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一章

团酷合志《黑暗之钟》开始预售啦~24位大佬通力合作,两百多页的砖头本,绝对超值哦!本宣+预售链接走这里:https://m.weibo.cn/5919608482/4263918422040381


第二章

文案:

这只是一个愚人的日子里发生的一则笑话。

酷拉皮卡记得自己的生日,是因为那一天也是母亲的受难日。然而在他离开村庄后很久,他才知道外界所谓的“愚人节”距离自己的生日只有三天之遥。这个事实并不好笑,酷拉皮卡不知道它会牵扯出人生中最荒谬的冷笑话。


PS.文案废,故弄玄虚,写了跟没写一样_(:зゝ∠)_总之这是一篇试图走原著向剧情的团酷。

本来打算写一个短篇的,后来剧情框架写着写着就失控了……大纲完成的时候老贼已经休刊一年了,我YY了很多黑暗大陆的梗,打算用在文里,现在老贼要复刊,我就看情况修改吧,也有可能黑暗大陆的部分就这么弃了……那就仍旧是个短篇=w=

目前只写了两章,第三章未完成,因为忙于毕设马上要断网修行了,所以发上来鞭策自己,让自己有动力更下去。


1.

酷拉皮卡来到这座海港小镇,是为了寻找一位名为可乔克的考古学家。生日将至,他需要找到那双据传落在这位考古学家手中的火红眼,以此慰藉母亲受难日里灼热的灵魂。

走在街道上,两旁鳞次栉比的房屋色块鲜明,令身着西装的酷拉皮卡和他身后的手下们显得格格不入。他的双眼已经习惯了暗色的隐形眼镜,举目望去,海边明快的色调全都过滤在了镜片之外,徒留灰暗。如果不是那明亮的金发和苍白的肤色,他整个人都像要被黑色包裹了。

他们在一家看上去比周围都要破旧的房屋前停了下来,屋子的门牌上用某种少数民族的语言写着房屋主人的姓名,而酷拉皮卡,十分不幸地,正好是该少数民族唯一的幸存者。

他有些庆幸自己戴着隐形,同时又有些懊丧自己爬上了诺斯拉帮掌权的位置,却还是无法控制好情绪。镜片下涌动的绯红出卖了表面上的波澜不惊,他闭上眼试图平复,而后回过头对几个手下说:“你们分别在前门和后门口等我,不要让任何人进出这个屋子。”说完,就径自进了屋。

屋主可乔克只是个不懂念力的普通人,酷拉皮卡在书房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埋首于大堆的古籍之中。

于是酷拉皮卡率先做了礼貌的开场白:“你好,可乔克先生。”

可乔克明显被这一声招呼给吓到了,他慌忙从书籍中抬起头,满是困惑地看向酷拉皮卡。

“我是酷拉皮卡。我想,你能够猜到我来此处的目的。”这句话是用窟卢塔族语言说出的。于此同时,酷拉皮卡摘下了自己的隐形眼镜。

——平整的黑色西服映衬着他的眼,红得如同熊熊燃烧的火湖。

是了,火湖。

仅仅一瞬间,可乔克的脑中飞过了无数念头。他想起在执迷于窟卢塔文明之前,自己曾研究过一段更为古老的历史,那可能是在大陆漂移重组之前了,那些历史被描述得犹如神话,学者们也为其真实性争论不休。无可否认的是,描述那段历史的惊人著作——《圣经》,至今还广为流传。而他也清晰地记得,《启示录》里写到过,“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

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那双眼睛,就是第二次的死。

可乔克猛然清醒,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慢慢从座位中起身。“我的天……”激动混杂着恐惧,令他有些语无伦次,“这不可能……这简直……你是窟卢塔族……”

“我是。”酷拉皮卡的声音冷冷的,他并不认为一个收藏着族人眼睛的人会是什么善类,况且他也见惯了人们知道他身份后的各种反应,“所以你对我的要求做何考虑呢?”

