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十八章

第十七章

第十九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18/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十八章 没问出口的问题 An Unasked Question

作者按:我……很怕写下一章。


试阅:无。


血腥味和死亡浓重的痕迹蔓延渗透在梅尼安德罗宅邸的每个角落,从酷拉皮卡跨进大门的第一步就侵袭了他的鼻腔。

一切同他第一次进入时相比无甚变化,奢华的氛围和过人的财富仍在高声炫耀。就像他第一次造访时一样,遍地都是守卫们的躯体,横七竖八随处可见。唯一的区别是那时候,这些人是被他敲晕后失去了意识——而这回,他们无一幸免地没了呼吸。他们的脑袋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曲着。有的人沐浴在自己额前巨大枪口流出的血中。有一具尸体别扭地躺在楼梯底下,脑袋砸在铺着瓷砖的地面上,可能是受到攻击后从二楼跌下来的。

枪击留下的洞穿透了客厅的好几处,火药的味道在空气中仍旧新鲜。子弹的数量和火药味的浓度让人以为他们的对手必然是一群老道的杀手,而不是单枪匹马一个人。

“去梅尼安德罗的宅邸。在他的主卧里面碰头。”他收到了库洛洛通过短信发来的指令,就在他提出命令后的几个小时。他不知道自己会为这道命令悔恨终身。

酷拉皮卡沿着那满目疮痍一路前行的时候就已料到如此。他怒不可遏:他给的命令很模糊,也忘记告诉库洛洛不要杀人,但这根本没必要说。要威吓梅尼安德罗,有很多其他的法子能让他永远闭嘴然后任他们自生自灭。杀人固然是优先选择,但并不是唯一的选择。然后酷拉皮卡才意识到自己这一次被怒火蒙蔽了双眼。他才是这些人死亡的罪魁祸首,这一事实令他心酸痛苦,而这正是库洛洛做过头的原因:让他感到歉疚与罪恶。他应该想到的。他一开始就该清楚杀戮是库洛洛唯一会用的方法,但他还是给出了命令。

他可以确定,库洛洛正在谋划着什么。通向梅尼安德罗的游乐场的走廊里血腥的景象说明了一切。

更多尸体无知无觉地倒在沿路,他们肯定是聚集到这儿来保护尽头的双开门的。门被昏暗的光线照亮,显得神圣。血腥味令人痛悔也使人作呕。无声的沉寂,空白的静默。

他走向紧闭着的房间,每一步都踩踏出回响。墙壁和几幅画作沾染了血迹,有的已经干了,也有的呈小股流淌。酷拉皮卡在离门几步之遥的地方认出了一具尸体,腹部开了个大口子,好像是被巨大的钝剑给贯穿的。是那个速度很快的念能力者,之前绑架他的人之一。他审视了这具尸体一眼——这人绝对是被自己的武器结束了生命——然后继续往前走向大门。

他在门前站定,犹豫着是否要打开看看里面的情况。但他不得不——他接受随后要为此付出的高昂代价。他快速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抓住门把,转动后走了进去。

与外面不同,梅尼安德罗的房间干净整洁,滴血未沾。那张特大号的床仍旧在那儿,皮带、电视和承装成人玩具的分类物品箱也是。甚至连那个巨大的玻璃缸也还在那儿,而且今晚似乎有了新的住客。

充血的双眼盛满泪水与恐惧,恳求地回望着酷拉皮卡。梅尼安德罗张开嘴喘息,同时不受控制地抽泣,并蜷缩在玻璃缸中。他匆忙站起身,手掌按在玻璃壁上,试图够出去。酷拉皮卡看着梅尼安德罗在他自己的施虐室里恐惧无助地颤抖,并没有感到预想中的满意。他甚至在听到对方口齿不清的号啕时产生了同情。

我、我很抱歉!”梅尼安德罗竭力尖叫,但在酷拉皮卡听来却是轻声细语,“我应该听你的!请原谅我!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我发誓!”他的拳头砸在玻璃上,“帮帮我!求你了!

“关上门,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听到呼唤自己的唐突声音,退缩了一步。库洛洛·鲁西鲁的出现悄无声息,他太过专注于梅尼安德罗,都没发现对方就站在自己几步之外,靠着墙,一手拿着合上了的“盗贼的极意”。

“我让你给他一个教训,但没让你杀了所有人!”他的呼吸因为愤怒而凌乱,但当两人的视线相遇时,他定在了原地,因为那一刻,他知道正在自己面前站着的库洛洛,不是那个他总是对其大呼小叫的懒散混蛋。

眼神空洞却漆黑,面无表情却又充满意味——令人窒息的气和强烈的杀意翻腾在对方周围。就算梅尼安德罗吓得尿裤子了他也不会怪对方:库洛洛今晚展现的样子和气场完全是个冷血无情的杀手。

“关上门。”库洛洛重复道。

酷拉皮卡的直觉告诉他不要提出异议,否则会性命堪忧。他往后退去,视线锁定在库洛洛身上,把身后的门按上了。咔嚓一声轻响,表明门自动锁上了。酷拉皮卡想让这一切停下来。他想要退出去。他必须做点儿什么。

“够了,库洛洛。”绝对有哪里不对劲,他从未感到如此……如此害怕库洛洛,以至于他甚至压低了声音,“我不会让你今晚再杀人了。”

“我从不让工作半途而废,酷拉皮卡。”库洛洛小小地往前走了一步,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重,酷拉皮卡心不在焉地往后退去,“恐怕今晚是我做主。”

“库洛洛——”

 “那时候在友客鑫,你和西索达成了某种协议,不是吗?他跟你说过我的念能力吗?”

