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授权翻译】Still Doll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五章

以防和谐,附上本文的AO3链接(可能需要点击右上角的“Proceed”)。

译者按:本文已得到作者kusarihime的授权,原文地址戳https://www.fanfiction.net/s/9061054/24/Still-Doll,无需翻墙,请多多给原作者留言!


第二十四章 一份工作岗位 A Job Post

作者按:这一章的灵感主要来自两处:

1. 《全职猎人》第33卷116页(如果你是在线看的,那就是第346话第10页)

2. (注意,这里有《我的英雄学院》的剧透。这条完全可以跳过。)职业英雄篇,也被尊称为“安德瓦挽尊篇”。(译者:原句是“Pro Heroes Arc/dubbed as 'Endeavor Redemption Arc'”,“挽尊”这个词可能有点儿过,但是我觉得这里是戏谑意味的,所以你们会意就好,原谅一下我的任性~)

我不是职业作者,但我也知道角色发展的重要性。这是我从富坚老师那里学到的最重要事情之一。在年纪尚幼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角色随故事走向而发生改变的那种剧情的美妙。这也是日本的故事编剧让我想学习的特点:学会如何创造真正的、多维的角色,尤其是起推动作用的角色和引发共情的反派。可能听起来像是在贬低我自己国家的作品,但是这儿的故事,尤其是电视连续剧,就我的喜好而言,太……乏味了,因为通常刻画的都是又弱又容易上当的主角和又老又坏还自私的普通反派。但对大多数观众而言这种才“畅销”(摊手)。我提这个是因为我听说小英雄的作者堀越老师被人批评,说他试图弥补安德瓦作为无情无义、混蛋No. 2英雄和轰焦冻的糟糕父亲的人设。有些人讨厌这一改善弥补的处理,因为觉得他对自己家人做了那种事,他不配。但是堀越老师似乎不为所动——因为他写他想写的,管别人怎么说。

请听我一言:写作是艰难的。非常艰难,尤其当你快写到高潮,那千钧一发的关头时。在写这个故事这一段的时候,我就遇到了这样的困难。我忘记了自己几年前构思的大部分剧情,我很怕自己没法满意地描绘出我心里所想的,但就像堀越老师一样,我要继续,因此我备受鼓舞地写出了这一章。

很抱歉我又慷慨陈词了一番。我并不是想在这里表达对小英雄的迷妹之情,只是想吹一下另一位优秀的故事编剧,他提醒了我,应该一直跟随本心去写作。


声明:HXH不属于我。

校对:无。


分别时,诺斯拉失去女儿预言能力的无助模样,还有他对于让诺斯拉家族重获地位的灼热渴望,仍鲜明地烙印在酷拉皮卡的脑海。

从友客鑫回去后,诺斯拉一家就祸不单行。他们失去了多奇洛、费婕、义瓦敛夫、达佐孽,经确认,甚至连史库瓦拉也在遭遇幻影旅团后牺牲了。而价值29亿的火红眼也不知去向,据报道,只剩下他无头的尸首和一辆废弃的车。这令妮翁·诺斯拉陷入了一种糟糕的情绪当中,而莱特·诺斯拉则是在女儿说出再也写不出预言诗的话之后,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根据警方的报告和目击者的证词,在上演了砍掉史库瓦拉的脑袋然后拿枪互相射击对方的头部却没有死,这样一系列奇怪的行为后,嫌疑犯若无其事地当场离开,也没从受害者和车里拿走任何东西。警察到来之前,没人敢去接近犯罪现场,而车里头除了眼睛,其他东西都没有丢失。

几天后,他们从黑帮那儿听说,友客鑫拍卖会主办方快被投诉给淹没了,那些人在得到拍卖品后,只拥有了一天,他们在拍卖会上购买的商品就不翼而飞了。酷拉皮卡注意到,购买者所估算的拍卖品丢失的时间基本和史库瓦拉的死亡时间一致,因此可以得出结论,火红眼遭遇了同样的下场。

结果就是,友客鑫拍卖成了一场巨大的骗局,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会把29亿退回来,因为眼睛也被那群混蛋偷偷拿走了。这令酷拉皮卡恐惧成真:他同胞的眼睛再度落入了旅团手中。

诺斯拉堆积的债务(父女俩都是大手大脚花钱的人)开始产生利息,而他们现有的产业已经入不敷出,这令情况雪上加霜。他们的财产逐一被银行收回,到现在只剩下他们在友客鑫的五星级酒店(就是旅团大闹特闹时他们住的那家)和他们目前居住的宅邸。