如果说此刻,酷拉皮卡对可乔克还带有压抑了不屑与敌意的象征性礼节,那么对方接下来的话则将他的轻蔑完全化为了愤怒。

“我很抱歉,酷拉皮卡先生……那是您的族人留给您的遗物,却也同样是我的亲人留给我的遗物。”可乔克的声音颤抖却坚定。也是了,一个会用窟卢塔族语言来写门牌的狂热分子,怎么可能那么轻易交出族人的眼睛。

“那么……”酷拉皮卡掏出手枪,熟练地上膛,“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嘭嘭嘭嘭嘭嘭——

门外的属下听到枪声,都忍不住回望屋内。Boss很少这样发飙,看来里面的人真是把boss给惹毛了。

酷拉皮卡当然没有下杀手,他连开了六枪,每一发子弹都果决地擦着可乔克的身侧飞过,打在了他身后的书架上。可乔克吓得跌坐在地上,后背都被汗浸湿了——对于从未接触过念能力的人来说,枪械的威慑力不言而明。

“现在呢?考虑得怎么样了?”酷拉皮卡依旧举着枪,脚步缓慢地逼近可乔克。

可乔克只觉得唇焦口燥,无法言语。过些日子他就要随考古队出发前往西南面的克劳斯岛,那里有一处尚未发掘的遗迹。作为考古学家他当然义不容辞并且满怀期待,但是上一拨去的队伍只回来了两个人,一个至今重伤昏迷,另一个已经疯了,两人都是被出海的渔民发现并救回来的。没人知道他们在遗迹里看到了什么,作为即将前往的第二分队的一员,他只知道自己要踏入的是未知的危险。可乔克不是没有经历过危险的境地,事实上,作为考古学家,他所遭遇过的危机远多于大多数普通人;然而眼下,仅仅面对着酷拉皮卡的威胁,他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与恐惧。

“好吧……好吧……”可乔克终于开了口,声音都带上了苦涩,“我答应你,但是我也有相应的条件。”

这本来就是窟卢塔族人的眼睛,取回它们是天经地义。但收藏家们为了得到这些眼睛也费了不少功夫,多亏了他们多年来的“照看”,这些眼睛才完好无损。酷拉皮卡不愿沦为强盗,于是开口允诺:“我可以付给你相应的报酬。你想要多少钱?”

可乔克仍旧维持着瘫坐在地上的可笑姿势,不过他疲惫的语气已经不再那么慌张,“不,不是要钱。我是想请您当我的保镖,护送我出入克劳斯岛的遗迹。”

酷拉皮卡皱起了眉,显然他的时间并不那么宽裕。“我已经在别的家族工作,”他收起枪,蹲下身,伸出带着锁链的右手,锁链的一端从无名指上垂坠下来,连同他的目光一起审视着可乔克,“不可能被二次雇佣。”

可乔克慌张地解释道:“这不算是雇佣,我只是想请您帮忙,保护我的安全。等我从遗迹回来,就会把火红眼还给您。”

纹丝不动。

追魂之链平静地彰显着地心引力的强大,顺道诉说了对方的诚恳。

可乔克没有说谎,他确实打算从遗迹回来后将眼睛归还。可是酷拉皮卡依旧觉得有蹊跷:对方刚才开口拒绝的时候,六发子弹也只是惶惶坐地而没有抱头求饶;现在又愿意交出火红眼了,很可能遗迹有问题,对方根本不觉得自己能从遗迹中全身而退。

“我能找到你,就一样有办法查到你把火红眼放在哪。你认为我有什么必要答应这种请求呢?”

可乔克虽然没有念能力,但这不妨碍他作为学者的睿智与敏锐。从酷拉皮卡问他要多少钱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对方并不打算强取豪夺。然而他也隐隐感觉到,如果自己说谎,酷拉皮卡总会察觉出来。于是他决定据实以告:“克劳斯岛上的遗迹确实很危险,因此我才向您求助,酷拉皮卡先生!”语气里的急切显得那么诚恳,可惜酷拉皮卡根本懒得理会这些表面功夫。

可乔克望着酷拉皮卡冷峻的神色,颤颤巍巍地补充道:“事实上,我把火红眼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您派出的人可能费很大的功夫都没能找到;而万一我死在了遗迹,那就真的没有人能直接说出那双火红眼的下落了。”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中正平和,不带一丝威胁,免得酷拉皮卡一气之下重新拔枪。

锁链依旧沉默地静止着。酷拉皮卡缓缓收回右手,起身道:“好吧,我会保证你平安出入遗迹。”而后他火红的目光延烧而下,点燃了可乔克的恐惧与寒冷,“不过希望你能知道,就算你出尔反尔,我一样有一千种方法让你开口说出火红眼的下落。”

