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六章

第五章

第七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6/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六章 稳妥的表演 A Safe Play

声明:HxH不属于我。

试阅:无。(我超级需要来一个人试阅,有人自告奋勇吗?)

XXXXXXXXXXXXXXXXXXXX

他又开始觉得不舒服。是发烧了吗?头重脚轻,身体也感觉奇怪。他稍微挪了挪身子,找到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当肌肤摩擦在皮质表面上时,他还觉得很奇怪。然后他才渐渐回想起来。

他骤然清醒,发现自己赤裸着。

酷拉皮卡从自己睡着的沙发上坐起身,厚重的毯子滑落倒膝盖。外面阳光灿烂,他疑惑着到底几点了,然后才反应过来。

“该死。”酷拉皮卡诅咒道,手滑过额前,抓紧了那颗感觉恶心想吐的脑袋。好吧。他喝了酒,还和那个混蛋做了,然后他打了个盹。

行,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盹了。

他环顾四周寻找着自己的衣服,衬衫和裤子被整齐地叠好放在沙发附近的桌子上,边上是一只盒子。如他所料,库洛洛·鲁西鲁并不在场。

窟卢塔少年赶紧取了衣服穿上。接着,他打开了盒子,尽管他早已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当盒子里露出另一双族人明亮的火红眼时,他舒了一口气。在用凝确认了眼睛的真伪后,他又重重舒了一口气。是真的。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把圆柱形容器放回盒子的时候注意到盒底有一张便签。

便签旁是一把写有公寓塔名称的钥匙。

“你说过不用叫醒你的。”

“混蛋。”酷拉皮卡唾弃道,把嘲讽的便签在手里揉成一团。库洛洛得到想要的之后,就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了,就跟他们的第一晚一样。对啊,“这就是你能给我什么,以及我能给你什么”,男人的话回响在脑海中。那个人根本不关心自己会不会发烧致死或者发生其他什么事,他们之间如果真有什么发生,也就是一场交易。那之后,谁都不会再想对方,也不会在乎接下来发生什么。

等下,他这该死的第一反应想的是些什么?难道他还期待从男人那里得到别的什么,比如醒来的时候对方仍在身边?

不,当然不。这场惨败不过是库洛洛发起的残酷游戏,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掺杂其间。男人从他这里得到了想要的,窟卢塔少年亦然,这就是这场交易的一切了。

好吧,浮躁的多愁善感已经够了。还有很多事要做,他必须尽快回迪米特瑞的宅邸。

他走出公寓塔,抓着那只盛有眼睛的盒子,心里感到莫名满足,同时思忖着什么时候能得到下一双眼睛。

XXXXXXXXXXXXXXXXXXXX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请允许我再次感谢你们的到来,希望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一阵掌声紧随着拉瑞克斯·迪米特瑞男爵的简短讲话响起。就在两个半礼拜之前,他最得力的新保镖之一获得了两双额外的窟卢塔族眼球。现在总共有四对窟卢塔火红眼,连同其新获得的其他古董,供他在大厦举办的年度庆典上骄傲地展出。宾客众多,当中不乏活跃的黑手党,或是有社会地位的人。这是男人今年举办的第二场聚会了,他因此殚精竭虑地想要获得更多商品。

“谢谢你们,谢谢!”当一群女士夸赞他的藏画时,迪米特瑞谦逊地对着女人们鞠了躬。

“是的,画确实很漂亮,但完全无法和你们今夜的美丽相媲美,女士们。”

从男人那儿收获的轻浮赞美令被提及的女士们轻笑起来。这些女士多半是这个时代最为显要、新潮又具有影响力的人物的妻子。她们穿着定制礼服,搭配名牌高跟鞋,举着雪利酒,娇羞地谈笑往来。你看不出这个是否因为礼服或鞋子感觉不适,也看不出那个是否正遭受病痛,或家庭问题,或财政危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真正的自己隐藏在镶钻的项链和雅致的西装领结之后,每一个人都表现出最高贵而彬彬有礼的一面,享受着温和的酒精,欣赏着遍布豪华宅邸的古董。

在这些珍贵文物之中,窟卢塔族的火红眼是迪米特瑞最主要的藏品。四双绯红的眼睛被摆放在大厦雄伟壮观的阶梯旁,器官漂浮于固定着的圆柱容器中,被宾客们包围观赏。

离搁置容器的桌子不远之处,有一位燃烧着愤怒的、活生生的窟卢塔。他隐藏在正装西服下,默然凝立,目光持续扫视着大厅。

族人的眼球吸引了虚伪又贪婪的人群,酷拉皮卡却别无选择,只能握紧拳头,直到指节发白。他竭力将注意放在工作上,在看守窟卢塔眼球的同时寻找着四周的异动,尽管他的内心怒火中烧,将眼睛一把夺走的强烈冲动正有力地冲刷着每一根神经。

“酷拉皮卡。”一道熟悉的嗓音呼喊道。

酷拉皮卡看向一侧,旋律穿着常服向他走来。

“旋律。”酷拉皮卡轻柔地回应。

“酷拉皮卡……你的心跳又……”旋律几乎是轻声细语地说道。

“……我对此很抱歉,旋律。这一次我真的没法控制自己的愤怒。”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更担心的是你,你的心跳这几周一直不稳定,今晚变得更糟糕了。我建议你现在休息一下。为了这场宴会的顺利举行,你已经付出够多了,我想迪米特瑞先生肯定会让你去的。我来接手这里,好吗?”

