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八章

第七章

第九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8/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这一章里酷拉皮卡具现化出了锁链,然而在第二章中库洛洛是用带念的锁链禁锢了酷拉皮卡并强迫了他的,文中甚至出现“自己的武器居然被用来阻止自己防身”这样的描述。第三章出现酷拉皮卡用念力将纸团燃尽的画面,我当时认为作者的设定是偷走能力不代表偷走使用念的基础,现在我认为,应该不是库洛洛用完就还给酷拉皮卡能力,因为这种情况下酷拉皮卡会有更惊讶的反应,以作者的叙事手段也应该会有详细的说明。比较可能的是(1)库洛洛用的锁链是真实的锁链,并不是酷拉皮卡那一条,上面灌输的念才是他的念能力,那句“自己的武器居然被用来阻止自己防身”只是形容两人用的东西相同;(2)作者忘记这个设定了……无论是不是bug,对这部作品来说都是瑕不掩瑜的。我先发为敬,到时候再跟作者确认一下😂。


第八章 恶劣的混蛋 An Abominable Bastard

声明:HXH不属于我。

试阅:无

XXXXXXXXXXXXXXXXXXXX

“啊,又要不合理地挥霍我的钱财了。”迪米特瑞刚刚打开的信封好像带来了一个大麻烦,他双目紧闭,恼火地叹了口气,重重靠在他那张舒适的扶手椅里。

酷拉皮卡和蜘蛛头目所谓的“交易”过去一个礼拜之后,在某个美好夜晚,他站到了迪米特瑞昏暗书房的书桌前。他刚递给自己的老板一封信,看样子是一封宴会邀请。然而他并没想到会见到迪米特瑞皱着眉继续扫视那封信的内容。窟卢塔少年对男人的反应疑惑了一秒钟,片刻之后就轻易想通了一切。

“梅尼安德罗给我寄这么一封华丽的邀请信,是在投入什么事情。”

“先生,你的意思是?”

“收到这种邮轮旅行的邀请信,”迪米特瑞把写着漂亮草体的绯红色旧羊皮纸翻过来,给酷拉皮卡看上面的内容,“无异于从一群破坏性极强的殖民者那儿得到了效忠条约。仔细看这个章印。”迪米特瑞说道,信的底部盖了一个看上去很真实的章,信封上也是。酷拉皮卡都不用去思考它的可靠性:仅一眼他就立刻认出了那个特定的家徽。

“黑手党家族的章。”

“是真的,来自本世纪最富有的黑手党家族。我打赌这封信有某种识别装置或类似的东西:也就是说,只有它指定的人才能打开信封。你能感到它周围存在着念,不是吗?”

“是的,有念,先生。微弱的念。”

“我都没法想象梅尼安德罗是怎么搞到这种信的,更别说还多了一份给我。”

“可能是,通过熟人。”

“是啊,毫无疑问。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和他搅和在一起,要是我能忍住的话。”

“先生,你没法拒绝这份邀请?”

“是的,不止一个原因。”迪米特瑞难以置信地又叹了口气,“一方面:你不可能每天都接触到这种信。我大概得花几百万戒尼,但我能有机会获得投资人并加强人际关系,这是值得一试的。其次,梅尼安德罗是你不会想和他搞在一起的类型。拒绝这份提议,就是在向这世上最疯狂的杀手们彻底宣战。那个小杂种比他表现出来的要猖狂可怕得多。真的,有他做同僚虽然不有趣,但是很有利。因此我别无选择,只能参加。我希望你和光彦跟我一起去。乘船游览会持续一整周,会有拍卖会和赌场之夜。我只希望拍卖到一些窟卢塔族眼球,那这场旅行就值了。把计划告诉光彦,然后吩咐旋律在我们离开的时候看守宅邸。做好准备,我希望这周尽快结束。”迪米特瑞总结道,将信折好放回了信封。酷拉皮卡短促地点了点头,又微微低下头。他告退离开了书房,脑海里是持续的轰鸣。