看来善治对于莱特·诺斯拉作为前任黑帮老大的品头论足没有错:酷拉皮卡的前任老板似乎不精于商业运作,其经济支援主要来自于他女儿的能力。

然后拉瑞克斯·迪米特瑞出现了,他是诺斯拉还在混黑道时的同僚,后来用他剩余的资产帮对方渡过了难关。诺斯拉想方设法站稳了脚跟,通过酒店的获利恢复了一些元气。也就是这时候,酷拉皮卡发现迪米特瑞也在搜集窟卢塔族的眼球,而且迪米特瑞正好在找新的保镖。顺理成章地,迪米特瑞给他提供了一份他本来就想去争取的工作。诺斯拉无法拒绝酷拉皮卡转去迪米特瑞那儿的决定,因为男人对他有恩,所以他只能让对方走。

那之后酷拉皮卡就没怎么听说过诺斯拉的消息了,他忙于迪米特瑞的事,加上库洛洛带给他的困境占据了他多数的时间,而诺斯拉从他离开那天起就完全没联系过他。回想起来,酷拉皮卡还能清楚记得自己递交辞呈的时候诺斯拉的眼神。他们互道感谢和祝福后,诺斯拉发誓自己一定会东山再起,并问他等到那个时候是否还愿意在自己手下干活。酷拉皮卡并不全心全意地回复说他很乐意。除非他们重新持有火红眼,否则酷拉皮卡没理由为他们工作,所以诺斯拉这通电话没有让他太困惑,甚至让给了他一丝希望。

酷拉皮卡试着问了两人的会面议程,但是诺斯拉拒绝透露,说最好是见面了再说。尽管和库洛洛碰面后仍处在沮丧情绪中,酷拉皮卡还是选择接受了对方的邀请,他们达成协议。在诺斯拉饭店的餐馆碰面。

这地方离酷拉皮卡所在只有大概三十分钟的距离。餐馆坐落于酒店的五十层,玻璃幕墙展示着友客鑫炫目的夜景。酷拉皮卡抵达的时候,诺斯拉已经到场,坐在玻璃幕墙边浅啜一杯咖啡。

“晚上好,先生。”酷拉皮卡鞠躬致意。

诺斯拉点头回应,并示意他做到自己对面。“请坐。”

“好久不见。”酷拉皮卡坐下后开口道。

“是啊,现在都太忙了。我一直为了生意在城里进进出出。我在友客鑫这儿刚参加了一个重要会议,因为迪米特瑞就住在这附近,所以我决定联系你。希望没有不合时宜。”确实,诺斯拉看上去很疲惫,可能还缺乏睡眠,但他至少看起来不像之前意识到女儿失去能力的时候那么绝望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怎么样?”

“我很好,谢谢。”酷拉皮卡简短回答道,他确信这次邀请不会是简单的闲聊,“你怎么样,先生?”

“总算是从妮翁失去能力的事上恢复过来了,虽然还是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这件事现在秘而不宣,妮翁也不怎么过多地想它了。尽管她时不时还会试一下。”

“我知道了。”酷拉皮卡朝他微微一笑,“我知道我之前跟你提过,但我还是觉得她的预言能力可能是她的念能力。”诺斯拉对“念”这个词很熟悉,却所知甚少。

“是的,”诺斯拉点点头,“而且你还得出过结论,说它可能是被强制封印、消除、转移或窃取了。”

“是的,先生。”酷拉皮卡肯定道。他问过妮翁溜进友客鑫拍卖会的时候是谁陪她的,对方不情不愿地坦白了,告诉了他库洛洛·鲁西鲁的名字,这让酷拉皮卡在惊讶之余,立刻明白男人偷走了她的念。她说两人一起做的无非就是用鲁西鲁的通行证开车通过入口,边喝饮料边聊天,然后去了拍卖场。她还送了鲁西鲁一次预言体验,作为帮她进入这栋房子的谢礼。他们下电梯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识,她也不清楚原因,因为她一点儿也没觉得身体不适。