酷拉皮卡微笑起来,“谢谢,旋律。不过不用为我担心,我能把握好度。另外,眼睛正在展览,你知道只要它们在保险柜外,我就没法休息。真的,我没事。宴会一结束我就去休息,我向你保证。”

旋律笑了回去,“好,说得好像我能阻止你一样。”

酷拉皮卡笑了,“谢谢你的关心,旋律。”

“真的不要客气。对了,迪米特瑞先生在找你呢,他想把你介绍给几位访客。他们在外面呢,我先替你一会儿吧。”

“我知道了,抱歉,麻烦你了。我完事后马上回来。”

旋律注视着酷拉皮卡退向宅邸那扇巨大的门。音乐猎人接替了窟卢塔少年的位置,却仍凝望着离去的伙伴,心中担忧又难过。

XXXXXXXXXXXXXXXXXXXX

“晚上好,先生。抱歉让你久等了。”

酷拉皮卡向站在宅邸入口处的五位西装革履的男士鞠了个躬,其中有他的老板,拉瑞克斯·迪米特瑞。

“没关系,我就是想把你介绍给同为黑手党的一位头领。对了,梅尼安德罗先生,”迪米特瑞说着,示意一位正在抽烟的黑发灰眸的男人,“这是酷拉皮卡。他就是帮助我得到窟卢塔族眼球和其他一些珍贵画作的人。这个少年非比寻常,是个厉害的念能力者。他的前任雇主是莱特·诺斯拉。”

金发少年审视着那个叫梅尼安德罗的男人,然后用一道浅浅的鞠躬向对方表示欢迎。

“莱特·诺斯拉,嗯?”梅尼安德罗用深沉的嗓音说道,“我听说他遭受损失,但是重新夺回了一部分财产。看起来这个老男人总算学会自己挪屁股了。”男人以嗤笑结尾。

“是啊,这男孩帮了他许多。”迪米特瑞补充道。

梅尼安德罗嗤笑后的唇角留有一抹浅笑,他用眼神示意身旁的人,那些人明显是他的保镖。被示意的西装男点了一下头,然后将手伸进外套的隐秘口袋中拿了什么东西。他掏出一包名贵品牌的烟,烟盒的盖子微微开着,男人用手指一点,两根香烟就轻巧地从开口中滑出。

酷拉皮卡盯着递给自己的香烟看了一会儿,仿佛在权衡一项决定。下一刻,他的手伸向其中一根并把它从盒子里抽了出来。

保镖将盒子放回外套,又从同一个隐藏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只银色打火机。他正要替金发少年打开打火机,酷拉皮卡就将香烟放入自己苍白的唇间,朝他打开了手掌。男人把打火机递给男孩,酷拉皮卡亲自把轻含在嘴里的香烟点燃了。

“听起来你对这孩子很有信心,迪米特瑞。照你的说法,他真的很有勇气。”灰眼睛的黑手党头领从深色的嘴唇中吐出一口烟,开口说道,“现在,他真的有足够的实力胜任一份职位吗?你真的觉得这只菜鸟能成为一名黑手党的领队?”

酷拉皮卡的眼睛随着梅尼安德罗一字一句的落下而睁大了些许,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惊讶,任烟雾从轻启的唇间缭绕而出。他飞快地瞥了一眼迪米特瑞,马上就理解了老板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什么。他将空闲的那只手插入口袋,又用另一只手将烟灰抖落一旁。

“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冒险,不过我信任酷拉皮卡,我能把性命都交付给他。相信我,这个年轻人无所畏惧。我曾用过最强壮的人,他们体格强健,但都不及他聪明强大。试着用他,你不会有任何损失。”迪米特瑞试着说服同样是黑手党头目的男人。

“打扰一下,先生们。我非常抱歉。”酷拉皮卡装出惊讶而困惑的面容,实际上,他完全明白正在发生什么——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事,“请原谅,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迪米特瑞先生。”

“哦,我还没有跟你说过吗?我向理事会举荐你成为我之下的领队。我确实认为你能胜任,所以……”

“先生,我真的很抱歉,我完全不记得,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你不知道?”梅尼安德罗突然插话进来,“你的意思是,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举荐了?”

