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三章

第二章

第四章

文前话:没错我居然还在写这篇!wwwww

我的文笔和画工一样脆弱不堪,有时候自己回顾都觉得太空洞浅薄了,没有根基——脑洞丁点大,还非要写文章;但不管,爱他们就要为他们产粮XDDD

之前有提到过,这篇文的大纲是在复刊前就拟订好的,大概也就春节那会,几乎把五大灾难都脑了一遍用在了里面,然而现在复刊之后打我脸,我只好把后面的部分都去掉了,边写边根据连载改变走向吧=w=反正可以剧透的是,这篇文虽然努力在走原著向,但它不会虐,只会HE,请不要有什么期待了XDDD

顺便一说,团酷的萌友们可以加我们的团酷群(479901597)!各种福利等着你哟=͟͟͞͞(๑•̀ㅁ•́ฅ✧ 

以下正文:

3.

海风微凉,带着淡淡的咸味,吹散了点缀夜空的星光。不时有船只驶入港口,有序而静谧。与海港的安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佩尔拉城内的喧嚣。根据凛仙提供的信息,韦伯家族将在今晚举行盛大的假面舞会,各类名流都被邀请到场。酷拉皮卡知道,这是明面上的聚会,暗地里的拉拢与交易。面具令人更好地隐藏自己,也更彻底地暴露欲望。他为自己准备了新的身份,毕竟诺斯拉帮的二把手在黑手党内也是小有名气,尽管很少露面,受雇的猎人仍能通过猎人网站获取他的信息。想要避免打草惊蛇,就必须化装成不被认出的样子,而最好的方式,就是男扮女装。

豪车接二连三地驶入庭院,宾客们带着精致的面具下车,款款步入韦氏的宅邸。富丽堂皇的宅邸内飘出悠扬的乐声,撩动着交错的人影和斑斓的光线,将一副副面具映衬得光怪陆离。酷拉皮卡戴着金色长卷发,身着水色晚礼服,透过面具冷静地审视着眼前一切。他穿过人群,走入宅邸,里面的一切更为奢华,却又似乎掩埋着难以言说的吊诡。

舞池中央的人们已经随着音乐翩跹起舞,酷拉皮卡从服务生递来的托盘上取了一杯香槟,状似随意地沿着舞池走动。他能感觉到这栋宅邸中潜伏着不少高手,宴会主人以利亚·韦伯显然明白这样的晚会存在危险,事先安排了保镖混迹在人群中。宾客多而杂,仅从身形判断身份根本不可能,以利亚身边一定有能够准确找到目标甚至将目标转移到身边的念能力者。

酷拉皮卡开始往会场边缘移动,同时寻找合适的时机来使用追魂之链。他巡视的目光扫过会场,而后定格在了宾客休息区的方向——一名黑发男子正靠坐在欧式座椅上,低头专注地阅读一本酷拉皮卡从未见过的书;男人的腿上坐着一个一头金发的孩子,应该和小杰奇犽差不多年纪,也身着西装头戴面具,安静地搂着男人的脖颈和男人一起看书。

静寂的画面与喧闹的会场格格不入,很难不让人注意到。

像是感受到了少年疑虑的视线,黑发男子忽然抬起头,回望酷拉皮卡。他苍白的脸上戴着漆黑的假面,挡住了眼睛却凸现了面容的立体。酷拉皮卡看到男人弯起唇角,朝自己露出了礼节性的微笑。黑白分明的神秘与秾艳让往来的宾客不由猜测,那面具下究竟是怎样一副英俊的面容。

少年不自在地别开目光,捋了捋耳侧的金发,企图掩盖前一刻盯着对方的失态。在观察会场的过程中看见可疑人物并产生注意很正常,但是被对方发现就是另一回事了。好在这一过程在外人眼里就像是少女心意被撞破的羞怯,男人甚至放下书,端起一旁桌上的笛形杯向他致意。

“美丽的小姐,可否与你共饮一杯呢?”