由此,酷拉皮卡机智地设想,库洛洛要盗取受害者的念能力需要用棘手的方法,可能包括当面向他示范能力,获得目标能力如何作用的情报,还有其他诸如身体接触一类的条件。此外,他的受害者可能必须活着——因为要是他想,他可以在偷取妮翁的念之后轻松杀死对方,但他没有。酷拉皮卡不确定偷来的能力能不能还给原主人,但是就他对库洛洛的了解,他确定对方不会那么做。库洛洛似乎比他了解更多念的奥妙,这令他倍感危机。

酷拉皮卡选择不向那对父女透露他认识库洛洛,不希望对方追捕这个出于生理需求而对自己有着强烈执着的男人。反正对方那会不能使用念,就算他能或者他想,也无法把能力还回去。

“而且也不太可能还给她。”诺斯拉沮丧地继续道。

“从犯人对她的所作所为来看,是的。念是一种庞大而复杂万分的人类能量形式,运用得当的话,能够产生众多强大的力量。你的女儿绝对很特别,她可能是特质系的,因为她没有通过训练就开发出了念能力,但是我们得承认,这也成了一项劣势,因为她不必将自己的能力提升到极致。她可能并非生来就是好胜心强的类型,但如果她能磨炼自己的念,或许她就能学会怎么探测到潜在威胁,或者至少能辨别出身边的人是否居心叵测。不过话说回来,这些是我们作为她保镖的职责,而我们没有做到位。”酷拉皮卡垂下脑袋,鞠了歉意的一躬。

“我也已经熬过了他人的指指点点。”诺斯拉轻蔑地挥挥手,“何况你说得有道理。我应该训练她学会如何保护自己,至少应该教会她不要跟陌生人走。我是她的父亲,我不该对她的安危和意愿那样想当然。总之,这些都过去了。对溺爱父亲的责骂已经说得够多了。你怎么样?迪米特瑞有为难你吗?你看上去脸色很苍白。”

“迪米特瑞先生是个很体恤下属的老板。”酷拉皮卡说了谎话。他的苦恼有这么明显吗?“我就是有点儿累,仅此而已。”

“哦,那挺好的。”诺斯拉僵硬地点了点头,似乎想不出任何话题,让闲聊在直接进入话题前继续下去。

酷拉皮卡帮了他忙这个忙,切入了正题。

“原谅我这么说可能有些草率,不过我能知道你为什么想和我聊一下吗?”

诺斯拉示意女服务员过来。“在此之前,先给你点杯喝的吧。”

“请给我一杯咖啡。”酷拉皮卡对女服务员说道,对方立刻给他倒了一杯黑咖,然后离开了。

诺斯拉接着坐直了身子,严肃地看向酷拉皮卡。“总的来说,你觉得给迪米特瑞当保镖怎么样?”

酷拉皮卡微微有些犹豫,回答道:“我不能泄密,不过我得承认,比照看您女儿要更有难度。”

“我想也是,毕竟他比我们富裕多了。他给了你不错的职位吧?知道你的能力,他肯定把你视作特别可靠的人。”

“您过赞了,先生。”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见识过你从头到尾的表现,我承认放你走对我这边而言是巨大的损失。我是说,你的保镖工作完成得很好,但你作为卓有成效的领导者的潜力真的太突出了,想想看,你还那么年轻。”诺斯拉说下去,仿佛在给酷拉皮卡评估的时间。酷拉皮卡保持了沉默。

“你聪明,强大,有足够的魅力统领周围的人。实际上,你是让我想到新的商业投资的原因之一。你知道,我一直想开创一个保镖事务所。”

酷拉皮卡僵住了片刻,一股希望涌动着从里至外缓慢地将他温暖,而他压下了睁大眼睛的冲动。

“你的意思是想给我提供一份工作,作为事务所部属的警卫之一,是这类招募吗,先生?”

“不,当然不是。那绝对是浪费你的大好才能。是,我是有意招募你,但不是要你来当警卫。我希望你成为他们的领导者。我想要你帮我管理公司,酷拉皮卡。”

听到这番话,酷拉皮卡的双眼真正亮了起来,几个月来他第一次这样。

“我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来管理并带领其他人,进行战略指挥,培训筛选人员,就此创造出一支最好的安保中介机构。

“我有足够的人脉和启动资金,有少量获得人手的来源,而且我成立了一个合适的总部。我现在只需要一名能够胜任的左右手,让我能全然地依靠,而我想不出其他人,除了你。”诺斯拉在最后一个字上加重尾音,语毕坚定地凝视着酷拉皮卡。

“当然我们首先会协商你的工资收入,这份工作不容易,但你值得拥有。一旦我们有了更多客户,收获了良好的反馈,你就会获得佣金。如果市场景气,我愿意给出更多佣金。你怎么看?”