“我最近都在友客鑫出入,为我的老板搜集古董。这两天实在太忙了,因此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我……”酷拉皮卡不得不为自己的老板撒谎,“……我曾和迪米特瑞先生提过一次,不过我不知道自己被举荐了。”

“好吧,小鬼。”梅尼安德罗吸了口烟,“你们老板认可你来做理事会的二把手。前一任被盗贼蜘蛛团伙的成员给杀了,我们正在找最强的人,而迪米特瑞对你充满信心。”

酷拉皮卡又装出一道小小的奉承的微笑。“我感到十分荣幸,先生。听起来真的棒极了,但是……我不认为自己能胜任这个岗位。抱歉,迪米特瑞先生。”他注视着自己的老板,“我还太年轻,没法担当这样的要职。我相信会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而且,迪米特瑞先生这儿还需要我。我也想在进入团体前再多多学习一下。我非常想接受这份提议,不过请容我再考虑一下。”

在和幻影旅团头颈纠缠不清后,又跟黑手党牵扯得更深,听上去不错——不过也更加危险。窟卢塔少年想先让一切慢慢来。

“太谦虚的话会让一生一次的机会溜走。你为什么不接受提议,抬起屁股坐到更高的位置去?”梅尼安德罗带着一副得意的神情评价道。

“因为我还不够强,先生。”酷拉皮卡轻松地反驳道,“我不想跟我的老板妥协,我想向你证明,一旦我接受这份提议,我将是绰有余裕的。是的,我还年轻,也缺乏经验。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这也是为什么我那么努力地工作。我不想就为了自吹自擂而提升自己的地位:等我的屁股能坐上那个位置的时候,我的地位自然就提升了。”

面对男孩的担心,梅尼安德罗的反应只有吃惊。酷拉皮卡没想弄到这个程度,不过无所谓了。

灰眼睛的男人突然点点头。“现在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了,迪米特瑞。”

被喊到的男人仅仅笑了笑,“当然,你以为我会随便选个废物?”

“非常好。”梅尼安德罗吐出最后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扔到了地上,“让我瞧瞧你有什么本事,小子。”他重重踏上烟头,又碾了碾,熄灭了那细小的火星。他的嘴角挂着诡秘的笑,开始朝宅邸的方向缓缓走去。

“变得更强,我会监督你的。一旦你证明自己超越了我的期待,我就会赠予你超过你的价值的礼物。”梅尼安德罗瞥了酷拉皮卡最后一眼,继续带着保镖朝宅邸走去。

酷拉皮卡轻轻鞠了个躬,迪米特瑞看着他。

“抱歉要让你这样子迁就。委员会在一次会议上宣布要找一个二把手的时候,我立马想到了你。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没事的,先生。事实上,我感觉很荣幸,我不否认这提议非常诱人。但就像我说的那样,我想变得更强。一旦我准备好了,我会主动申请那份工作的。只希望到时候你愿意让我走。”酷拉皮卡冲着他的老板微微一笑。

“我可以跟你保证。”迪米特瑞回以微笑,并开始朝自己家闲庭漫步。

窟卢塔少年正准备跟上他,手机却响了起来。屏幕上亮起库洛洛的名字,他恼怒地眯起了眼,对信息的发送者和内容都蔓延出恐惧。

“过去几个礼拜了,你不想我吗?”

“切。”酷拉皮卡对肉麻恶心的短信嗤之以鼻。男人让他极度地心烦意乱。

但是另一方面,他确实很久没见到男人了。突然,他想起宅邸内成为展品的珍贵眼睛是在展示他们“主人”的富有,这件事每次都能激起他胸中的怒火。

窟卢塔族的眼睛是摄人心魄的生命杰作——不是巨大房屋内的某种装饰。

每从库洛洛那儿得到一双,就能够减低他老板将脏手落在另一双上的可能。他已经占得先机,这次必须将一切演奏得天衣无缝。

酷拉皮卡平淡地目送着老板退回舞池的背影,骤然意识到自己还拿着烟,其中一半已经化作烟灰。他用手指轻点香烟,抖落烟灰,再放回嘴里狠狠吸了最后一口,就把烟扔在地上。然后他慢悠悠踩上烟头,缓缓从嘴里吐出一口烟。

是啊,一切正变得越来越激烈。

XXXXXXXXXXXXXXXXXXXX

注:很久很久以前我第一次梦到酷拉皮卡在一个面无表情的西装男子面前抽烟。我不记得梦的全部,只记得自己醒来后怎么哭的。讲真,那是我做过的最可怕的噩梦之一,仅次于我骑在一头长劲鹿头上的梦。

似乎很蠢的样子(译者:这句是菲律宾语,我又开始自由发挥了),哈哈哈。下一章:我还用说吗!?好吧……别忘了留言!!


译者:作者将这一章起名为A Safe Play,是在比喻酷拉皮卡所做所为就像一场演奏,力求精准无误,又得充满表演。文中写到“这次必须将一切演奏得天衣无缝(He must play everything safe this time)”,呼应了标题;最后一句“一切正变得越来越激烈(everything was getting hardcore)”,用节奏激烈、速度极快的硬核音乐(hardcore)来比喻事态发展,并且点题,简直好妙啊~

怕自己没有翻译出这个点,特此说明一下^^

评论(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