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二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21/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二十一章 走错的一步 A Bad Move


作者按:请不要对这个更新速度习以为常。我只是碰巧这么拼命来治愈读者的心灵,而SD就是那只惨——幸运的实验豚鼠(译者: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的翻译XDD)。此外,这章特别短,我觉得应该把它加到上一章(而且我懒得想新一章的标题了),不过算了。我得承认我是急匆匆强迫自己写下这一章的,那么请享用。希望你们喜欢!


声明:HXH不属于我。

试阅:无。


库洛洛成功在酷拉皮卡内心注入了长久的恐惧,与此同时,酷拉皮卡也给库洛洛带去了无法言说的困惑。

库洛洛是赢家。这一整晚都完美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他杀了梅尼安德罗,铲除了一道阻拦他们的秘密交易继续进行的障碍,作为交换他粗暴地上了窟卢塔少年好多次,显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从而有效在对方心里种下了恐惧和自我怀疑。一石三鸟。库洛洛期待自己能够愉悦地度过一整晚,但是……他没有。

他说不出确切原因,但这晚并不令人满意。

他觉得累,这是迄今为止最充满肉欲的一晚,但他莫名地不觉满足,甚至感到空虚。这让他难以理解。他不是第一次伤害并强暴酷拉皮卡,但这次和两人的第一晚不一样。和他们之前进行过的短暂的回合相比,这一回简直就是垃圾,他无比困惑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实际上,他感觉很糟。眼见酷拉皮卡被紧拷着,消极被动,受了伤害又不肯直视自己的景象,他没有感到预想中的兴奋。恰恰相反,当酷拉皮卡请求他停下时,他内心某处想要答应,因为他对这一整出变态的玩法毫无兴致,导致他不得不借助于催情药物。但他觉得他应该这么做,因此即便脑中有个微弱的声音叫他住手,他还是继续了下去。

库洛洛关上浴室门的时候,瞥了一眼酷拉皮卡。看着对方曲起膝盖,耷拉着双肩,面庞被乱发遮挡的模样,一种不祥的感觉压在了他的胸腔。他捕捉到了酷拉皮卡在身旁醒来时细微的响动,那一刻他真想转过身去查看对方怎么样了。不仅如此,当酷拉皮卡努力站起来却跪倒在地,备受羞辱地蜷起身子,并且又一次不肯直视他的眼睛时,他深深陷入了一种对自己极其懊恼的情绪之中。他习惯了窟卢塔违抗自己的英勇作为,哪怕只是在小的方面;对方是个骄傲的男孩,就算走投无路受尽嘲讽,也昂首挺胸。令酷拉皮卡吸引人的并不是性事,而是男孩本身,他一直处于光与暗之间狭窄的界限,却哪边都无法割舍。他在两人接吻和抚摸过程中流露出享受模样的珍贵时刻,被自己打趣时浮现在诱人面颊上的红晕,尽管违心却还时不时竭尽全力反击自己在性事方面的优势的样子。不管酷拉皮卡怎么拒绝,他总归会享受那种过程的,这令库洛洛想要吞噬对方,抚触对方,让对方真正感觉舒爽,直到对方没法再拒绝。

今晚库洛洛赢了,但感觉蠢透了,他把自己和酷拉皮卡之间的事情搞得一团糟。

库洛洛给窟卢塔准备好换洗衣物后,立刻离开了公寓单元。他判断酷拉皮卡需要一些独处时间。不过他没离开这栋建筑,他去了楼顶,好呼吸些新鲜空气,并把事情仔细梳理一遍。

这次……杀死梅尼安德罗是一步很糟的棋,不过库洛洛认为有这必要,他并不后悔。库洛洛不在乎酷拉皮卡对那人的死亡作何感想,因为他只根据自己的意愿行事。但酷拉皮卡对发生的事情感到自责,产生了不必要的痛苦。加上那场脱离常规的强暴和两人在梅尼安德罗宅邸做爱的事实,库洛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不仅仅恐吓住了酷拉皮卡,他还让对方屈服于精神创伤。不论对方的个性有多强韧,都只是个年轻的男孩,这件事对对方造成了心理上的影响。他对男孩的顽强度考验过头了,差点儿毁了对方。

