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九章

第八章

第十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9/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九章 特殊的请求 A Special Request

声明:HXH不属于我。

试阅:valorycruz (是的,她在我贴出未修改的章节之后寄给了我邮件。我想在最后一刻修改完善应该不会伤害到她。)


“我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迪米特瑞咕哝道。

午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拍卖会结束了,宾客们缓缓散场。黑手党首领以及他年轻的保镖也在回各自房间的人群中。迪米特瑞看上去仍旧很失落,因为他没能得到自己非常想要的商品。酷拉皮卡注意到了,他决定保持沉默,留男人独自沉思。他的老板没有得到眼睛,他也为此不快,不过他没像对方那样沮丧。是的,他诚实地期望迪米特瑞能够拿下交易。他恨男人令人作呕的搜集火红眼的爱好,但他也见证了迪米特瑞如何珍惜宝贝它们。事实上,他宁肯自己的老板搜集并获得大部分的眼睛,而不想跟库洛洛·鲁西鲁做交易。不论哪种情况,他仍会得到眼睛的。屁股会疼,但最终他会获得价值五十亿的火红眼,那就够了。

“五十亿戒尼……那听起来已经不是爱好了,更像是狂热。”

“确实,先生。一双眼睛五十亿听起来不可思议。”「它们是无价之宝,比这世间任何物质财富都要珍贵。」酷拉皮卡在心里补充道。

「狂热……更像是如此。他自己说过,见到我的火红眼会激发他的欲望。」又一份令人不快的评价在脑海闪过,男孩感觉到些许退缩。

“我想另一双火红眼我是得不到了。”迪米特瑞叹了口气,结束了两人的对话。

迪米特瑞和酷拉皮卡在回男人房间的路上遇到了光彦,酷拉皮卡推测他收到了老板的特别指示,从他听到的话中,他的同事应该是去餐厅订桌了。

迪米特瑞随后摒退了金发保镖,说他需要休息。酷拉皮卡有点儿惊讶,但他本就准备和光彦交班,因此欣然从命,回到了分配给自己的房间。

离他们的房门几步之遥的距离上,酷拉皮卡再次感到了——几天前他感到的那股强大的念能力波动。但是这一次,他很确定根源是谁,也很确定对方确切的位置。

他仍保持冷静,跟上念能力的踪迹。他感觉无需着急,保持着正常步速。每个角落、每个大厅,遍地都是监控摄像头,被放置在不同区域以便没有死角,因此他必须表现得一如往常。

他随着念的痕迹来到一间房,离他本来打算去的房间还挺远的。房间看起来像是打扫人员的工具间,虽然不是个碰面的好地方,但是如果双方仅仅只要碰面,也算是个合适的地方。

酷拉皮卡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谨慎地探向门把手。

他走进了房间。

男孩甚至没来得及环顾房间,就被一股猛烈的力道握住了腰。下一刻,他就被狠狠钉在了门上。

有人开始掠夺他的唇。那人的眼睛半睁着,显然在享受某位窟卢塔震惊瘫软的景色。与此同时,男孩的眼睛短暂地爆发出绯色光芒,又立即回到了常色,很明显是认清了形势。

库洛洛甚至胆敢将自己的手臂环绕在酷拉皮卡的腰间。他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温柔地捧着酷拉皮卡的下巴,不让他逃走。其实没必要这样子。金发少年惊呆了,根本不会反抗。库洛洛不会浪费机会,因此他将舌头深深挤入酷拉皮卡口中,亲热地吮吸着。

男人收获了一道焦躁不安,又不情不愿的压抑呻吟。真的令人愉快极了。但是他忙于手上的动作,没空发笑,因此将这份愉悦留在心底,继续享用在他的触摸下扭动的佳肴。

酷拉皮卡起初完全瘫软,而后他的感官慢慢开始运作。他试图挣脱男人。他想也没想就立即在手上施加了念能力,然后才把蜘蛛头目推离自己。

库洛洛退了一小步,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有些懊恼了。但是,他立刻维持住了面无表情的样子,又将目光定格在窟卢塔少年身上,后者正烧红了面孔,清晰可闻地喘着气。

“停——停一下。”酷拉皮卡一边用手背擦拭自己湿润的嘴唇,一边喘息道,“学会控制自己,行吗?”

