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毕业的事情快把我逼疯,于是甩出了这俩破烂烂的残疾人三轮车。师生梗,没有前言后语,只是想开车结果还是没开起来…之后应该会有一篇有内容的肉,但是是龟速在写_(:з」∠)_


“新来的老师真是帅啊…”
“才28岁就已经是副教授了!”
“是吗!那岂不是硕士生导师了!”
是吗?酷拉皮卡难得地坐在教室后排,对其他人窃声的讨论嗤之以鼻。
要是他们知道库洛洛晚上那幅样子多么完美地诠释了“衣冠禽兽”四个字,估计会恨不得把现下的夸赞都碾碎了塞回肚子里。
金发少年揉揉自己的后腰,唉,他其实才是班里是第一个看走眼的人呀……

时间倒回前一天傍晚。路上堵得要命,库洛洛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搭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回过头冲金发少年笑道:“酷拉皮卡,明天开始,我就是你的老师了。”
“什么意思?”酷拉皮卡警惕地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调去了你们学校,你们系,你们班。”
“哦,那我还真是同情我们班的同学。”
“同情?你确定不是嫉妒吗?”男人的声音染上了笑意,“说实话,想到明天开始你就得喊我'鲁西鲁老师',我就非常期待这次的任职。”
我可不会喊你老师。酷拉皮卡在心里抗议道。男人从来没教他点好的,只顾着把他带坏。
比如这一天的晚上,男人穿得西装革履,偏偏没有系领带,领口的扣子还散开了两颗,他近在咫尺的气息笼罩着少年,然后少年被猝不及防地喷了一脸的烟。呛人的烟草味令他眼角咳出了泪,男人笑起来,拉过他一把吻了上去。
酷拉皮卡讨厌香烟的味道。
但这一刻唇齿间纠缠的烟味,又让他觉得不那么讨厌。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