不管怎么说,他也感到这场意外之行有什么不对劲。

XXXXXXXXXXXXXXXXXXXX

长达一周的豪华五星邮轮旅行的第一晚,在轮船举办的热烈的迎宾晚会中和平度过了。一如所料,显要们全都聚集在巨大的餐厅中,一块饮酒,交谈着或许有些无聊的商务事宜。好吧,酷拉皮卡都不怎么记得自己上一次和这些高层人士一起参加聚会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一个月前,在友客鑫市。是的,可能就是在那儿。他不止遇到了本世纪最富裕的人群,他甚至见到了极富盛名的杀手,更别提他密友的父亲和祖父:席巴和杰诺·揍敌客。

最重要的是,他在那儿遇到了这世上最最混蛋的人。酷拉皮卡不得不摇头将这些思绪驱赶出去,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库洛洛·鲁西鲁。这念头从他心底的地狱爬了出来,他回想起那张苍白的脸,甚至还有那温热柔软的双唇的感觉。

“小鬼,”一声低喊在身后响起,将酷拉皮卡从沉思中拉回现实。说话者的声音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地熟悉。

“梅尼安德罗先生。”酷拉皮卡认出了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并短促地鞠了个躬以示尊敬。

“我知道你们收到了邀请信,我多少以为迪米特瑞不会参加呢。说到这个,你最亲爱的老板去哪儿了?”

“迪米特瑞先生正和其他客人在交谈,先生。”酷拉皮卡简短地回复道。

“原来如此。”这么说着,梅尼安德罗满不在乎地离开了,走向餐厅深处和其他客人周旋起来。

酷拉皮卡剩下独自一人,短暂地舒了一口气。他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也无法将这种感觉从脑海中驱除,可他上船之后就感到有些焦躁不安。他发现邮轮总共持续七天,而他把信交给迪米特瑞那晚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所以,理论上来说,他有两个多礼拜不会见到库洛洛.鲁西鲁,真是个好消息。但令他恼怒的是男人持续的沉默,都已经一个礼拜过去了。

并不是他极度期待,或是想要库洛洛邀请他过去,而是他们上一次睡的时候的直接见闻和经验令他认为那个男人没有性交流就没法度日。尽管他可能夸大了事实。或者他有点夸张但事实确实如此。

不过他认识到自己脑中已经没有时间和空间来想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他应该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因此他把这件事放到一边,然后环顾四周寻找迪米特瑞。忽然,就在极短的一瞬间,他感到身后有一股强大又熟悉的念。酷拉皮卡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突然大幅改变了方向,甚至无意识地具现化出了他的锁链。链条发出啷当的声响,一些他能分辨出是念能力者的人警惕地看向他。意识到自己引起的注意,金发少年骤然解除了锁链,并让自己镇定下来,尽管他的眼睛来回扫视着,试图追踪这份念能力的来源。

当然,他能感觉到周围一些人强大的念,但他刚刚感到的那股念已经找不到了。它不仅仅是强大,而是强得可怕,既倍感熟悉,又截然不同。就好像那股念是直接冲着他发射的。知道找出到念能力主人的位置是徒劳的,他调动一切感官,全面戒备,并选择将目光放回餐厅,默默说服自己不要被干扰,不能让这事妨碍并且影响他的工作。可能这就是我的想象,毕竟我刚刚又想到那个混蛋了。他告诉自己,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在这短暂的事件之后,就不再有特别或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夜真是和平有序。差不多午夜的时候,客人开始退回自己的房间。而酷拉皮卡和他的同事,光彦,甚至不得不将迪米特瑞的双臂架在各自肩膀上来扶着他,因为男人甚至已经醉得没法自己走路了。

男人发出含糊不清的听不懂的抱怨,毫不得体地重重倒在床垫上。

之后,他的呓语变成了响亮的呼噜声,令已经站在自己老板门外的酷拉皮卡疲惫地叹了口气。今夜由他来守卫男人的房间,跟往常一样,他通过看书来填充时间,同时保持着神经的高度警觉。他正阅读的这本书非常有趣,让他全无睡意。

尽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放在文字上。

他全然希望自己所想的不要真的发生。早前的那份念真的让他焦躁不安。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场邮轮旅行不会像大家期望的那样和谐简单。但他也没想要掺和进去。酷拉皮卡不确定他猜的对不对,但对的可能性非常低。他或多或少意识到船上将会发生一些事,不管他有没有被牵扯进去。

不过万一他真的跟他们一起在船上呢?

