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二章

第一章

第三章

2.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库洛洛向并肩而行的除念师露出微笑。他放下了头发,年轻的面容与无辜的神色相得益彰,“如果念兽被召回,我是不是会回到除念前的状态?”这个人总能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得礼貌又健谈,让人忍不住放下戒心,“你也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了。如果封住我念能力的人找到了你,通过种种手段迫使你把念兽收回去,我的处境将比现在更糟糕。”

“这一点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亚本加纳强迫自己忽略身后红发男人火辣辣的视线,解释道,“念兽被召唤之后,只有达成念能力解除的条件或是杀死施念者,才能使它消失。除此之外,就是把我杀了,念兽也不会消失的。”

很好。库洛洛暗忖道,这样他才能放手去盗取除念师的能力。之前有所顾忌,是担心盗取能力后念兽消失,让自己再度回到念能力被封的状态;现在确定念兽不会消失,又达成了盗取能力的条件之一,接下来的偷盗几乎水到渠成。

他们走到了一片林中空地,除念师立刻着手做起了准备工作。海边的森林郁郁葱葱,苍翠中蕴满湿气。远处传来渔人的歌声,清亮地飘荡在海风中,擦过海鸥的翅尖,掠过树梢的嫩叶,拂进旅人的耳中,继而滚落到心底。

库洛洛的记忆中也有一段类似的歌声,埋在一盒小小的磁带里,随着他的喜新厌旧失却了旋律。

刚开始,只是想“得到”而已。

那盒磁带如同某种欲念的具象化,轻巧地划过空中,在他紧握之后,变得更加坦荡自由。于是他开始肆无忌惮地追求,不择手段地获取,纯粹的执念和纯粹的自由交织在一起,铺展成巨大而绵密的蛛网。

哗啦——

亚本加纳点燃了堆好的柴火,捧着人偶通知库洛洛:“除念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

库洛洛颔首起身,同时思忖着如何在除念之后对付西索。根据亚本加纳的描述,念兽会一直跟着自己,直到自己满足念能力解除的条件,或者……杀死锁链手。他并不认为酷拉皮卡施加的念能力有解除条件,即使有,也应该是“自愿解除”一类的,因此除掉锁链手确实是当下最优的选择了:对方复仇的执念深重,能力棘手,旅团已经因为他折损了两名成员。放任这道威胁存在,并不利于旅团的延续与发展。而眼前这位除念师的能力,无疑是应对锁链手的有效手段,起码能在被插入念刃后摆脱制约的桎梏。库洛洛即将见识除念的过程,只需要最后抚触书皮的掌印,就可以盗取这项重要的新能力。

他可不想将这一过程展示给西索看,更不欲透露自己已经拥有的能力。西索对两人之间的决斗执着异常,旅团成员们也因此充分信任他在除念之事上的付出。然而欠了这么个人情,库洛洛依旧无意与对方决斗。

想到这,旅团团长将目光投向了在一旁摆弄扑克的魔术师。对方手执红心A,冲库洛洛露出妖冶又期待的笑。海风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浓郁,库洛洛的刘海被风吹散,等臂十字在其间若隐若现。潮湿的气息浸渍了渔歌,每一个音节都被吹落到更为遥远的地方,变得越发神秘朦胧。

西索一定会抓住这次机会,并且不让自己有拖延的可能。否则等自己与团员汇合后,他就永远失去决斗的机会了。黑发青年踱步到火堆前,与除念师并排而立。他甚至可能为了提防自己除念后脱身,早已将伸缩自在的爱粘在自己身上。青年平静的目光扫过亚本加纳,最终驻留在跳动的火苗上。完成除念的那一刻,就得抓住亚本加纳,然后瞬间转移。瞬移的能力并不能带他去太远的地方,但是足够了,等西索追上他,亚本加纳早已被他请离现场,他的能力也存封在盗贼的极意里了。

木柴燃烧发出细微的爆破声,夹杂在亚本加纳低沉的的念词间。

“森林的精灵啊,请替库洛洛·鲁西鲁除去身上的不净之念……”