“抱歉,”男人用带着愧疚和害羞的表情说道,“我忍不住。你也知道,一整个礼拜没见你,真是太难熬了。”

“对,是啊。完全符合我对你这种变态的预期。”酷拉皮卡尖锐地回复道。“你想怎么样?”酷拉皮卡愚蠢地发问。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他立即撇开了视线。

“问这个问题有点儿傻,一点也不像你。”库洛洛挂上了一副傻里傻气的被逗笑了的表情。

酷拉皮卡蹬了男人一眼,微弱的红晕熏染了他的脸颊。男人太喜欢拿他的不安来取乐了。继续这尴尬的对话会令人恼怒,因此他决定改变最开始脱口而出的问题,问对方其他的。

“五十亿戒尼——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不,我还是问得不对;你他妈到底在这里干吗?”

“首先,我只是确保眼睛会落入我手中,这没什么问题。其次,你的第三个问题和第一个没有区别,所以我就不费劲回想刚才的答案了。”

“别误会了,我不是在担心你,只是你不觉得那样子炫耀会被人认出是旅团一员吗?我知道你想得到眼睛,但你也很清楚你出少一点的价格一样能赢下这场拍卖。我想你也没傻到要冒被抓住的风险。”

“我只是——”库洛洛走向酷拉皮卡,倾身向前,微笑着说,“——想让你知道我愿意花那么多钱就为了让你躺上床听你性感的呻吟。”

“去死吧,滚回地狱。”

“我想你今晚不用轮班?要来我房间吗?”

“你不觉得你今天太能说了吗?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休息?”

“我随便猜的。”

“对,是啊,你个该死的骗子。”

“一如既往的污言秽语,是吗?”

“很明显你在监视我,混蛋。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在船上?而且,我不觉得你来这儿就是为了眼睛……或是对我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还——”酷拉皮卡的责难被打断了。库洛洛靠近他,粗鲁地用一个吻攫住他的双唇,令他一口气哽在喉间。

酷拉皮卡多少预料到了这件事,但是他没预料到库洛洛会迫不及待解开他的裤子纽扣,随意地将手滑入他的底裤之中。金发少年脸上的深红色度变得更加明亮浓厚,他狠狠挣脱了出去。

“你、你他妈的在干什么!”他叫喊道,气喘吁吁的声音很是诱人。

“我不需要你用问题来轰炸我;我今晚只要你。你有没有空?回答有或者没有就行了。”

“难道摸我会让你得到回答吗?”

“并不会,但是会帮助你快点做决定。你知道,如果你不肯直接回复,我会根据你的反应来判断。而答案很明显是有空,考虑到你现在都已经这么硬了。”

“那只是正常的反应,你这个下流的变态!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

“……好吧,可以——但不是在这里,老天啊。”

“当然,”库洛洛松开了手,一抹胜利的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

“……这房间肯定有监控摄像机,你处理了吗?”酷拉皮卡突然问道,试图打破这尴尬的氛围。

“是的,我的殿下。”库洛洛调戏道。

“让我们赶紧完事吧;我要回去休息。”酷拉皮卡坚定地说道。他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要求挺多,还没耐心:你真的那么渴望被触碰吗?”

“你能该死的闭上嘴吗?真的——我没期待你那儿有什么好话,但你能不能别再说这种既没用又不雅的话了?别误会,但我俩头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真的不像是个这么会说垃圾话的人。”

“哇,我刚刚是从你那儿收到了夸奖吗?”

“我说了别误会。”金发少年反驳道,转身打算走出房间。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够到门把手,眨眼间就发生了一连串的事。

他感到库洛洛的手臂环绕上了自己的腰间,然后一股非同寻常的念能力从身后传来,显然是男人又召唤出了所谓“秘籍”。那份念能力缓缓包裹了酷拉皮卡周身。四周景象开始旋转,令他感觉不适。

酷拉皮卡接着意识到,他已经身处一个不同的房间,比他们前一刻——前几秒所在的房间更宽敞明亮。

“我们到了。”库洛洛说着,放开了酷拉皮卡。

“这是……你的房间?”男孩喃喃道。

“是啊,你请便。”

“你,”酷拉皮卡呼出一口气,目光审视着这个地方,脸上带着一种难以捉摸的神情,“刚刚……我们刚刚在三秒钟时间里跳过了多少层?”

“五层,”库洛洛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们现在在最顶层。”

“最顶层?我们在一间……VIP房!?”

“你以前没到过VIP房吗?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震惊?”

