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三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12/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十二章 嘲弄的赌注 A Mocking Gamble

作者按:曾经,在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我碰巧听到了我妈妈和我姐姐之间一段有趣的对话。

大姐:妈妈!我觉得我长大以后要当一个女保镖!你知道,我朋友的大姐就是个女保镖,她的收入真的非常高!

妈妈:(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姐姐)……TANGA! (傻瓜!)PROFESSIONAL PROSTITUTE 'YON! (那是职业妓女!)

我:……(灵光一闪)


声明:HxH不属于我。

试阅:(超级超级棒的)pervie otome

XXXXXXXXXXXXXXXXXXXX

喧闹,欢腾而活跃——随着游轮不顾前一晚抢劫事件中损失的几十亿戒尼,在旅程第三天继续大胆举办了计划中的赌场之夜,除了安保人员之外的其他人身上都不再看得到丝毫忧虑的迹象。起初,船上所有人在听到消息后都震惊、失望,最关键的是,害怕,这些情绪像野火一样烧遍了整艘船。有些人甚至提议取消旅程直接回岸,但似乎不是每个人都为此烦忧。谣传说这是一个人干的,而且只有保险库被入侵了。很多人有种内部作案的感觉:没有内部人士帮助而仅凭一人之力清除一整队技艺高超的守卫并战胜职业杀手,实在是太不可能了。甚至管理层本身也没有小偷身份的可靠线索,他们有些不愿意把信息泄露出去,既避免面目全非的谣言不必要地传播开来,也好掩饰他们难辞其咎的不称职。终止邮轮旅行的话会损失更多,他们似乎不想这样,因此仅仅提高了安保等级就选择了继续。

成群穿着西装带着武器的人在邮轮上四散开来,不带武器的念能力者也似乎增加了很多,混于宾客之中,在船只内漫步。虽然没被确认,但因为他们正在海中央,所以罪犯可能仍在船上,与其他人混在一起。管理层似乎迫切地想找出并抓住这个滚蛋,然后按计划继续邮轮旅行的活动,一切照常。

赌场大厅内声音震天响,挤满了各式各样尽情狂欢的人,令“生活照常继续”的原则一目了然。音响系统震耳欲聋,男人女人们跳着舞,在桌前赌博,随意挥霍抛洒他们的钱财,仿佛明天就是末日一般。可怕的贪欲令人窒息。病态,荒谬,但酷拉皮卡别无选择,只能忍受这一切。他工作的本质就是保护这些生命中享有大量钱财的人,这些人愿意仅仅为了花钱而花钱。哪怕这些客户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人,哪怕他们在自己面前杀害并羞辱一些人,哪怕他们的暴力和贪婪令人作呕,难以忍受,他也只能闭上嘴阖上眼:收了钱就得办事。包括看那些人展示他们对自身财富和权力过分的自我陶醉,进行一掷千金的豪赌,举办无聊透顶的聚会。

酷拉皮卡站在他当前的老板身后,不太情愿地看着迪米特瑞和他的几个同行打牌。他基本上对他们中的每个人都很熟悉,而他们在人群中分外显眼。他的雇主似乎很享受这游戏,他赢了好多次,但也连续输了两次。迪米特瑞看上去云淡风轻,但酷拉皮卡很确定男人正因为输了两次而在脑海里狠狠咒骂。迪米特瑞对这种肆无忌惮花钱的事情不感兴趣。就酷拉皮卡所知,他可以接受这种事,但能做到不主动参与;这也是酷拉皮卡惊讶的原因,整整两个小时,男人一直在打牌,一次都没有借着上洗手间的名义离席。一名只穿着透视装和半高跟鞋的迷人年轻女性对着男人轻声细语,欢欣而热切地注视着牌局。迪米特瑞似乎对这场牌局全神贯注,而那个女人紧紧贴在他手臂上。金发少年不确定他只是为了作秀而摆出一副表情还是真的在享受这场赌局。商人输了第三次,酷拉皮卡默默期望这能激发迪米特瑞的理智,让他到此为止,并从凳子上起身。令他感到安慰的是,迪米特瑞终于在这一局之后做出了打哈欠和微微伸懒腰的小动作。