而后亚本加纳将念能力注入人偶,并用细枝缠绕人偶的躯干。火势在人偶落入的一瞬间高涨了数倍,盛大的火光中,一道巨大的身影带着呜咽声慢慢浮现……

“成功了吗……”亚本加纳喃喃道,额头滚落的汗珠出卖了他的紧张。强盛的火苗,庞大的身影,无不彰显出缠绕在此次顾客身上的念多么可怕与强烈。

一会儿不知道会蹿出怎样的怪物来……

火堆中的念兽突然爆发出一阵长啸,高燃的火焰在音波的冲击下尽数熄灭,四周的树木也随着这道劲风弯折倒塌。库洛洛赶在强风袭至前,迅速扯着亚本加纳向后退去;不远处的西索则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身旁落满了飞溅的碎屑。他的目光粘连在库洛洛身上,嘴角咧开划拉出兴奋的弧度。

升腾的烟幕渐渐平息,灰烬中心,原本不断膨胀着的巨大身躯静止了,化作一团漆黑的庞然大物,看不出本来面貌。亚本加纳不由地凝神屏息,紧紧注视着灰烬中的未知物。短暂的寂静之后,念兽的躯体如同燃烧后的木桩,一块块剥落,直至轰然倒塌。 

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远远超出了除念师的预想:念兽失控,化为灰烬……除念失败。损失一笔生意并不算什么,亚本加纳担心的是,自己能否从现在的境地中全身而退。红发魔术师已经浑身散发出战意与杀气,亚本加纳本能地感到危险,视线不由飘向身后的黑发青年——相比于魔术师的张狂,青年沉静的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念兽的召唤,失败了。

西索翻掌握住一张扑克,向另外两人踏出了一步,亚本加纳立刻受惊般后退。远方的渔人不知不觉间已经停止了吟唱,火光散尽后的天空重归于净蓝,林间只剩下树叶的摩擦声和除念师紧张的喘息声。

能跑掉吗……亚本加纳微微弓起了腰,掌间沁出的汗水一片冰凉。

“等等,”之前毫无动作的库洛洛突然发言,差点把亚本加纳吓得跳起来,“你们看。”他空白无言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修长的手指指向已是一抔灰烬的念兽。众人目光汇聚之处,另一道幼小的身影从灰烬之下爬了出来。

这一次,就连库洛洛和西索,都吃惊地睁大了眼。

“酷拉皮卡……!”

被呼唤的金发青年转过身,静静等待诺斯拉帮的大小姐一脸怨念地冲到自己面前。

“什么嘛!为什么你刚回来了又要离开!”妮翁跺着脚抱怨道,撒娇的语气和气鼓鼓的模样看上去十分可爱——如果忽略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爱好的话。

酷拉皮卡却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仿佛从他将民族服脱去换上西装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变得更为淡漠了。

“有一个任务需要我去单独执行,大概两周之后就会回来,期间旋律会留下来照顾您的。”酷拉皮卡冲着追赶而至的旋律点头示意。不咸不淡的语气并没有起到太大的安抚作用,少女那“你们都是骗子!爸爸整天也不知道去哪里!就把我关在这个地方!”的呼喊也丝毫不见平息。

莱特·诺斯拉在女儿失去念能力之后一蹶不振,现在真正掌握帮派实权的,是表面上的二把手酷拉皮卡。妮翁的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小心思,但她也知道大家都听酷拉皮卡的,因此总是缠着酷拉皮卡,希望自己能获得出门去的许可。可是自从酷拉皮卡调入情报小组,就变得行踪不定,整日奔波在各地,根本见不到人。于是原本就无聊的妮翁大小姐更加憋闷了。

酷拉皮卡有时为了抚慰自家小姐的情绪,会给她带一些“礼物”。那些人体器官真是令人作呕,可是为了继续追踪火红眼的情报,他不得不放弃一些无用的坚持。那个在猎人考试中因为对方失去战意而不肯继续战斗的自己,已经那么遥远,努力回想都看不清晰了。

但是没有时间感怀。进入黑手党后的每一步,每一个脚印,都带着血迹,蜿蜒在这条看不见终点的路上。

不能回头了。他知道的。

胸口传来郁郁的疼痛,酷拉皮卡的双目瞬间变得血红。多亏了隐形眼镜的遮挡,妮翁并没有发现他的改变;然而听力过人的旋律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异常,在狂乱的心跳声中朝他投出担忧的目光。

