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一章

第二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 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1/Still-Doll,不需要翻墙。

关于库洛洛究竟会不会用强的,我的个人观点是,这取决于他对酷拉皮卡有多少兴趣,感兴趣的地方在哪儿。如果真的想要完全得到,库洛洛会很有耐心的。而这篇文章写出了什么情况下库洛洛会有兴趣但不具备耐心wwwwww

作者并非英语母语人士,却用英语写出了这个精彩的故事,令人钦佩!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给作者留言~

由于个人能力有限,文中充满了各种意译,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此外,这篇小说还在持续更新中,所以我也会保持一个比较均匀的翻译速度,预计是周更^_^

我的废话说完啦,接下来就是作者重要的话!


作者按:(我在2013年3月2日贴出这篇文的时候,很固执地忽略并且公然违反了网站要求前言独立成章的规定。我想既然是“作者按”,就不该太长。不论我有多想保留那时天真甜美的一面,到了18岁的时候,成长都让我切实地了解到,我想认真对待这篇文。因此我决定为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重新修订并布置这篇小说。我删去了介绍里一些幼稚的部分,并放在这儿了。)

这篇文我构思了很久,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有了构想。标题来自一首歌,是几年前我一个朋友上瘾般爱上的一部动画——《吸血鬼骑士》的歌。我不喜欢吸血鬼题材,但是这部动画第一季的片尾曲让我很是惊艳。

你们知道吗,我小时候最大的疑问就是:酷拉皮卡为什么不哭?然后我就想到了一个非常荒谬的解释。我知道这个解释不太可能,但是当我看到动画的片尾曲,我发现动画世界里没什么不可能的。要是你们没看过而且愿意去看的话,我建议你们在看这篇文之前先看一下那段动画。

2013年3月2日是我18岁生日,而这篇文是我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们喜欢!


声明:HUNTER X HUNTER不属于我!


第一章 安静的玩偶 A Still Doll

他的背连续三次撞在了同一棵树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肋骨连同右边的手臂都断了。冰冷的雨水倾泻而下,他却无知无觉。在这片森林里,在无尽黑暗包裹下,在这样空无人烟的地方,他正和他所能想到的最糟糕的对象在一起。他的锁链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刻抛下了他,飘在空中。他的右臂也因为一击重拳严重受损,已经废了。这场战斗持续了太久,堪称他面临过的最艰难的近身作战。疲倦在慢慢榨干他的生命。

男人无可置疑地强大。

这个他欲除之而后快的男人,正用那双暗黑的,冰寒的,毫无波澜的眼睛注视着他丢脸的样子。他已经没法站起来了,只能靠在树上,急促地喘息着,血水混着雨水从他头上滴落下来。

他太没用了。虚弱的双腿,废了的右臂,两根断了的肋骨,还有已经视线模糊,却依旧鲜艳明亮的火红眼。受伤影响了他的身体,窟卢塔族的眼睛更是加剧了这种状况。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他用左手按住自己的头,但这只唯一能活动的手也已经过于疲累,只能麻木地任由它垂落到身侧。他竭力忍受着疼痛,遭受的打击已经超越了他的限度。

“多么无趣。”男人朝他虚弱的身影唾弃道,“我以为你会更厉害些。”

他的额上青筋暴起。当他再一次试着站起来,却还是像之前一样失败了的时候,这股愤怒和痛苦令他皱紧了眉。

另一边,男人蹲跪在他面前,动作粗暴地单手捏住他的下巴。旅团团长盯着酷拉皮卡绯红色的眼眸,不禁嘲笑起眼前的男孩。

“你就这么点本事吗?”

库洛洛将脸凑近酷拉皮卡以便更好地观察他的眼睛,而酷拉皮卡退避着,心里厌恶万分。“你这双眼睛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双。镶在你的脸上,就像是生命的杰作。”

窟卢塔族少年结结实实地朝男人脸上啐了一口。

男人回手给了金发少年一巴掌。雨水冲刷而下,却冲不走男人刺目的神情。酷拉皮卡吐出了一口血,男人的攻击令他头疼得更厉害了。

“多鲁莽的孩子。”男人随意地说道。他抓起少年的金发,迫使他再度面对自己,“很遗憾,你的鲁莽已经让你无法控制好自己了。”

少年却仅仅讥笑道,“王八蛋。”

“哦,这是你给我起的昵称吗?”