“行了——很有趣。”黑手党头目热切地咕哝道,听起来很是真诚,“不过我想我得退出了。抱歉了绅士们,今晚请原谅我这个老家伙。”迪米特瑞已经将手放在了真皮座椅的扶手上,一道惹人烦的熟悉声音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嘿,嘿。我刚想加入你们你就要退出了?没意思啊,迪米特瑞。”有人站在后面说道。迪米特瑞迅速转头往后瞥了一眼,看到梅尼安德罗朝他们这桌走来。酷拉皮卡也回过了头,看着那双混浊的灰色眼眸,然后才唐突地鞠了个躬。金发少年直起身,飞快地瞄了眼老板的脸色。迪米特瑞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眼神却截然相反。他们都知道梅尼安德罗到哪儿都不会有什么好事情的。

尤其是在这种牵扯了金钱和赌博的时刻。

迪米特瑞的眼中明显地闪烁着焦虑。“梅尼安德罗先生,”他带着虚伪的笑容说道,“你来得真是时候,我正准备离席休息呢。你愿意的话,可以接替我继续玩。”

“唔,从很多方面来讲,这对我不具备一丁点吸引力。”男人讥讽地回应道。

“那么——”

“好啦,”梅尼安德罗粗鲁地打断他,“我过来凑这一桌的热闹可不是为了在你退出的时候接替你。夜晚才刚开始!可以的话,你不想把输掉的钱赢回来吗?”

赢得自己同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跟梅尼安德罗玩绝对损失更大。迪米特瑞知道,如果自己按他说的做了,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钱推到梅尼安德罗面前。

“而且,给你搞到邀请函可一点儿都不轻松,”灰眼睛的男人补充道,令迪米特瑞惊讶又尴尬至极,“你不陪我这老男人玩个小游戏,来当作回报?”

该死的,他干吗非得在众人面前揭这事?酷拉皮卡几乎能听到老板心里确凿的抱怨。那句话似乎逼着男人顺应他的意思,在众人面前引发争吵只会带来麻烦。

“那太好了。”迪米特瑞重重摔回椅子里,大概已经为他即将再度失去的钱数感到糟糕透顶。那个轻声细语的女人突然不再紧贴着他,仿佛发觉梅尼安德罗更值得被她缠着。不过她并没有从座位上离开。

“游戏开始!”梅尼安德罗大声说道。

梅尼安德罗介入游戏,其他人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只有迪米特瑞因为男人的出现看上去微微有些不安。然而,游戏继续进行。

迪米特瑞显然预想自己苦战的第一轮就会输掉,但幸运毫无预期地降落在他这边,他赢了。酷拉皮卡无法判断这是单纯的开门红,还是梅尼安德罗为了支持他们这一方,故意动手脚扭转了牌局。不论是哪种原因,迪米特瑞确实获得了一些自信,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落入了陷进。他们立即进入了下一轮,这次也是,胜利站在迪米特瑞这边。

微笑已经出卖了迪米特瑞的扑克脸,与此同时梅尼安德罗正令人担忧地维持着空白的神色。保镖被惹恼了:他十分确定梅尼安德罗正在谋划着什么。

如他所料,迪米特瑞嘴角的笑容没能维持多久,梅尼安德罗就赢得了下一盘。迪米特瑞看上去担忧却坚定:他的眼睛闪烁着自信的光,就像一个真正的赌博狂。酷拉皮卡完全能看出来这是他老板连败的开端:梅尼安德罗的扑克脸说明了一切。

他猜得没错。

“好吧。”又浪费了一笔惊人的金额后,迪米特瑞说道。他投降一样地举起双手。“幸运女神果然在你那边,梅尼安德罗先生。”他恭维道。

“哎呀,迪米特瑞,”梅尼安德罗说道,“几分钟前幸运不是在你那边吗?来吧,幸运女神是个坏女人,她不会跟同一个男人在一起太久的。我们再试试。”

“我很乐意,但我得承认,我输掉的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总有下一次不是吗?所以请你原谅我们——”

“唔,如果你没有现金了,那干吗不用其他东西作为赌注呢?”梅尼安德罗建议道。

“别的东西?”迪米特瑞听起来极其困惑,“你到底什么意思,梅尼安德罗先生?”