喧闹的会场中,这道声音却是如此有力地直抵酷拉皮卡。

眼前的男人是个厉害的角色,酷拉皮卡能够感觉到。要拒绝吗?自己正装扮成女性,还戴着面具,哪怕对方真的知晓酷拉皮卡,也根本认不出自己。但既然已经被注意到,就难保接下来的行动不会被对方察觉。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只会平添麻烦,酷拉皮卡决定先按兵不动。他调整了自己的声音,扯开嘴角微笑回应道:“我的荣幸。”

多亏与妮翁的长期相处,眼下刻意而为的一言一行还真是颇具小姐风范。酷拉皮卡深吸了一口气,坐到男人的邻座。两人举杯相碰,气泡酒纯粹的色泽在舞池的灯光下璀璨炫目,温婉地透着纸醉金迷的醇香。他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目光悄然掠过男人。对方被酒润湿的薄唇和上下翻动的喉结都在这片靡靡之音中流露出无法言说的性感,酷拉皮卡却没有多做停留,他的关注点始终集中在那个孩子身上——男人喝酒的时候那孩子也紧紧搂着他,就像一个孤僻的孩子对自己父亲的依赖。

或许是沉默的氛围让男人误解了什么,他轻拍着腿上的孩子,朝酷拉皮卡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很抱歉他是个自闭症患儿,目前还不会跟人打招呼。”

“我对此感到万分遗憾。”酷拉皮卡向男人腿上的孩子露出了试探性的微笑。孩子顺势抬起头,更加抱紧了男人。他的嘴角紧紧抿着,像是在警惕酷拉皮卡。

“我总是带他去各种各样的社交场合,希望能改善他的症状。”男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仿佛无法为外人道的隐秘辛酸终于在这场伪装身份的晚会上找到了倾诉的出口。或许是因为面具遮挡了他本来的面目,又或许是刚刚那杯香槟舒缓了他的神经,原本包裹着他的疏离感与神秘感渐渐褪去,变得柔软亲和起来。“但是没用,他只爱看书。”

确实,发现这两人的时候,他们就在看书。酷拉皮卡接着想到自己的童年,如果没有书籍相伴,仇恨之下丛生的孤独与软弱或许会肆虐得更加嚣张。他甚至来不及遮掩,心里的话就脱口而出:“书籍虽然不热情,却是非常忠实的朋友。”

男人似乎对这一说法感觉新鲜,于是追问道:“书籍吐露的未必就是真相,如何能认定是‘忠实的朋友’?”

“就像人有时候会交到一意孤行的朋友,真正的书籍应当有信念,哪怕相信与坚持的与‘真相’有所偏离,阅读的时候也不过是与之辩论。”何况酷拉皮卡开始认识外界的时候,所接触的书籍都是诚挚的。他的目光,他的信念,他的仇恨,都那么纯粹,从未动摇。以至于后来,诡辩的书籍化身为古蛇也诱惑不了他。

“所以比起固执己见,你更看不上虚伪的人云亦云。”男人总结道。他轻抚怀里孩子柔顺的金发,继续了当前的话题,顺道推荐了自己喜爱的书。

一直以来,酷拉皮卡就像个孤独的行者,现实世界里幸运地遇见小杰一行人,书中的世界却仍旧只能掩藏着心事漂泊。失去派罗后,他不曾与人谈论书籍。然而这个晚上,在堆砌满室虚假的舞会,迎面怀抱里的一抹金黄,困惑和微妙的喜悦充盈了他的心底。太久远了,他居然从中获得了瞬息的宁静,只言片语都能揉进戏谑而萍水相逢的笑。如果不是酷拉皮卡清醒地记得自己来此处的目的与任务,他会愿意与对方多聊一会。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新大陆纪行》这本书?”

正准备找托辞离开的酷拉皮卡愣了一下,他对这名字有股难言的熟悉感,就好像对着满布岁月尘埃的书皮,隐约能看出标题行灰蒙蒙的轮廓。但是当他闭上眼用力回想,这行标题却模糊成了大概的形态,拼不出字句。

酷拉皮卡无奈地睁开眼,准备给出否定回答,会场的灯光却在这一刻同时熄灭。黑暗带来了一瞬的寂静,紧接着,宾客被踩踏发出的痛呼与咒骂,餐盘与酒杯落地产生的清响与悲鸣,还有保镖们寻找各自主人时纷然而至的脚步声与交流声开始在整个会场中此起彼伏。

在场名流陷入了躁动不安当中,纷纷含沙射影地埋怨舞会主人考虑不周,自信这样的失误绝不会出现在自己举办的活动上。

直到一阵尖锐的叫喊响彻宅邸,又戛然而止,人们才真正开始恐慌。

酷拉皮卡在熄灯的瞬间就进入了警备状态,红眼睛提升了身体机能,让他比旁人看得更加清楚。追魂之链飘到空中,飞快定位了以利亚所在的方向——舞会主人果然在楼上,现在是趁乱找到对方的绝佳时机。