“不是房间让我震惊——是你居然能在本世纪最富有的黑手党家族的邮轮上得到一间VIP房。就说你到底有多少钱又打算浪费多少钱来跟我纠缠?”

库洛洛满不在乎地笑了起来,他挂上酷拉皮卡在这张脸上见过的最迷人的微笑。

“不管花多少。”

这让酷拉皮卡脸红得更厉害了。他觉得自己脸红得快死过去了。

“我……我去洗个澡。”酷拉皮卡低下头看向一侧,掩饰自己烧红的脸。他确实想再说点儿什么,但是找不出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有多想朝男人的脸打上一拳,揍断他的鼻梁骨。他说出口的却不是想说的话,无论如何,他想独自思考一会。“你不介意吧?”

“完全不。”库洛洛回复,仍旧带着那副令人作呕的得意的笑,“你请便。”

这答案太顺从,酷拉皮卡不确定这混蛋是不是又在计划什么事。

“在右边,那扇小门。”

男孩沉默地顺着男人指出的方向继续走去。

“不准偷看。”酷拉皮卡注视着男人警告道。

“好的。”这次的回答也是,太过于听话了。酷拉皮卡不得不多加注意。

话音落下,酷拉皮卡就踏入了浴室。

“这他妈——”酷拉皮卡听到自己的抽气声。

「好吧——这也太夸张了!」金发少年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正重新考虑是否要洗个提神醒脑的澡了。

库洛洛说得对,这是酷拉皮卡第一次进邮轮上的VIP房,他会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

他在脑海中构想过这景象,但真的见到了还是被此生见过的最大的浴室震惊到了。里面有一个圆形浴池,大到能容纳两到三个人。红色的半透明浴帘沿着池子悬挂,营造出别样的氛围。淋浴区在角落,被透明玻璃板圈了起来。玻璃隔间完全没用,因为里面有人洗澡时外面仍旧可以看到,不过酷拉皮卡很清楚它的情色目的。有非常短暂的一瞬间,酷拉皮卡想象自己在里面洗澡,那真是出现在他脑海里过的最糟糕的画面了,糟糕到他恨不得马上消失去死。纷涌的一切让他难以消化吸收,酷拉皮卡真想尽快逃离这令人焦躁的地方。他都将手伸向门边了,又突然停下来思索。

「那个男人……在利用我的经验不足。」酷拉皮卡当然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从未想过男人会为了将他圈在怀里而利用这一点。就酷拉皮卡所知,库洛洛比他比他大了九岁——将近十年。他当然更有经验。库洛洛诚然是个机智聪慧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某个最臭名昭著的团伙的首领。奇怪的是,酷拉皮卡多少能读出男人的思路,包括他荒唐的幻想。

「支配。当他知道他比目标更强、能够支配对方时,他毫无疑问获得了满足。他喜欢自己的猎物在徒劳无功的逃跑后缩在角落,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猫,除了言听计从外别无选择。他最喜欢戏弄比自己弱的对象,目标越是不情愿,他越是喜欢。

我知道我的反抗和为获胜做出的努力只会让他对我更感兴趣,但我不会只为了试探和挫灭他对我的兴趣,就放弃和投降。」

关键是意志力,或许还有忍耐力。

「我已经完全走进了世界的黑暗面,现在再表现得单纯而让他来利用我不足的经验已经太晚了。今晚随波逐流也不会有多痛苦,何况他为那对火红眼付出了五十亿。」

“只有今晚。”酷拉皮卡喃喃自语,下定了决心。

他动手脱去自己的衣物,一件件整齐地叠放在一旁的箩筐里。浴室是封闭的,却怪异地令人发寒,雾气啃噬着他的肌肤。

他飞快地冲了个澡,因为他没法多忍受一分钟自己站在透明隔间里这件事。他缓缓沉入巨大的浴池里,里面的水舒适温暖,令他疲惫的神经和紧张的情绪缓和了片刻。

酷拉皮卡长舒一口气,头向后靠在浴池上。他放空的双目定格在白色的天花板上,温热的水成功舒缓了他紧绷的肌肉,但却无法放松他无止休轰鸣的大脑。

五十亿戒尼。那不是你能轻易得到的,更别说为了共度良宵而花费掉。有那样数额的一笔钱,酷拉皮卡可以轻易得到两三双族人的眼睛。他可以用这笔钱来投资经营正派生意,并扩大资本以获得更多双眼睛。他甚至可以给自己留一小笔来度过余生。但是库洛洛一次性花完了这笔钱,用在一双很久以前他自己从真正的主人那儿窃取来的火红眼上。蜘蛛头目毫不犹豫地挥霍了那一整笔钱,想一想,用那笔钱他可以在一整年中的每一晚都召来专业的妓女充分满足自己,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只因为他想狠狠给酷拉皮卡一记耳光,让他看清现实,明白他完全有各种能力和方法来获得窟卢塔族的眼睛,也明白他能做的只有举手投降,任男人为所欲为。