“那么,我先告辞了。旋律,小姐就拜托你了。”酷拉皮卡强装镇定地说出这些话,便匆匆离去。

刚才莫名的心悸令他产生了糟糕的预感。

他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理出了几份材料,又急促地赶往情报小组。

“凛仙,”他将手中的材料放到凛仙桌上,吩咐道,“你帮我调查这几个人最近的动向。”

凛仙快速浏览了一遍材料首页提供的名单,然后起身朝酷拉皮卡点头致意,“好的,boss。”近一年来共事的默契让他无需多问,就知道酷拉皮卡想要哪些信息。

酷拉皮卡继续安排道:“接下来两周我要出任务,情报小组就暂且交由你负责。如果boss来询问我的去处,告诉他我去了西南面,执行韦伯家族相关的任务。”

拍卖会后不久,就曝出了十老头的死讯。整个黑道面临重新洗牌,各方势力割据,在一轮轮的联合、歼灭与吞并之后,新的格局逐渐成形。韦伯家族是这场战争中的后起之秀,与诺斯拉帮所属的力兹家族在位置上正好形成出口海外和深入内陆的对应优势,如果两家联手,旗下黑白两道的贸易增幅将十分可观。莱特·诺斯拉本人也对合作十分看好,如果能促成两家的联合,他的地位将不止于目前的帮派帮主,升入直系帮会指日可待。然而对方家族究竟有多少诚意还不得而知,自己家族里其他帮派的人是否已有动作也无迹可寻,因此酷拉皮卡作为情报小组组长先行调查,不算是逾矩。

这样一份借口听上去合情合理,连凛仙都信以为真。事实上,酷拉皮卡也确实有顺道造访韦伯家族的打算——只不过,这拜访花不了他两周的时间。


P.S.其实我对黑手党的组织构架完全不了解……但是根据原著,阴兽蚯蚓出现的时候,询问了达佐孽一行的身份,当时达佐孽回答说“力兹家族,诺斯拉先生的保镖”;后面善治(就是那个胖胖的矮个子,被酷拉皮卡打了的)嘲讽诺斯拉的时候也有强调自己可是十老头的直系帮主。可见直系帮派是优于普通帮派的,而且诺斯拉的势力并不大,只是女儿比较出名:)。但是十老头死后,肯定会有重组,诺斯拉这么有野心的人当然一心想着往上爬。失去了女儿的占卜能力,却又获得了酷拉皮卡的助力,这个男人最后应该不至于衰败,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扶摇直上了。

关于库洛洛盗取除念师能力后念兽是否存在,这里采用了不消失的设定,嗯,因为我是团长迷妹……XD其实是芬克斯在遇到奇犽小杰的时候说过,人死了,念不见得就会消失,有时会更强。因此可以推出,人死后,施放的念能力可能会:1.消失;2.不变;3.增强。酷拉皮卡的就是增强型,除念师的我认为比较可能是不变的。首先,原著设定里就说了念兽只有在满足念能力解除条件,或者念能力使用者(这里的“念能力使用者”我理解为施念的人而非施放念兽的人,否则直接说“除念师”就可以了)死去后,才会消失。其次,如果除念师死了念兽会消失,就要牵扯出许多设定上的问题……比如,在G·I篇中,假如除念师给第三人A除了炸弹魔的念,炸弹魔引爆炸弹之后,只有除念师和A没被炸死,然后除念师因为别的原因死了,念兽也消失了,那么A身上的炸弹就回来了,它是爆炸,还是不爆炸呢?此外,亚本加纳的能力是利用森林的生命力和自己的具现化能力召唤念兽,念兽又是对应于所除念能力施念者的,也就是说,念兽的存在和亚本加纳的具现化能力、森林的精灵之力以及所除的念能力有关,其中亚本加纳的具现化能力反而不是关键性的。废话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明,本文中亚本加纳就是死了,念兽也不会消失,更不用说只是被团长盗个念了=w=

不过对于除念这一段,我还有许多的疑问,这些问题我就不一一罗列了,反正可以归纳为6个,每个问题以是否来回答,能够引导出两条不同的剧情走向,因此共有2的6次方,64种可能的组合。我大概会选几种喜欢的设定用在不同的文中吧=w=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