一片混乱中旁人已然自顾不暇,酷拉皮卡迅速从座位中起身——进门时他就锁定了楼梯的位置——却有一只手比他更快地按在了肩膀上。

一瞬间,汹涌的寒意淹没了他。

“不要乱跑,会有危险。”耳边响起了男人低沉的声音,被黑暗浸润得潮湿而缠绵,融进酷拉皮卡冻结着的血液。

曾经也有那么一次经历,在酒店大堂中,他趁黑抓住了今生最大的敌人。锁链绑缚着对方,他贴着缀有蓝宝石的耳,命令道:“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跟我走。”

眼下的情况就像是那时候的倒置,酷拉皮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察出了若有似无的熟悉感,他不受控制地联想到那个穷凶极恶的盗贼头目。可男人的额间没有刺青,那片光洁的皮肤完全看不出任何遮掩的痕迹;而且……凶恶的盗贼会这样温和地怀抱一个孩子吗?

酷拉皮卡冷冷甩开了男人按在肩头的手。

“看好孩子。”他只留下这么句话。

一上二楼,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酷拉皮卡面如止水,在追魂之链的指引下来到走廊尽头。

那里的房门紧闭着,仿佛有黑暗的气息萦绕。酷拉皮卡十分冷静地止步于门口,再度确认了锁链的指向。

不是这间房……锁链指的是房门边的墙壁,一定有什么机关。

楼道里一片昏暗,令找机关难上加难。酷拉皮卡敲了敲一侧的墙壁,听出里面是中空的。他还来不及有进一步的动作,就感到后背一凉。锁链手急忙向后甩出两条链子,拦下了破空而来的暗器。

武器落在地上的发出清响,这么近的距离下,酷拉皮卡才看清那是一排钉子。来人隐埋在一片黑暗中,不给酷拉皮卡任何思考的机会,就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击。

锁链手吃力地应付着,很快就落了下风。他意识到,对面的人比自己更适应黑暗,在不透光的走道中,夜视能力强的一方明显占据着优势。

与此同时,在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里,一道身影正翻箱倒柜。房间内没有灯火,只有巨大的落地窗透进月光,照出一片花纹繁复的地毯。一只鞋踏上花纹中心,正好落在螺旋纹路的断面上,仿佛踏着破碎的眼睛。

“你是在找这个吗,以利沙·韦伯先生?”

被称作以利沙的一方仿佛受了莫大的惊吓,从橱柜旁一跃而起。房门完好地关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就像凭空出现在房里一样。

以利沙警惕地盯着来人:那人站在月光中,苍白的脸被黑色面具覆盖,看不出容貌。他的左手抱着一个孩子,右手拿着……

以利沙的眼神瞬间改变,男人右手拿着的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地图。

“你是谁?”以利沙强装镇定,他必须摸清来人究竟是哪一方的。

面具下的男人笑了起来,如同月色里优雅的吸血鬼。

“一位访客而已。”听他的语气,会产生此刻仍身处酒会的错觉——这个男人明明两手都被占据,却浑身充满了从容典雅之感。他像在品鉴红酒一样娓娓道来:“让我猜测一下,断电其实不是潜入宅邸的杀手干的,而是你干的。”


P.S.文中“书籍虽然不热情,却是非常忠实的朋友”这句是雨果名言的变体,后面酷拉皮卡的狡辩听起来更像是库洛洛会用的说辞(其实他俩有些方面真的蛮像的哈哈哈哈),但库洛洛是不会把书比作朋友的啦我觉得wwwww

最后吐槽一下自己起的名字:可乔克=cold joke,克劳斯=cross(十字架),佩尔拉≌pearl(海港的明珠嘛啊哈哈),韦伯=web(寓意蛛网),哥哥以利亚=Elijah(希伯来先知名),弟弟以利沙=Elisha(希伯来先知名)。圣经里面这两人是师徒,以利亚乘旋风升天的时候,以利沙看见他那件外衣掉下来,就把自己的衣服撕成两片,穿上以利亚的外衣,后来继承了先知的职务。嗯,这里真的没什么捏他,过分解读怕被教徒打,所以就只单纯映射一下这个继承关系(虽然最后都没有继承成功)。

评论(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