酷拉皮卡充满嘲讽地微笑起来,“继续啊,伤害我很开心吧。”他的眼睛突然变回了平日里的色彩,“要杀就杀,我根本不怕你。”

库洛洛被这孩子的倔强逗笑了,他总是有各种大胆无畏的危险举动。那微笑更是意外迷人。于是他回以一个微笑,“很遗憾地告诉你——”

酷拉皮卡抓住库洛洛心不在焉的时机,一拳砸向他的脸。但是他的身体太痛了,以至于那速度根本无法与男人的相比。下一瞬间,男人的拳头就打在了他的胃部。少年仅剩的力量也逐渐消失。库洛洛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粗暴地按在树干上。令人畏惧的幻影旅团团长换上了恐吓的神情,开口命令道:“把你的眼睛变回红色。”

“杀了我啊。”酷拉皮卡奚落道。

库洛洛摇了摇头,“真是个头脑冷静的小鬼。”

酷拉皮卡再次露出了嘲讽的微笑,仿佛这世上没什么能让他害怕的。

库洛洛收紧了抓着少年头发的手,“把你眼睛的颜色变了。现在马上。”

“杀了我。”男孩却仅仅重复着这一句。

“那好,你还想再见见你的朋友吗?”

酷拉皮卡的眼睛随着这句话不可抑止地睁大了。是的,他现在就想见他的朋友们。他甚至在想他们会不会也在这片树林里,寻找着自己。此时此刻,他迫切地需要他们的帮助。

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个念头他会带进坟墓里。

“看来我猜中了。”

「该死。」被男人发现了。但他不会在对方面前放声讲出来的。

“杀了我。”

“除非你把你的眼睛变成红色。”

酷拉皮卡弯起嘴角,“让我死。”

“你知道你的审判之链给我带来了多少麻烦吗?我不会让你轻易地死去的。你先祈求我让你解脱吧。你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复仇的含义。不过我会给你选择。我会把你的朋友抓来,让你看着我和我的同伴将他们折磨致死。你将再次失去你爱的人。而且这一次你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我会伤害他们,杀死他们,就像我对你的族人做的那样。然后我会收集所有窟卢塔族的眼球,将它们连同你挚爱的朋友的尸体一起烧毁。你会尝到人间地狱的滋味。”

窟卢塔族少年的眼睛略微地红了起来,却又很快消散了。

库洛洛笑了。“第二个选择是:你把你的眼睛变成最鲜艳的红色,然后我会飞快地把你的头割下来。你将在另一个世界再见到你的族人。你不会给你的朋友带去任何危险和负担。你也不用再受苦了。你终于能够安息。难道你不想那样吗?”

酷拉皮卡浑身都在颤栗。

“并不是我针对你,实话告诉你,你对我们的复仇本就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不管你多强大,不管你多聪明,对旅团的复仇都是痴人说梦。何况你软弱,无能。想想以前,你的族人都健在的时候,你们都没可能对抗我们。现在又能怎么样?你只有一个人,还沉浸在痛苦中。那时候的你无能,现在的你仍旧无能。之前你就应该抓住机会把我杀了,你就应该让你的朋友死在旅团手上。但是很遗憾,你放任自己去感受某些让你软弱到毁灭的情绪。”库洛洛凑近了酷拉皮卡的脸。

“你放任自己去感受‘喜爱’。”

无能。男人的话在他脑中回响。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太无能了。酷拉皮卡气喘吁吁地想到。过去六年里他拼尽全力想要为死去的家人讨回公道,但现在看起来,他的全力远远不够。他挪开了目光,不去与男人对视。

仔细想想,男人说得很对。他无能为力,幻影旅团对他这样的无名小卒来说太过强大了。他已经波及了自己的朋友。首先和他们走得那么近就是他的错,和他们成为朋友就是他的错。他害得他们三个置身危险,仅仅因为他的窟卢塔族血统。仅仅因为他的眼睛。他第一次诅咒自己的火红眼,这双眼睛给他带来的只有纠缠和痛苦。他甚至觉得自己不是生来就带着这样的眼睛就好了。

那要是他真的按照眼前的男人说的做了呢?反正他也厌倦了这双眼睛。他累了,精疲力竭。让男人夺走他的眼睛,结束他的生命,这一切痛苦就能结束了。他太想见到自己的家人了。他真的太想念他们了。他现在别无选择,而这个念头正不断诱惑着他。他不会为了逃跑而拿朋友的生命冒险。他已经给他们带去了太多麻烦,决不能再让他们有生命危险。他现在只有他们了。

库洛洛的提议似乎不赖。为什么不试试呢?