“唔……就是在目前没有等值的钱或者钱的价值不够的情况下,你所拥有的某样东西。比如说:你的那个保镖,像只看门狗一样正对着站在你身后那个?”

迪米特瑞的眼睛震惊地睁大了,而酷拉皮卡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梅尼安德罗看着男孩的眼睛,向他投去了令人脊背发凉的恐怖一眼。

“什么?”迪米特瑞脱口而出,“哦不,太荒谬了。你不觉得你醉得厉害吗?说的一派胡言!”

“为什么不行?啊……我知道了。他太好了,你不愿意让他走。”梅尼安德罗的目光持续驻留在酷拉皮卡身上。窟卢塔少年对这股视线回以同样不竭的对抗。

“你到底在说什么?梅尼安德罗先生?请别这样,太怪异了。”迪米特瑞好像震惊到几乎忘了怎么用尊重的方式跟那个混蛋讲话。他的神情显示出他毫无所觉。

看到迪米特瑞满脸的困惑,梅尼安德罗眯起了眼睛。

“哦,我知道了。所以你确实不知道。”

该死!酷拉皮卡只能在脑海中大喊,这个混蛋是怎么发现的?

“我确实不知道什么?太令人一头雾水了,梅尼安德罗先生。你在含混什么呢?”迪米特瑞愤然道,对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被对待感到怒不可遏。

“别介意。”梅尼安德罗毫不理会这个话题,继续了之前的提议,就好像他根本没被打断过一样,“不管怎么说,拿他作为赌注。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就赢回所有输掉的钱了。快有一个亿了,你知道吗?”

“但……为什么是酷拉皮卡?”迪米特瑞问道。

一起打牌的人感觉到这个局已经变成了非常私人的一场牌,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告辞。甚至连那个紧靠在怀的性感女人也似乎警惕起来,她一声不吭地离开了。梅尼安德罗和迪米特瑞甚至没向他们道别,两人正忙于较量各自的道理。

“不过是因为你的男孩十分有趣。我需要一个值得信任并托付生命的强大下属。”

“这根本说不通。”迪米特瑞轻笑道,他终于意识到重点在哪了,“我看你是迷上我身后的漂亮男孩了。”

梅尼安德罗不慌不乱,反而勾起一道毛骨悚然的变态笑容。

“要是我确实迷上了呢?”

酷拉皮卡恨不得掀桌子。把梅尼安德罗往死里揍的强烈冲动沸腾地涌遍全身。

“那不必再争了,”迪米特瑞说道,“结束吧。非常感谢你给我邀请信的好意,但我并不知道你还期待着某些回报。我对继续跟你玩这肮脏的小游戏不感兴趣。现在,如果你能原谅——”

“多少钱?”梅尼安德罗粗鲁地打断他。

“什么?”

“如果你不想赌博,为什么不把这定作一场不错交易呢?你出个数,我立马就能把钱给你。”

“……你没救了。”迪米特瑞发出抱怨,“你一定是疯了。”

气氛变得越来越糟,这对酷拉皮卡和他的雇主没有好处。他们真是撞着硬墙了:梅尼安德罗就是那面高耸而坚固的墙。不仅他雇主的社会地位岌岌可危,连他俩的性命都堪忧。梅尼安德罗,在他作为合法商人的成功人生背后,也是个臭名昭著的人贩子。不管出于合法的还是非法的目的,他的人口交易在全球都是一笔大买卖,因此也令他成了这个团体首脑的一员。迪米特瑞对他而言不值一提。酷拉皮卡对这个男人可能没有足够的信息,因为男人对自己真实的身份信息不被泄露非常小心翼翼,但他很确定对方会用任何可能的方式染指自己,不择手段。他将不得不冒险,但他想无论如何,从他选择走这条复仇之路开始,他的生命就已经成了一场巨大的赌局。

再者说,他一定程堵上已经是某个人的男宠了。尽管不情愿,但他得承认,他有点儿好奇库洛洛·鲁西鲁要怎么处理梅尼安德罗赢了的情况。

从各方面来讲,都听上去有趣极了。

“没关系,迪米特瑞先生。”他听到自己的声音。

“酷拉皮卡?”