“不管花多少。”库洛洛的语句回荡在他脑海中,那冷静又深沉的嗓音,那狡猾的笑容和尖锐的目光,所有的一切都在咆哮着一道信息。

库洛洛·鲁西鲁对自己的宣言是绝对认真的。

「……所以今晚的服务价值五十亿。」如果是那样,那么花多少钱能让他投降?他应该到哪一步认输?他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填平那多得离谱的金额?

真的,人的尊严到底值多少钱?

酷拉皮卡决定起身离开浴池。想那些东西没有意义。他只会让自己精疲力竭,压力倍增。今晚他会得到另一双族人被偷走的眼睛,那就是最重要的。

酷拉皮卡用手穿过发丝,一边走向放衣服的箩筐——他的手却在半路凝滞了。

他的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他所有的衣服,原本整整齐齐叠放在轮框里的,都消失了。他的衬衣,裤子和内裤,全都不在那里了,而一件白色polo衫被胡乱扔在里面。酷拉皮卡只一眼就看出那不是自己的衣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库洛洛想要他干什么。

“……我绝对不可能穿上你肮脏的衬衣,你这个混蛋!”在攀升的怒火中,酷拉皮卡闭上了眼,双手在身体两侧紧握成拳。

「我怎么会没有察觉到他的出现呢?我应该能感觉到他的念能力,他有这么快吗?」男孩吐出了沉重而沮丧的一口气。

「怎么办?」酷拉皮卡像被冻住一样站在那里,不知何去何从。好吧,他有两项选择:其一,光着身子冲出浴室把自己的衣服拿回来;其二,穿着这件惨兮兮的衬衣,让库洛洛得到他想要的。两项都让人尴尬得要死,但他不能站在那儿傻等。

「……为什么我非得经历这种事情?」酷拉皮卡厌倦了不断问自己同样的老问题,一个他一遍遍反复询问的问题,可是他忍不住。

“……五十亿戒尼。”他最后一次提醒自己。这很恶心,但他觉得有必要记住他今晚的服务值多少钱。

说到底,他根本没有多少选择。

XXXXXXXXXXXXXXXXXXXX

P.S.

我承诺十月第一周,结果变成了第二周。哈哈,但愿我还是及时的。

好吧,首先我要向valorycruz酱公开道歉,因为尽管我请你帮忙校对,我还是贴出了这一章。好吧,在收到你寄给我的邮件之后,我又修改了一点。再次表示抱歉,我正对自己操蛋的生活感到有些难过,所以我非常想尽快把这一章贴出来……但是不管怎么说,非常感谢你的工作!你真的指出了我忽视了的重要问题(尤其是关于nestled和blurt这两个词)。

然后,是的,同志们,下一章有男友衬衫!啊,不能再剧透了。顺带一说,我知道关于浴室的部分很荒谬,但是我忍不住。我没时间调查色情的浴室到底看起来什么样,大家就姑且忍受一下吧。(而且没人跟我解释到底看起来什么样,所以……)

最后是个坏消息。我下个月才能贴出新章节。你们知道,我在一个向(我们国家的)基督书店供应新奇物件的销售公司工作。由于圣诞节要到了,工作变得很艰难。血淋淋,超负荷。我甚至不知道无聊是什么感觉了,因为我有这么多事情要做。不过不管怎么说,是的,男友衬衫章节会在十二月左右出来。但是!我保证你们会喜欢的。是的,想象一下酷拉皮卡穿着……好了,好了。就此打住。哈哈。

哦,还有一件事:再次感谢你们的评论!从13072条到了14779条。哦,同志们,你们太让我欣喜了!谢谢你们的支持!顺带一提,我们刚搬进了新家。比之前的小一点,但是更漂亮(瓷砖和走廊相配套!Sosyal!)。噢耶!

所以……十二月二十五号之前再见!

爱你们,Kusari。

*别忘记留言哦!*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