旅团团长注意到酷拉皮卡已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看起来这孩子正在认真考虑他的提议。过了一会儿,他目睹了酷拉皮卡做出抉择的过程:他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绯红色。他看到情绪在那双眼里盘旋,将眼里的红色染得更为鲜艳。在一片黑暗之中,那双眼睛正灼灼发亮。库洛洛忍不住要称赞这双眼睛,他下意识松开了少年的金发。酷拉皮卡的头无力地垂落,他的眼睛也半合着。这双眼睛正在成为库洛洛见过的最诱人的一双。酷拉皮卡苍白的皮肤和金黄的发丝映衬着他的眼,库洛洛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居然还能变得更加鲜艳。

酷拉皮卡已经渐渐晕眩。他淹没在某种奔涌而出的情绪中,整个世界都像在旋转。这情绪一直被他所掩藏,不是憎恨,不是厌恶,不是盛怒,也不是气愤,而是……

孤独与渴望……

他再也承受不住了。他的父母告诫过他,窟卢塔族人不能哭。尤其是不能在外人面前哭。如果说他们的眼睛是迷人的美色,那么他们的眼泪就是更诱人的景象。

但就要结束了,酷拉皮卡想到。他压抑了那么久,只想在这最后一次放纵一下。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一滴泪滑落他的脸颊……

他不知道,库洛洛被这滴泪牢牢地攫住了。

一滴雨水落在蛛网上,毁了整张网。蜘蛛见成果被毁坏,发出了嘶嘶的声音。但库洛洛·鲁西鲁不是普通的蜘蛛。他沉默地抽了口气,酷拉皮卡脸颊滑落的泪水令他哑口无言。难以置信。男孩的脸被雨水打湿,但那滴泪仍是他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景象。

猩红的眼中落下了与虹膜同样鲜艳的泪水。酷拉皮卡看起来就像在泣血。那就是他将真实情绪隐藏在暴怒之后的原因。他不能哭,因为他的眼泪和他的眼睛有着同样的色彩。

沉默弥漫开来,只有雨水和寒风发出声响。酷拉皮卡没有哭出声音。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一片空白。但是仅仅看着那像血一样的泪水,就能知晓男孩背负了怎样的痛苦。他坐在那儿无声地哭泣,看起来就像只玩偶。

一只安静的玩偶。

酷拉皮卡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男人正看着他。他的意识在某个时刻开始恢复。他居然在敌人面前哭了,还是最糟糕的那个敌人。空白的神色变得苦恼。他擦去脸上的泪水,但内心的悲伤排山倒海,眼泪根本止不住。更多的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他连忙擦去。同样的事情一直重复着,他终于受不了这种耻辱了。

“这已经是我能达到的最鲜艳的颜色了,我……我、我没法再坚持了。快动手吧,不然——”

他终于止住了哭泣,肿胀的眼睛不再流出泪水。接下来的事让却他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库洛洛的速度很快,等酷拉皮卡反应过来,他的脸和库洛洛的就只剩下一寸之遥了。男人的唇覆在他的唇上。他还在讲话,男人就随意地吻了上来。他的嘴半张着,库洛洛抓住机会把舌头探了进去。蜘蛛头目捧着少年的脸,防止他躲开。库洛洛的眼睛半合着,而酷拉皮卡的眼睛已经没法睁得更大了。两个人都升腾出了温热的感觉,然后,然后男孩脸红了。库洛洛牢牢抓着男孩,他甚至轻轻啃咬对方的唇瓣来挑逗对方。

一会儿之后,他们都有些喘不过气,分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暂时被本能占据,加深了这个吻,互相传递那份温热。

又过了一会儿,酷拉皮卡终于意识到他不是在做噩梦。这是真的。

可怕的幻影旅团团长,库洛洛·鲁西鲁,正在亲热地吻着他。

他用左手粗暴地把男人推开。

“你、你他妈在干什么!?”

库洛洛看上去有点迷惑,又或许是不悦,酷拉皮卡也分不清。但是男人很快回复了镇定,说道:“他们说吻是让一个人停止哭泣的最好办法,看来是真的。”

什么!?”

“你知道你流着红色眼泪的样子看起来很诱人吗?”

酷拉皮卡被吓得有些发懵。“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又不在乎!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我让自己的情绪剧烈波动是为了让眼睛变得鲜艳,我根本不是要哭!”

“好吧,这么说很抱歉,不过我还是要让你知道,你刚刚犯下了人生中最大的错误。”

“什么!?”

“你刚刚在我的面前哭了,小鬼。你让我看到了你脆弱的一面,还有你那迷人的眼睛。有件事是确定的:你会为此感到后悔。”

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

“……我在说——”库洛洛凑向酷拉皮卡,“我喜欢你。而这世上一切我喜欢的东西,都将成为我的。我向你保证……”他得意地笑了,“很快,你也会成为我的。”他的唇擦过酷拉皮卡的唇,惹得金发少年向后退缩。

酷拉皮卡完全忘了他刚刚差点被杀。窒息的氛围消散在稀薄的空气中。对男人的那番言论,他只觉得……毛骨悚然。

然后他突然惊醒。他以前就被警告过这种情况,外人很可能对他们与众不同的眼睛与泪水充满兴趣。

男人比起他的眼睛更喜欢看他的眼泪吗?男人改变主意不打算让他死了?老天,他说“你也会成为我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酷拉皮卡来不及思考更多,就看到库洛洛右手具现化出一本书,而他的世界又开始旋转了……

评论(10)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