“把我当成赌注跟梅尼安德罗先生玩吧,迪米特瑞先生。”

“但是——”

“我相信你,先生。我愿意为你冒险。请继续玩,并向他展示你的真实实力。”

“……这就是我要说的。”梅尼安德罗的眼里闪烁出掠夺的光。这目光让酷拉皮卡的脊背感到阵阵恶寒。

迪米特瑞看上去仍旧不情不愿,不确定要怎么做。酷拉皮卡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向他短促地点了点头,这是个把一切都托付给他老板来掌控的小动作。

“好吧,如果你还是担心,那就让交易更有吸引力一些。”梅尼安德罗说道,“我就用整整五十亿戒尼。赢了游戏,钱就都是你的了。”

迪米特瑞投射给他一道极度怀疑的目光。

“但如果我赢了,”他补充道,“他就是我的了。”他再次看向酷拉皮卡。

“……你确定吗,酷拉皮卡?”迪米特瑞焦虑地问道。

金发少年给了他一道宽慰的目光,然后轻轻低下了头。“我不会责怪你,迪米特瑞先生,不论结果如何。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会让梅尼安德罗知道想玩弄我是他此生犯下的最大的错误。酷拉皮卡发誓他会做到,不论迪米特瑞是赢是输。他得制定一个计划,早晚要甩掉这个混蛋。

“那么,好的。我会尽全力。”

梅尼安德罗撅起的吓人的干燥嘴唇裂成了一道阴险的笑。

“这还差不多。好吧,那么,游戏开始!”

那位加入过他们这桌的迷人女性收到示意,从盒子里抽出一副新牌开始洗。她正准备将牌发给他们,一只苍白的手却在这时轻轻覆在了她的手上,男人男中音般浑厚的嗓音招呼到了在座每一位的注意。

男人含糊的低语令这位漂亮小姐轻吸了一口气。

“抱歉,夫人。可以请你稍等片刻吗?”

迪米特瑞的双眼审视着这位初来乍到之人,而梅尼安德罗的灰眼睛明显厌恶地眯了起来。

与此同时,酷拉皮卡差点没能维持自己冷静的外表,他的眼睛差点儿在惊讶中睁大了。

他都不用猜也不用问幻影旅团头目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了多少。哪怕对方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也不会惊讶的。现在他能理解连西索都找自己交易信息的缘由了:库洛洛·鲁西鲁绝对是个惹不起的人。他的能力和聪慧都超出了专业水准——或者他只是在涉及他所谓的所有物时特别热衷?好吧,不论哪种,他知道的就是库洛洛的介入只能确保一件事:麻烦。首先,对方是这艘船艰辛搜索中的头号通缉犯。他不知道也不关心对方是怎么穿着西装革履那样悠然自得地闲逛的。其次,对方在赌局开始的前一刻出现,意味着一件事:他在库洛洛的监控之下。男人知道他的行动,而且他会在自己认为适合的时候毫不犹豫地介入,就像此刻。这让酷拉皮卡怒火中烧:自己被当成财产的念头令人窘迫到了极点。第三,梅尼安德罗似乎知道他俩之间的一些事。一旦知道这一点,他就敢发起游戏,公然搅乱一切。至于库洛洛动机的实质,酷拉皮卡不想再想下去了。

该死的,这两个被神抛弃的混蛋正把他当做拍卖会上的一件无价之宝一样对待,这让他怒不可遏。

看哪,他们为他开展的激烈战争好像就要开始了。

一道浅淡的红晕装点了年轻女人的脸颊,她立即听从这个英俊男人的请求,将那副牌留在了手里。而后库洛洛亲切地微微一笑,并将注意力放到了桌前坐着的另外三个人身上。

“晚上好,绅士们。”

“嘿……你就是那个在拍卖会上花五十亿戒尼买了双窟卢塔族眼睛的人,对吗?”

“是的,先生。”

“很抱歉,不过这桌满了,所以你去其他地方找你自己的玩伴吧。”梅尼安德罗粗鲁地说道,他的眉头明显地皱了起来。

“那有点儿无礼啊,梅尼安德罗先生。人越多,玩得越开心,不是吗?”迪米特瑞突然插话,“不过我应该让你知道,这不是普通的牌局,怎么称呼先生?”