「你又在想些什么……」今天第三次,酷拉皮卡叹出了充满压力的一口气。他恨这种感觉,明知前面悬着灾难却毫无头绪。

但是担忧没有任何帮助。他意识到,最不想发生的事往往会在最不期望发生的时候发生。忧虑只会让他深陷压力之中。这么想着,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书上,并等待着早晨的到来。

他并不知道一切都在第二天正式开启了。

XXXXXXXXXXXXXXXXXXXX

“我们最亲爱的客人们全都兴致高昂,真是太有趣了!”当房间在一场激烈的拍卖会后爆发出观众们的呼声,司仪高兴地呼喊道。邮轮第二天晚上的拍卖会开始了,他刚达成了一笔价值一亿戒尼的交易,客人们仍热切期待着继续。酷拉皮卡跟着老板观看这场盛会的时候,脑子里深深回想起了友克鑫。迪米特瑞已经为了一个古董花瓶画了一百万戒尼,但是男人似乎并没有满足。他显然在期待着某个特定物件被呈上来,酷拉皮卡自己也是。

“下一件商品:这是一件对于人体器官收藏家来说极为珍贵的商品!这些珍贵的宝石在市场上仅有三十六双已知的,其价格由于供不应求而节节攀升。”酷拉皮卡感觉自己微微笑了起来。有一瞬间他的心愉悦地跳动着,但没能持久,因为司仪继续说了下去。

“女士们先生们,一双真正的窟卢塔族火红眼!”

大厅内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拍卖从一亿戒尼起价!”

很快,宾客们开始了志在必得的出价。

“两亿戒尼!”一位客人举起手,司仪呼喊道。第一次出价之后紧随着另一个价格。“五亿戒尼……六亿戒尼……”

出价不断持续,酷拉皮卡忍不住有点儿担心。迪米特瑞安静得可怕,自满镌刻在他的个性中。

“九亿五十万戒尼!”司仪再次大声宣布,一阵犹疑的沉默随之降临。

最终,在凝神屏息的一瞬之后,迪米特瑞的手臂有了动作,并得意地挥了挥手。

“十亿戒尼!”

这一次,沉默变得更加明显,昭示着胜利属于他们。

迪米特瑞迅速将手放下垂在身侧,他的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神色,但是酷拉皮卡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嘶声。他知道原因;那是迪米特瑞为一双眼睛花费的最高价钱了。他仍旧面无表情,但是眼里闪动着满足。

一道大大的微笑在司仪的嘴角汇集,他正准备张开嘴,却被什么引起了注意。“……五十亿戒尼!”

酷拉皮卡混杂着惊讶与愕然,睁大了眼睛,他的心在胸膛中发出重重的砰声。

他就知道:他预见的即将到来的灾难来临了。

他先是拒绝,但仍不情不愿地强迫自己将头转了回去。他以为还会看到的那只手已经不在视野内了。他缓缓转向大厅的另一侧,也只看到陌生的宾客人头攒动。另一边,迪米特瑞看上去又惊讶又好奇。

但没有像窟卢塔少年那样震惊与焦躁。

“窟卢塔火红眼以五十亿戒尼售出!”司仪兴高采烈地达成了交易。

房间内瞬间充满了掌声,客人们纷纷转头寻找这位花五十亿戒尼巨款,仅仅买一双已无生命的眼睛的人。酷拉皮卡又一次冷静地向后撇了一眼,不过这次,他很确定自己会找到那个他正寻找着又最不想见到的人。他试图撇开内里震耳欲聋的剧烈心跳,让自己放松下来。

