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无授权渣翻译】无题

文前话:这是Tumblr上比较早的一个团酷小段子,翻译的时候没有拷贝链接,现在找不到出处了……等我顺利毕业,我一定会把作者找出来,然后重新编辑这篇《无题》,将出处什么的都标注好。

以下萌萌哒的正文:

“你为什么要这样?”酷拉皮卡裹着大一号的浴衣,站在敞开的浴室门口,冲着库洛洛皱眉。热腾腾的蒸汽让空气变得粘稠,他嗅到了薰衣草和丁香的芬芳。

“我没有义务向你解释。”他那不共戴天的仇敌躺在浴缸里说道,幸好有泡沫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身躯。他正仔细地翻阅着一本书,保持着两手高于水面的姿势,以确保翻页的时候手是干的。

“滚出去。”酷拉皮卡的声音里已经是疲惫多过坚定。友客鑫之后,库洛洛就开始不断找他麻烦。蜘蛛头子先是在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假装拜访妮翁。他能顺利进来还是因为新来的保镖既没经验又不老道。诺斯拉丢了那么多钱,在招聘流程上也没那么挑剔了。

酷拉皮卡当时没把他给就地正法。杀一个没有念能力的人似乎很不地道。他斥责自己这么做简直就是懦弱,然后发誓下一次要杀了对方。但是真到了下一次的时候,他又推迟了,发誓再下一次一定杀了蜘蛛头子。

好吧,现在都第五个下一次了。对于他的现身,酷拉皮卡几乎疲了。一整天他都在安慰诺斯拉以及陪妮翁逛街,真的是累到懒得管了。他一面反感自己对男人淡漠的反应,对方可是杀光他亲族的人;但同时,他又只想好好洗个澡。

“你干吗要在我浴缸里洗?”他问道,瞪着男人的目光已经不止是生气了,“这儿有上百个浴室。”库洛洛翻了页书,没理他。

“你知道原因。”他只说了这么句话。两人之间已经开始发生某种变化,这大概也是意料之内的。窟卢塔少年很久以前就筑起了一道牢固的心墙,蜘蛛被隔绝在外,不可能与他形成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

现在的状况根本没什么。他告诉自己。无非是个讨人厌的男人,利用自己不愿杀害没有自保能力的人这一点,像根刺一样戳在他心间。不过很快就能结束了,他会离开诺斯拉家族,去寻找族人的眼睛。就那个角度而言,库洛洛的出现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你早就该想通这一点了。”库洛洛在两人之间打了个手势来回,仿佛在指代对方的想法。酷拉皮卡最讨厌他这一点。他好像有魔力一样,自己一个皱眉,他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次酷拉皮卡是真的对对方怒目而视了。他把一套新睡衣仍在地上,过去放掉了浴缸里的水。这么干的时候他偷偷瞄了库洛洛一眼,注意到对方脸上露出了些许的惊讶。浴缸里的水越来越少,而盗贼露出来的部位越来越多。

酷拉皮卡挪开目光,把花洒开到了最大,冰冷的水洒了他们一身。

库洛洛第一反应就是把他的书从充满报复意味的水流炮弹下解救出来,扔到酷拉皮卡要换的衣服上,然后他才站了起来。

窟卢塔少年刻意不去看对方,他调节着龙头,直到水不那么冷了。

“出去。”

“不。”

酷拉皮卡裹着湿透了的浴袍站在花洒下,眼神直勾勾盯着前方,而不去看那只蜘蛛。库洛洛只是站在浴缸的另一端,像个初生婴儿一样赤裸着,还带着点饶有兴味的神色。所以,这就是酷拉皮卡的做法?

窟卢塔少年正在尝试穿着浴袍洗澡。他的身子站得直直的,随时提防着蜘蛛的任何行动。

“酷拉皮卡?”对方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他感觉到对方的移动,一时间糟糕的念头闪过脑海。

“闭嘴。”他开口,及时制止了接下来的对话。

“你快毁了那件浴袍了。”酷拉皮卡几乎能听出对方声音里的笑意,但他并不打算回头去看。

“那你快点滚出这儿。”他抗拒地站在花洒下。

“我哪儿也不去。”窟卢塔少年能够感觉到库洛洛走进的脚步,但他拒绝挪开任何一步。这是他的浴室!而他只是想洗个澡!

库洛洛的手先是穿过酷拉皮卡的腰间,然后准备搭上那件全湿的浴衣上系着的结。这次酷拉皮卡总算有反应了。他猛吸了一口气,制止了男人伸向绳结的手。一想到幻影旅团的头目居然要解开他的衣服,他就感觉一阵晕眩。

这根本就太离谱了。太疯狂了。不管他有多习惯在这栋大厦里见到库洛洛,他都不会允许自己裸露的脊背朝着对方。

窟卢塔少年转过身,出于本能、不假思索地用力推开了对方。这当然是直接把库洛洛送到了墙上。蜘蛛头子失足滑倒在浴缸里,顺便把酷拉皮卡也带倒了。下一瞬间,酷拉皮卡发现自己落在了对方身上。

过了好一会儿酷拉皮卡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又过了一小会他才睁开眼,注视蜘蛛。蜘蛛回以一个微笑,酷拉皮卡才意识到对方是故意滑倒的,就是想让他摆出现在这个有失体面的姿势。

他的脸颊一下子红透了。都怪花洒的水太热,他才不会承认其实是因为他的手正搭在对方胸口,两人的脸也离得非常近。他看进对方眼里,挪不开目光,他的脉搏也逐渐攀升,越来越快。库洛洛的手覆上了他的后腰,他像是中了什么魔咒,而这轻柔的触碰把他拍醒了。

他试着拉开距离,却有一只手缱绻在他滴着水的凌乱发丝之间,把他拉了回来。库洛洛的脸凑得越来越近,他们的唇相互触碰了整整两秒,酷拉皮卡才惊醒般揍了对方一拳,力道刚好把盗贼头目的头拍向一边。

酷拉皮卡起身爬出了浴缸,连滚带爬地跑到门边。湿透的浴衣淌了一路的水。他转身怒视库洛洛,心跳太快,他的手都在颤抖。

“我恨你。”他冲对方吼道。

库洛洛回给他一个愉悦的表情。

“现在你肯让我好好洗个澡了?”

对方说话的时候酷拉皮卡已经捡起自己的衣服,无意间把库洛洛的书也带上了。他冲出房间,把蜘蛛一个人留在那儿享用他的浴室。他不愿去分析自己对死敌的行为和反应。

直到安全抵达大厦另一头的一间客房,窟卢塔少年才停下脚步。他把现在也湿了的衣服扔到床上,然后才注意到那本书。

等酷拉皮卡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把这本书带过来的,他倒抽了一口气,而后拿起了这本已经湿软的硬皮书。

书的题目是,《色诱的艺术》。

大概下一次酷拉皮卡会杀了这只蜘蛛。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