刻正安放在河对岸。

酷拉皮卡将信将疑,正打算盘问,却见那头与自己童年肖似的念兽蹭着库洛洛的脖颈,把头埋到男人的颈项之间,像个撒娇的小孩。窟卢塔的理智瞬间断弦,只想冲上去把那“孩子”从男人身上揪下来。

评论(6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