那人随意地(译者:原文为indignantly,但这个词的意思实际上是“义愤地”,是因为认为某事不公,而表现出生气或者恼怒。根据上下文,库洛洛应该毫无恼怒,所以这里我(强行)理解为dignity的反义。)站在人群中,穿着一套黑色西装,系着浅蓝色领带,额头紧紧缠绕着绷带。他苍白的脸上抹着迷人的微笑,漆黑的双眸恼人地充盈着类似于“玩乐”的气息。每当酷拉皮卡的目光捕捉到自己最难以战胜的仇敌,对方的存在就会带来燃烧的盛怒。他穿着那套衣服,看上去真是令人作呕地好看。酷拉皮卡责备自己居然有那么诚实的想法。

库洛洛·鲁西鲁真的在那儿。

他希望这就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但是不管用,因为自从他遇到这个男人,他的现实就变成了比失去家人的噩梦更险恶的梦魇。

他故意让目光胶着在男人身上,直到两人视线相遇并锁定对方。男人的嘴角装点了更为甜蜜的微笑,库洛洛甚至胆敢短促地对他鞠躬,就好像在说一切都不是梦。

酷拉皮卡状似随意地从男人那儿移开目光,表现得仿佛一切如常。

「……该死!」

XXXXXXXXXXXXXXXXXXXX

P.S.

天哪,我不知道怎么开头比较好。

2013年9月21号……那是我上一次贴出一章的事件。所以我真的将近一年没写,但还有13072的阅读量!?

还有人在确认我有没有更新!?天哪,我都要哭了X’(。太甜了,太感谢你们的支持了!

好吧,我很确定很多粉丝因为富坚的停载而从猎人脱坑了,而团酷二人也在最近的全职猎人2011(都快完结了)里没怎么露面。所以如果你是个忠实的读者,那么,是的——我回来了

有很多事情发生,我找了份工作,遇到了一个人并与他交往,但还没谈到一个月,我俩正准备搬到另一个房子去,而我的工作真是挺艰难的。我花了半年来适应我的新生活,因为办公室让我疯狂,掌握英语让我癫狂,而自学日语简直要把我的脑袋劈开了。但是,看,我甚至还能再贴出新的一章!

是的,我知道这回归的一章太短了,但这章本来是很长的。在读了Harry Shaw的《A Complete Course in Freshman English》的第一部分之后,有天早上我醒来,发现长篇大论十分可怕。所以我重新编辑,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而且我注意到我做了一件极度不可能的事:让酷拉皮卡自愿在上面。我知道那听起来很美妙,但真的,那OOC了。但是为了弥补,我做了美味来更好地款待大家!因此我有个问题:有人能跟我形容一下“酒店VIP蜜月间”是什么样的吗?你们知道,游览胜地那些疯狂的房间里床上装着振动器或其他什么吗?是的,就是那种,不要再自己脑补了:我需要答案。

我从你们那儿收到答案之后就会尽快尽全力在十月的第一周左右贴出下一章。我以我会等评论和回复!

还有那些在昨天(9月1号)和今天(9月2号)阅读我的章节的人中,有3位来自美国,然后秘鲁、德国和英国各1位——谢谢你们!希望你们喜欢这一章。

最后,我在找一位试阅。我非常想请V-nex桑,但是我特别不好意思,毕竟我一年没更新了。但我还是需要试阅。

真的,最后一点:这是给NGB的一位甜甜的留言者,Izumi Natsuki酱的:非常感谢你可爱的评论。如果你刚好也看这篇文章,我希望你用自己的账号,我想跟你聊天会十分有趣!Ewan ko lang kung mabigat para sayo ang plot ng isang 'to pero sana swak pa rin sa taste mo. Romance kamo? Magsawa ka.(译者:又是菲律宾语……我踏马实在翻译不出了!借着谷歌翻译随便猜一发:我不知道你是否为#¥%……&*(!情节,但还是希望你能品尝一下。浪漫吗?愿你饱餐了一顿。)

哈哈,跟你本人见面一定非常棒,我想和你多聊聊。

另一位可爱的评论者,gentletopainfulgaze酱:很抱歉没有兑现在我生日那天更新的诺言。我的生活太操蛋了。但是这一章出来了,希望你能喜欢!

别忘了评论,你们不知道你们发上来的每一个字给予了我多么浓重的爱。

爱你们,Kusari。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