“多田野,先生。”库洛洛冲迪米特瑞简短地点了一下他绑着绷带的头,“多田野九郎。”

“多田野?有点儿陌生啊。你经常来这儿吗?”迪米特瑞进一步询问这位不速之客。

“不常来,迪米特瑞先生。我不怎么参加这类活动,这也是我很高兴能跟你们一起玩的原因,绅士们。”库洛洛自作主张地在另外两人之间的位置上慢悠悠坐下了。

“原来如此。哦,对了,关于这场游戏,你知道,我和这位梅尼安德罗先生——”迪米特瑞举手示意梅尼安德罗的方向,“——在这场小游戏里是他出五十亿戒尼,而我拿我的年轻保镖作为赌注。恐怕这很私人,但我找不到任何理由阻止你的加入,所以我不会阻止你。如果你真的想,就加入吧。”

他提到保镖的时候,库洛洛的目光越过迪米特瑞身后,与酷拉皮卡相遇。金发少年趁机向他射去灼热又短暂的一眼,然后猛然低下不情愿的头颅,作为简短鞠躬的礼节。

“哦,”库洛洛轻声低语,“听起来十分有趣。这个年轻保镖对你来说似乎很特别:赌注金额巨大。我很好奇他有什么这么值钱。”

梅尼安德罗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粗鲁又讥讽的笑。

随着这声笑淡成一道挖苦的冷笑,他朝另外那个男人射去一道锋利的目光。“是啊,我猜你也会,不过我想这根本不关你的事。”

“哦,梅尼安德罗先生,”考虑到这大声的评价,库洛洛用一种漫不经心,丝毫不受威胁的语调回应道,“他似乎迫不及待想要拥有这个年轻人呢,迪米特瑞先生。这让我更好奇也更感兴趣了。”他回以愉悦的笑容,“我必须坚决要求:你能让我加入游戏吗?”

“当然!”迪米特瑞的眼里闪烁着明显迫切的求助。

“什么?你真的要让他加入吗,迪米特瑞?”梅尼安德罗难以置信地问道。

“你在怕什么,梅尼安德罗先生?我们之前还和四个同行在玩,都是在这方面优秀又有经验的玩家。让单独一人的年轻人加入不会有损失。”

梅尼安德罗掩饰不住懊恼,翻了个白眼。

我就知道。酷拉皮卡在心里想到。好在他的老板肯定也察觉了。梅尼安德罗绝对用了些卑鄙的手段才赢得了前面几场。他过分自信,以至于没看到事情的转折才到了这个地步。现在牌局里有个跟他同样狡猾的男人,他就没法再轻易耍把戏了。

迪米特瑞一定是极度不想让梅尼安德罗赢,才会允许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加入这场游戏,祈望赢得一个不同的结果,一个支持他的结果。看起来他宁可酷拉皮卡落入其他人手上,也不想他落在梅尼安德罗这个变态手里。遗憾的是他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抱有同样隐秘的动机。

梅尼安德罗恼怒地发出了清晰可闻的啧声,显然因为这个新来的介入他完美的计划而生气着。

不过他拒绝显露出自己有多紧张,因此他傲慢地将手肘支在桌上,肥短的手指交握在一起。

“好吧,我是不会被这个菜鸟打败的。”梅尼安德罗干巴巴地评价道,他的眼中显露出极大的不悦和挑衅。

“很好。”库洛洛咧开嘴笑了起来。他举手示意,赌场的代币就很快送到了他面前。“五十亿戒尼,绅士们。既然松散的安保害我珍贵的窟卢塔族眼睛昨晚被偷了,而他们保证会把钱还我,我就把钱花在这儿吧。”

你他妈疯了吗?酷拉皮卡看向这幻影旅团的人。库洛洛仅仅瞥了他一眼就把视线放回到他的对手身上去了。

就好像他没在那儿,听着这一切。恶心地看着这些人边玩牌边讨论他,仿佛他只不过是某样大奖,远远超过了任何形式的羞辱,但也告诉了他自己选择去击败的是怎样一个世界。这是他不得不正视的另一面,在他脑海里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他必须得让自己受到怎样的折辱才能达成目标?自尊是他仅剩的事物了,他也得放弃吗?