“没有,”酷拉皮卡答道,想着如果要阻止库洛洛可能得召唤出锁链,“我们的交易并没完成。”

“原来如此。所以你不知道我偷来的那些能力。”

“西索想要亲手杀了你,没理由把这些信息泄露给我。我想查清楚,但是西索可能自己也知道得不多。”

“我知道了,” 他说道,声音毫无波澜,“你还记得你绑架我那次,问我袭击你们村的时候是不是蜘蛛首领吗?”

“怎么了?”惊恐于库洛洛的缓慢靠近,梅尼安德罗暂时保持缄默,听着两人的对话。酷拉皮卡多少料到了话题的发展方向,真的很不妙。

“没什么。只是你那时候很想弄清楚我是否带领旅团屠杀你们族的一员,却似乎对我们是怎么用能力杀死他们的不感兴趣。”

酷拉皮卡听到这句话,瞬间火冒三丈。他的眼睛变红,右手屈起甩出了锁链。

“站在那儿别动,库洛洛。”

库洛洛前一刻在他身侧,下一刻就已经在他的正后方,右手仍旧拿着书,而左手握着一把刀,危险地架在他脖子边上。距离近得只要乱动或乱吸气一下,就一定会在皮肤上留下划痕。

“那时候你让我进入绝的状态,不仅是因为这是救你朋友的唯一方法,也是因为你知道我比你强,如果我俩一对一,你一丝胜算都没有。”

“这件事在你强暴我的那晚之前就已经证明了。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混蛋?” 酷拉皮卡不禁对库洛洛的速度和令他难以躲避的近距离感到焦躁不安。

“我想向你介绍一项那时候没能对你使用的能力。我那会在友客鑫拍卖会杀死其中一个杀手的时候用了这能力,很方便。这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能力,不过它真的是一项超级棒的能力。站着别动,好好欣赏,酷拉皮卡。我要让你知道我还有哪些能耐。” 

“库洛洛,”酷拉皮卡很清楚这事没法商谈解决了,但他还是会尝试,“我会支付我俩协议的价格,所以你到此为止就可以了。”

“不要让我再三重复,”库洛洛对着他的耳朵低吼,“我要你看着我将要做的事。集中精力,别忘记你将看到的一切,也把这作为对你自己的一个提醒:不要招惹比你强得多得多的人。别不把死当一回事,因为它不像你想的那么容易熬过。”

库洛洛打开盗贼的极意,翻到其中一页,然后空中具现化出了两条有着骨架结构的白色游鱼。“这个能力叫作‘密室游鱼’。这些念形成的鱼是肉食性的。”

游鱼冲向梅尼安德罗,滑进玻璃钢内,一条啃咬他的手臂,另一条撕扯他的另一侧,而他惊惶奔跑,失声尖叫。酷拉皮卡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住手,库洛洛!”他又变成了这样,就像库洛洛玷污他的那晚一样。他无力阻止对方的所作所为,能做的只有乞求,“我已经知道了,就——”

“你再动一下我就会让其中一条鱼嚼碎你的脚。你不会觉得痛,可一旦我合上书,你就会明白失去双脚是什么滋味,然后我会看着你失血至死。”

酷拉皮卡懂了。他彻底懂了。这是对方情绪失控的另一个副作用。当梅尼安德罗因为游鱼咬下的每一口而癫狂奔溃时,他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自私,又出现了一位受害者。但是和小杰奇犽不同,他救不了这人,因为他正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他不该打电话给库洛洛的。他不该让愤怒如此主导自己的思维。他就该在机会在握的时候杀死那个怪物。

“酷、酷、酷、拉……”梅尼安德罗断续的声音再度叫唤着他。这个之前挤靠在玻璃缸上的男人,一只手的残骸漂浮在空中,五指张开,仍旧试图伸向他,求得原谅和帮助。

“不……”酷拉皮卡只能低声呢喃。那句“对不起”没有说出口,因为没有用了,梅尼安德罗已经失去了双耳。

库洛洛在他身后,靠近他,轻嗅他的秀发,然后吮吸他的耳垂,但是酷拉皮卡几乎没有感觉。对方的舌头已经在舔舐他裸露的颈项,但是酷拉皮卡都不记得怎么到这一步的。他的目光不由地锁定在梅尼安德罗身体的残骸上:失去双臂双腿的躯干,被咬去一半的脸,浮在空中、只留下三根手指连在上面的手,被撕扯后的器官碎片。而没有流血。

他之前从未感受过如此的恐惧,对库洛洛,对死亡。当他僵立在对方身旁,无法移动分毫也不能求助于自己的念,酷拉皮卡才对这个跟他睡了几个月,现在抚摸着他的男人到底是怎样残忍的恶魔有了另一层粗略的了解。更糟糕的是,他对库洛洛这几个月来对他做的、现在正在对他做的和之后准备做的事都毫不在意,因为对方之前点出的问题使得他开始仔细考虑一件关键的事。库洛洛是对的。他忽略了这个问题。

「是怎么……」

库洛洛终于表演够了,他断定酷拉皮卡已经彻底精神恍惚,于是合上了盗贼的极意。密室游鱼随着书本一同消失,接着血溅在了玻璃缸内,与此同时,梅尼安德罗的身体残块落了下来,撞在地面发出令人反胃的砰砰啪啪的声响。

库洛洛挪开了酷拉皮卡颌下的刀,把它塞进口袋,然后他的双手滑进了酷拉皮卡的衬衫下摆。

“收起你的锁链。”他对着对方的耳朵呼气。酷拉皮卡的心沉了下去,他准备好了,这一次他又要落入黑暗之中,而他不得不接受。“我们要在这里做。我要是你,就会做好准备。”

酷拉皮卡照做了。他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一个无可原谅的错误,而他将为此付出代价。

「我的族人是怎么死在库洛洛手上的?」

评论(4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