酷拉皮卡的目光盘桓在朝他淡淡微笑的男人身上,眼里闪烁着希望。他忍不住停下来对刚听到的那番话深思熟虑。

他的心脏充满期待地跃动着,脑海中的一切,甚至库洛洛,都短暂地消失了。来了,一个让他接近自己的目标以得到窟卢塔眼球的黄金机会正仁慈地朝他招手,这比逗留在迪米特瑞身边更有效,比和库洛洛进行交易更符合道德,甚至比成为黑帮二把手的提议也要好得多。酷拉皮卡从未想过这么好的机会会在这么恰当的时机如此轻易地落在自己头上。就像是命运在告诉他,事情没有看上去那么糟。他没走进死胡同,一切迟早都会好起来的。

对方提出的这个岗位是一张会从本质上改变游戏走向的万能牌,他必须谨慎出牌。酷拉皮卡难以压抑自己的宽慰——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先把棋子放到合适的位置。

他会起好头,避开和迪米特瑞的之间的意外事件。酷拉皮卡回以微笑,说道:“很荣幸能获得你的信任,先生。我很感谢这份提议,我也无比乐意重新在你手底下工作,不过……在答应前,有些关于我的事,还有我必须说在前头的条款,得让你先知道。”

“明白了。”诺斯拉的脸色稍稍变坏了一些,“那就说出你的条件。”

“你也知道,”酷拉皮卡吸了口气,“我是个猎人。我在寻找某样物品,它通常在类似于友客鑫拍卖的地下拍卖会里贩售。妮翁小姐正好是那件物品的爱好者。这是我申请为你工作的主要原因。”

“看来你有一项隐秘的动机。”诺斯拉看着酷拉皮卡的表情开始充满怀疑,“那么,是人体器官吗?”

“是窟卢塔族的眼睛。”

“哦,那些火红眼?”诺斯拉问道,“那些眼睛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诺斯拉明显停顿了一下,并且屏住了呼吸,因为酷拉皮卡故意把眼睛变成了红色好让他看清。酷拉皮卡高扬着头,骄傲地看着诺斯拉。

“它们是从我死去的族人那儿偷走的眼睛。”

“哇。”诺斯拉后退了一点,又靠回来,看上去有些害怕,但是和迪米特瑞不同,他的神情里没有对对方眼睛的痴迷。这让酷拉皮卡缓和了一些。

“我是窟卢塔族最后的幸存者。”酷拉皮卡把眼睛变回了常色,继续解释道,“我在寻找族人的眼睛,把它们带回应去的归所。”

“好吧。”诺斯拉从轻微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坐直了身子,“没想到那个民族还有幸存者。想到你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而你还敢于和黑帮搅和,你真的很有胆量。”

“现在你知道关于我的真相了,你还愿意雇用我吗?”他和自己的前任老板视线相对。

“稍等。我很惊讶,并且有些困惑。如果你打算搜集火红眼,同时为我们工作,那我们从拍卖会买到一双眼睛的的时候,你计划怎么从我女儿那里拿到手呢?”

“请勿担心。我从没想要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我要的只是眼睛,如果你们得到了一双眼睛,那么我很乐意听从你们的需求,只要这要求合理。但因为我们在友客鑫买的那双眼睛消失了,而你的女儿现在没有其他窟卢塔眼球,所以我没有理由缠着你们。如果你同意不把我的身份泄露给黑帮,那么我也会对你的家族效忠。我感觉与你合作让取回族人的眼睛有了更大的机会,就像你也相信我的本事能管理好你今后的商业投资。如果你同意我的条件,那么我会尽心竭力满足你的期望,帮你渡过难关。”

“让我……”诺斯拉犹疑不决地停顿了一下,“……先听听你的条件。”

“我会接受你关于加薪和佣金的提议,但如果客人拥有眼睛或者和眼睛有任何关联,我还想担任他们的保镖。我希望在任何我认为有必要的时候,你都能允许我申请作为眼睛持有者的保镖,不接受反对。”

“……听起来会影响我们的日常运作。”

“我能保证这是可行的。哪怕我不在,也完全能继续监视总部的运作,并且下达指令。我会培训一些人,在我不得不离开的时候顶替我的位置。我拥有一项类似于测谎仪的能力,能检测出保镖申请者是否试图欺骗我们或者隐瞒情况。我有自信承诺你,一切都会有序进行,不论我在不在总部。”

诺斯拉叹了口气,“还有别的吗?”