他用了很强的自制力才没有将怒火爆发出来,接着他做了一件理智的时候绝不会做的事。

他从守卫的位置上走向前,朝着那名女陪缓缓走去。女人看了他短短几秒,随即在他伸出一只手,手心朝上的时候,明白了他的意图。女陪起初看上去有点犹豫,不过她还是把这副牌交给了金发少年。

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只小小的对讲机,然后对着它轻声汇报了些什么。汇报很快就结束了,之后她后退了一步,和窟卢塔少年保持着一段微小的距离。

“既然我是这局的赌注之一,那我想获得一定的参与度。”酷拉皮卡声音里不含任何情绪地说道。他开始在手里洗牌,目光从一位玩家巡至另一位,分析着每个人的反应。迪米特瑞看上去惊讶于自己平时严肃安静的保镖出人意料地展现出了这样一面,而梅尼安德罗向酷拉皮卡投射去了他当晚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注视。但在这些之上,库洛洛连绵在他身上的目光才真正让他紧张。对方的注视正散发着一种怪异的光芒,好像在向他保证一切都在掌控之下,而这当然一点也没让酷拉皮卡安心。

他勉强开始重新洗牌,不过他已经模糊地预料到这场游戏的结果了。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会自愿闯入这场灾难中。这是与库洛洛交易的另一项附带结果吗?对方因此编造了另一重身份?

“赶紧把这事解决了。”梅尼安德罗不满道。

“但愿最棒的人能赢。”迪米特瑞接着说。

库洛洛露出了一道短暂而狂妄的笑。

“当然。胜者能得到一切。”

“好吧,绅士们,”酷拉皮卡一贯冷静沉默的表情变得激烈了,他的嗓音包含着反抗,仿佛他本身也在享受这场游戏。他将双手撑在台子上。

“游戏开始。”

XXXXXXXXXXXXXXXXXXXX

P.S.

于是……一如既往,又到了我为自己拖稿开脱的奇怪备注了。好吧,这次我们快一些。

我上一次更新是在2015年7月8日,半年多以前了。你们知道有趣的是什么吗?在这……(扳手指数数)6个月21天缺席的日子里,3件主要的事情发生并令我的生活彻底成了幸福与灾难的混杂。其一是我参加了2015年8月22日的BLush大会。真的太棒了。尽管我没找到团酷或探索者系列或心理测量者或无法触碰的爱的周边,我还是很开心地抓着一只世界第一的初恋的大纸袋回家了。我超努力地把这只纸袋藏起来不让我父母看到(但他们还是看到了)。其二:我在菲律宾看了一场超棒的日本摇滚乐队的演唱会。2016年1月19日ONE OK ROCK在马尼拉SM亚洲购物中心的现场演唱会。那是我无聊人生至今最有趣的一晚。这儿有OOR的粉丝吗?

其三,最疯狂的一件。(译者:这件事情因为作者不太愿意传播,我就不贴出来了文。)

所以,我去了耽美大会,看了最喜爱的日本摇滚乐队的演唱会,陷入恋爱又被狠狠伤害(我哭得很多,自己都感到极其惊讶)了好几次。就在6个月21天没有更新的日子里。现实世界就这么操蛋,我知道的。

多愁善感已经够啦,过去的就过去了。所以,奉上这章!希望你们喜欢。啊,对了,去年12月我为圣诞老人活动写了些团酷的东西,你们可能也会想读,它有点儿架空但并不真的架空。一篇献给团酷粉的迟到的圣诞和新年礼物,在我个人简介里可以找到。

所以,就这样啦,同志们!啊,来个下章预告:酷拉皮卡最终勉强对库洛洛的交易做出了决定。这章会很长,可能要花一年才能贴上来。但是请放心,或早或晚,总会贴上来的。再见啦小伙伴们!喜欢的话留个言哦。

爱你们,Kusari。

(那些在Facebook上认识我的人,我请求你们把这篇备注就留在FANFICTION。不需要斥责我或者其他什么的或者觉得有趣跟他人分享。给我私信,一切照旧,但是不要公开发任何有关的事。谢谢你们)

评论(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