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无授权渣翻译】如果旅团没有屠杀窟卢塔

作者Tumblr:unreadable0

原文地址:https://unreadable0.tumblr.com/post/166636878801/hi-i-really-like-your-writing-lol-can-you-write-a

adernalla问道:

嘿我真的好喜欢你哈哈哈。你能给我写个团酷小短篇吗???不管什么内容我都可以,请写吧!!!谢谢了!

unreadable0答道:

啊我脸红了!非常感谢!!!

这是我在AO3上的朋友Chocoholic221B给的关键词。


库洛洛看了一眼交易请求,立刻捧腹大笑。对方要他干吗?为了眼球这种东西拿自己的性命冒险?当然,如果对方要求的是追回某样遗失的宝物,或是夺取某个小型王国,甚至是偷取一架飞机,他都能理解,但是为什么会有人为了一样人体器官付五十万戒尼?

那人一定是疯了。库洛洛想道,目光扫过任务详情。这位可能在某天成为他们雇主的人要求幻影旅团帮他抢劫卢克森省内某个偏僻的村庄。新晋幻影旅团团长反感地注意到了村庄的位置。在茂密的从林中长途跋涉可不是他想象中有趣的团队出游,很可能还有恶魔一样的野人遍布其中。他了解到那些眼睛被称作火红眼,十分美丽。诚然如此,但是为了得到它们,得在可能有毒的叶丛中做一大堆又劈又砍的无用功。

此外,这活感觉上极度无聊。尽管和一些部落成员战斗会很有趣,但是他有更有趣的事情可做。哪怕幻影旅团才刚出道,他们也在权贵和黑手党间小有名气了。库洛洛有一大堆可供选择的工作邀请,大部分都比为了一副眼球杀人要激动人心得多。

库洛洛抽出另一份邀请,在他读到一项刺激得多的提议时,立刻就忘了这项荒唐的请求。

五年后……

完成大学学业还挺快的,酷拉皮卡想道。在十七岁的年纪,他就已经拿到三个古代文明和古典学方面的博士学位了。他自己也知道,第一次在这片大路最有名望的学校之一申请职位的时候,他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度。但这和他年仅十六岁就通过第286届猎人考试时引起的轰动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决定去参加考试了。酷拉皮卡将其归因于好奇,或许还有一点儿无聊。他早就为派罗带回了一名医生,派罗也陪着他去了外面的世界,但是那时候派罗还在完成自己的学业。

另外,猎人执照能让他进到一些世上最偏僻的考古场所里去。所以他为自己选了职业:避开了最热门的赏金猎人,而成为一名遗迹猎人。

和危险刺激的赏金猎人相比,这当然有些黯然失色,但是酷拉皮卡觉得遗迹猎人正适合自己。

于是就到了眼前的境地。

“你他妈知道自己到底在干吗吗?”他咬牙切齿,双手摸上了武器。当然,他能使用念,但是他还不想对这位不速之客暴露那么多。

黑发男人仅仅瞥了他一眼,纹丝不动地立在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神话意义的古代图腾边上。

“我看起来像在干吗?”神秘男人随意回复道,看了眼自己的手表。

酷拉皮卡额前暴起了一道青筋。“我是遗迹猎人酷拉皮卡。你正在侵占禁区内的财产。请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令他更加恼怒的是,对方对他的声明大笑起来。“拜托,你连碰都碰不到我。现在,你要是直接放我走,我俩就算扯平了,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哦这个混蛋。酷拉皮卡让自己的气尽情地倾泻而出,同时具现化出自己的木刀。他还没尽全力,但应该够用了。没必要一下子把招都使出来。

窃贼看着金发少年令人难忘的表演,得意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哇哦,这应该会很有趣。”他自言自语道。

“什么?”酷拉皮卡咬牙道,砍向对方身侧,男人堪堪避开了。

“哦,你真的挺厉害的。”他的对手承认道。出于某种原因,他敌人的身侧出现了一本书。

所以他是个魔术师吗?酷拉皮卡难以置信地看见对方另一只手上出现了一把造型邪气的刀。在几次交锋之后,酷拉皮卡注意到男人的手指一直牢牢按在书本上,保持书页的张开。就是它了。我只需要从他手上夺走那本该死的书就行了。

“你挺厉害。”酷拉皮卡评价道,避开了又一次攻击。

“谢谢,不过我对刀剑真的不太擅长。”男人轻笑道。

“哦,我倒是用得得心应手。”窟卢塔少年反驳道,朝他的对手甩出斜斜擦过的一击。

“所以你不只是虚有其表,嗯?”黑发男人挑衅地说道。

酷拉皮卡懒得回答,而是抓准时机打飞了男人另一只手上的书。

他随即发现自己被按在地上,窃贼牢牢压在他上方。

“不赖。”男人表扬道,“你只花了两分钟就意识到了。”酷拉皮卡在对方的钳制下挣扎,但是徒劳无功,“不过,那只是我能力的一小部分。”

酷拉皮卡的眼睛闪过警觉的红光,他恨自己没戴隐形。有那么片刻,他希望男人没注意到,可惜没那么幸运。

“这双眼睛。”对方抽气道。

“眼睛怎么了?”他声音恶狠狠的,反击对方。

“好吧,”男人从他身上翻下,伸出一只手递给金发少年想扶他起来。酷拉皮卡盯着那只手,忽略它自己爬了起来。

“顺带一提,我叫库洛洛。”库洛洛以一种友好的语气说道,就好像片刻之前想把对方打得满地找牙的不是他俩似的。

窟卢塔少年警惕地看着他。

“现在,你要是愿意跟我共进晚餐,我俩就算扯平了。”

“什么扯平了?”酷拉皮卡吼了回去,立刻进入了警戒状态。

库洛洛耸肩:“几年前,我收到了一个报酬丰厚的工作邀请,让我屠杀你们全村,得到火红眼。但是我没有接受。所以,作为没有把你所爱之人都杀死的交换,我提议你跟我约会。”

“什么鬼?”酷拉皮卡叫道,“这是什么逻辑?正常人不会在考虑杀人全家之后还跟对方交往!”

“哦,那我来当第一个。八点见。”伴随着这句话,库洛洛离开了。

酷拉皮卡的脑中一片混乱,他环顾古庙宇四周。

该死!

那个该死的小偷还是带着文物溜走了!

评论(18)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