追魂之链默默隐去,同锁链的主人一样,仿若不曾出现。

在夺回火红眼的过程中,酷拉皮卡总要试图分辨对方言辞间的真伪。然而帮派事务需要打理,他不可能每次都把值得信任的旋律带在身边,久而久之,原本负责追踪的追魂之链接管了测谎的工作。有时候他会遗憾这个能力来得有些晚——如果早早拥有测谎的能力,在友客鑫与幻影旅团对抗时,他或许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在截获蜘蛛头子之后,他也不至于因为对方的言语挑拨而情绪失控。

库洛洛·鲁西鲁……

每当想记起那个人,就像被拖进了无边的黑暗。酷拉皮卡不知道那只蜘蛛现在过得怎样,只能祈求失去念力的生活变得一团糟,让库洛洛能有些许的悔意,虽然这个假设成立的几率是如此渺茫。明明念刃的感觉锋利清晰,刺入对方心脏剥夺了他依赖已久的念能力,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总在之后无数个长夜里刺痛酷拉皮卡的心,翻搅着不甘、愤怒与憎恨。

他不愿意相信,可他确实知道,有那么一种可能,库洛洛现在仍旧过着任意而为的生活。

事实也确实如此。

库洛洛从不慌张,在除念这件事上,哪怕没有预言提供的保证,他对死亡的习以为常和对周围人事冷静的分析判断也足以令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踱向命运的路口——命运或许不被他驾驭,但命运也没有完全掌握过他。

所以当他在东面的一个临海小镇碰到西索,那种由内而外的从容会让人以为一切都在库洛洛·鲁西鲁的预料之中,他就该在此时此地与西索相遇。

西索挂着浓烈的笑,目光驻留在背对着他垂钓的库洛洛身上。而库洛洛,尽管丧失了念能力,依旧早早察觉到了西索的接近,在距离适中的时候放下了鱼竿,回过头浅笑着冲西索打招呼。阳光正好,库洛洛穿着干净利落的黑色T恤,卷起裤脚露出半截小腿,连笑容都显得一尘不染。

“没想到你还有钓鱼这样的兴趣~”西索随手将卡牌抵在唇边,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疯狂。库洛洛向来随心所欲,等待的时候做着考验耐心的事,还真像是蜘蛛所为。

“‘往东走’,已经走到了优路比安大陆的尽头,无法继续前行。所以我想也是时候与‘等待我的人’见面了。”库洛洛并不为自己的无所事事辩驳,他收拾好钓具,起身看了看一旁的桶——看来今天依旧收获平平。

“那么西索,麻烦你带路了。”


P.S.在友客鑫篇中,酷拉皮卡并未使用追魂之链的测谎能力,判断虚实基本都是借助于旋律,因此我认为他的测谎能力是友客鑫篇之后才发掘出来的。而且本质上测谎和追踪是相似的,就像黑暗大陆篇中他展现的查探卧底的能力,其实和他刚去应聘保镖的时候用追魂之链测出应聘者中的暗桩是一样的。假如他追踪的就是“说谎者”,那份能力不就可以测谎了吗?估计他自己也是后知后觉wwwww而关于酷拉皮卡是否会用枪——我坚信是用的!因为帅!一名合格的黑社会怎么能不用枪呢!而且对于普通人来说,枪的威慑力比不明所以的念能力大多了。带领手下的话,一方面是造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酷拉皮卡已经坐到二把手的位置,从漫画中看,他在搜集火红眼的事也不是秘密了(起码情报组内的人应该都知道了)。酷拉皮卡的念能力主要还是用于对付旅团,对付其他人的话,普通黑社会的威慑手段就够了wwwww虽然他的戒律之链也可以对旅团以外的人使用,但违约即死的规定也得死一个才能起到威胁作用,酷拉皮卡才不会滥杀无辜呢。文中他朝可乔克连开六枪,不仅仅是威慑,更多还是出于愤怒。原因的话,和小杰对信长的愤怒是一样的:以为是冷血无情的恶鬼,却为同伴流泪;以为是贪婪无度的收藏家,却口口声声说着亲人。这样的人更无法原谅。

此外,库洛洛就是随心所欲的人,于是我也随心所欲地让他钓鱼去了╮( ̄▽ ̄)╭~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