“请说服妮翁小姐,忍住不要买窟卢塔眼球。我不打算跟她透露我的秘密,也是为了避免危险的麻烦。”

“说实话我希望她停止购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她已经学会控制自己,但是我觉得要她不买这些东西还是很难,因为她真的很喜欢这些。我会尽我所能说服她的。”

“我最后的要求是,希望你允许我对搜集眼睛一事进行调查。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和我第一项要求是相关的:第一项要求需要我跑去不同的地方,追踪相关人士,进行监控,以及诸如此类搜索相关的事。此外,请相信,这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我会照料好工作,一旦完成任务,我就会回到总部,而且我愿意加班加点保证巨细无遗。”酷拉皮卡鞠了一躬,“我不仅会提升公司的收益,还会优先保障你和妮翁小姐的安全。拜托了,先生。只要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我已经准备好证明我自己了。”

一阵令人不快的停顿中,诺斯拉朝酷拉皮卡投去了异常严肃的目光。

“目前来说要求都很合理。”他听诺斯拉低语道,“过不我很担心,你的眼睛不会给我们带来来自黑帮的麻烦和关注吗?”

“至今为止,我始终设法在黑手党范围内让这件事保密,不过我对自己的出身非常自豪。很多人知道有关于我眼睛的事,甚至猎人考试的同期生和迪米特瑞先生也知道,但没有人敢尝试并伤害我。如果有人真的试了,”酷拉皮卡将一道坚定的视线定格在诺斯拉身上,“那么我就有更多机会向你展示我的能力了。”

诺斯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似乎陷入了沉思和考虑之中。

“你多少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片刻之后,诺斯拉说道,“但是和我这个老人不同,你仅仅依靠着你自己和你的本事往上爬。如此的决心……我能感觉到你为达目的,已经准备好对抗一切险阻。我很好奇你的决心能带你走多远。好吧,”诺斯拉自顾自点点头,思量出了结果,“我仍旧希望你能来我的队伍。”

听到这句话,酷拉皮卡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非常感谢你,先生。我会尽心尽力的。”

“但你跟迪米特瑞要怎么办?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有点儿挖墙脚的意思。”

“你完全不必担心。”酷拉皮卡确信迪米特瑞希望自己马上搬出他的房子,“我保证他会理解的。我会尽快递交辞呈。”

“你和旋律还在一起吗?”

“是的,先生。”

“你可以……呃……也问问她是否愿意再为我工作吗?我想她的听力会成为我们至关重要的一部分。我不强求,只是个提议。如果她拒绝,我也能理解,考虑到我们刚刚经历的困境,迪米特瑞可能是个比我要慷慨得多的老板。”

“交给我吧,先生。”酷拉皮卡漫不经心地笑了。他也想和旋律一起工作,“我一定会告诉她的。”

“好。”诺斯拉回以笑容,看上去对两人的对话真心感到满意,“你回复给我之后,我会订立一份合同,列出我的条件,你能仔细阅读这份合同。我希望你尽可能及时告诉我最新进展,而我会把迪米特瑞留给你处理。我真的不想和他关系搞僵。”

“这是自然,先生。”

诺斯拉朝他伸出一只手,“感谢你听我倾诉,酷拉皮卡。我们下次见。”

酷拉皮卡接过这只手轻轻摇了摇,“这是我的荣幸,诺斯拉先生。”


P.S.:我得承认我没想到酷拉皮卡能有这样独占鳌头的卓越能力,让他成为了诺斯拉家族真正的掌权人。他机智聪敏,策略高明,我们都知道,但我没想到他那么勇猛,能走到把诺斯拉握在手中的地步。其实,富坚老师不过是跟往常一样巧妙地玩弄了我们的心理。这章很难写,我知道酷拉从诺斯拉转到迪米特瑞那儿的剧情OOC了,也不现实,但是就无视它一次吧,谢谢了。(叹气)

LOFTER上留言的小伙伴,谢谢你们!很高兴大部分读者读懂了我试图表达的东西。是的,正如周玥辰所言,“正在正视自己的库洛洛和不需要自己一个人抗的酷拉皮卡”正是我一直想描绘的,谢天谢地有人看出来了。希望你们喜欢这一章!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