而这让他感觉很不好。

严格来说,这是有利的,因为那意味着他现在能轻易完成最后一击,了结了窟卢塔。他对酷拉皮卡没有之前那么感兴趣了,所以杀死酷拉皮卡变得容易得多得多。库洛洛玩够了,现在只差一步就能消除旅团最大的威胁。派对结束了——是时候回归现实,寻找他的蜘蛛们了。

但是库洛洛不想这么做。

要是可以,他只想回到公寓,打开浴室门,帮酷拉皮卡清洁身体,然后把他塞回床上让他多休息一会。他想给对方留血的嘴角贴上膏药,然后飞快地偷一道吻,从酷拉皮卡那儿收获惯常的瞪视,并报以每次都能令对方火冒三丈的微笑。

他把一切彻底搞砸了。回顾两人之前的邂逅,他们之间已经发展出一种忍让。就因为他觉得有必要狠狠展示一下自己的主导地位,这份忍让化为泡影了,而他对此不知所措。

但更重要的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

这不是同情。从他出生开始就没抱有过同情这种东西。他唯一在乎的就是旅团,其他人只不过是活在他周围、生死无常的有机体。酷拉皮卡不该是个例外,因为除了火红眼,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但在他强迫对方高潮后,这双火红眼里的空洞视线在他胸口留下了隐约的钝痛。不情不愿的点头并未提供给他胜利感,反而是彻底的挫败。他做了非常错误的决定,走了非常烂的一步棋,可又不得不继续,保住面子,并完成驯服酷拉皮卡的计划。

就在这时,一个问题骤然浮现在他的脑中。首先,他想要的是被驯服的酷拉皮卡吗?

他想要的是某个毫无怨言地遵从他的可笑举动,为了避免惩罚而尽力表现到最好的躬身臣服的人吗?

如果是这样,他应该找个更擅长这么做的人。不,他想要的从来不是一个奴隶。酷拉皮卡没有一处符合奴隶。最起码,他从没打算让窟卢塔变成奴隶。对方的价值远远不止于此。

但他为什么这么想?

这些……这些都让库洛洛感到困惑:他的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想对窟卢塔做什么,他下一步该做什么。既然一开始酷拉皮卡就对库洛洛恨之入骨,那么他的恨意一定被激发得更加强烈了,再加上现在的一小簇恐惧,他们之后的相处绝对会受影响。下次酷拉皮卡跟他一块会怎么行事?还会有下次吗?

一切都毁了,而他很担忧最终结果。

这不是一句简单的道歉能解决的事。甚至给出一双窟卢塔眼球也没法形成安慰。他犯下了无法轻易弥补的错,这令他焦躁不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想让这感觉终止。

他不后悔杀了梅尼安德罗来恫吓酷拉皮卡,但他觉得自己不该那样伤害对方。他做得太过了。过得夸张了。

这种疑似关心窟卢塔的想法到底从何而来?

库洛洛看着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酷拉皮卡现在应该已经离开公寓了,他的身体状况不好,精神创伤会反映在他的身体机能上,而这又会让他的情况恶化。库洛洛知道,对方对精神创已经习以为常了。缠绕着他的死亡的威胁,绝望导致的抑郁,作痛的伤口和磨人的饥饿,还有对自己存活于世的厌弃。放任不管的话,可能会产生两种糟糕的结果——自残自杀,或者被黑暗吞噬,变成一只怪兽。如果是库洛洛,显然会选择后者,不过酷拉皮卡的话,他不确定对方会作何选择。

库洛洛史无前例地为他人感到焦心。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不会继续对窟卢塔的强暴。他会悄悄杀死梅尼安德罗,这样酷拉皮卡就不会对那人的死耿耿于怀。话说再回来,他并没有后悔所做的一切。老天,他怎么这么矛盾?

“我是怎么了?”库洛洛叹着气,拿手抹了把脸。

评论(2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