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五章

文前话:明天是酷拉皮卡的生日!这一章就当作是贺文啦!

4.

“身为家族掌权人以利亚·韦伯的弟弟,你不甘心就这样当一个副手,而想取代以利亚,成为真正的家主,因此策划了这场闹剧。”男人一边阐述自己的想法,一边向着以利沙踱步。他的脚步轻不可闻,每一步都稳健地避开了地上令人惊惧的血迹,“你切断电源,是为了让所有宾客都知道有情况发生;那声尖叫也是,真正的杀手不会让目标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说得足够明确了,以利沙要让自己的哥哥犯错,受到众人指摘,否则那位置他坐上去也不稳。

“你挑选了和几个不曾与以利亚交好的家族,杀手暗杀的都是这几个家族或旗下帮派的首领、要员,营造出一种以利亚意欲铲除的假象。但实际上,这些家族或是存在帮派内斗的问题,或是二把手有异心,全都禁不住挑拨,你一游说,他们就决定跟你联合起来铲除对手,夺权上位。”男人在以利沙面前站定,不慌不忙地拎着地图一端,挥手展开了地图,“不过在以‘英雄’形象登场‘制裁’以利亚之前,你打算先获得你哥哥的法宝——能找到任何想要之物的‘万象藏宝图’。”

以利沙惨白的脸色印证了男人的说法,不过他很快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姿态,嗤笑道:“你到底是谁?以利亚派来的侦探吗?很可惜,你的雇主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他的嗓音嘶哑,带着种柳暗花明后的疯狂。苦苦追寻的东西就在眼前的神秘男人手里,而对方不但没有武器,还抱着一个孩子,可笑的场景让以利沙狂妄地笑了起来。

男人不以为意,他开口的声音轻缓低沉,就像月下平静的清泉——

“找到以利亚。”

地图上原本的世界板块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这栋宅邸的平面图。在这样细致的尺度下,以利沙很快就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旁边有一道红点。仔细看的话,这道红点正在非常缓慢地抖动!

“不、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以利沙无法再故作冷静,发出了凶狠的低吼。

“找到这栋房子里刺杀以利亚的杀手。”

仍旧是宅邸的平面图,只不过刚才的红点消失了,地图上出现了三道新的红点,其中两道散落在角落里纹丝不动,另一道却在他们所处房间外的走廊上快速地跃动。

“看来你派出的三个杀手已经死了两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评价道,“以利沙敢这样大张旗鼓举办酒会,确实是做足了安保呢。”

男人才说完,胸口就被一道冰冷的枪口堵上了。

“把地图给我。”以利沙此刻的表情只剩下狰狞,上膛的动作也被演绎得凶相毕露。

男人叹了口气,对方心心念念的地图就在他手中凭空消失了。然后,那骨瓷般白皙的手掌上多出了一本书。

酷拉皮卡逐渐感到精疲力竭,几处重要的关节被钉子刺伤,来不及治疗,新一轮暴雨般的钉子就破空而来。他也试过与攻击者沟通,可对方不曾给他任何回应。少年的行动越来越迟缓,此刻全靠着红眼状态的加持和多年来为了生存与复仇积累起来的意念在支撑。

绝不能在这里倒下……

黑暗中,最后的窟卢塔勉力贴着墙站直了身子,他的眼睛就像生起的炭火,越燃越亮。

杀手的手里又出现了一排针,只需要最后一次攻击,他的目标就会命断黄泉。酷拉皮卡连呼吸都在发颤,他紧盯着杀手的每一个动作,在对方即将出手的瞬间,做出了一个狠狠拉扯的动作——是锁链!隐去的锁链绕住了杀手的脚踝,在主人的牵动下令杀手身形一晃。钉子离手的瞬间,杀手立马意识到攻击落空了,他并没有被锁链绊住,而是就地一撑,腿快速划过一个圈,反倒带着锁链让酷拉皮卡摔在了地上。接着他伸手一抓,快速将拖拽到远处的锁链一圈圈收拢。奄奄一息的锁链手就这么被拖向死神,染血的裙子在拖行中更加残破不堪。他的嘴角却勾起了一道隐隐的笑,在褴褛衣衫的遮掩下,他的伤口正被看不见的治愈之链迅速恢复。

杀手非常谨慎,自始至终都没有靠近锁链的攻击范围,拽着目标靠近到一定距离,就重新甩出了钉子。酷拉皮卡一跃而起,治愈后的关节重获灵活,他快速收回了缠绕杀手的锁链,又额外甩出两条锁链抵挡袭来的钉子。

有经验的杀手迅速发现了忽隐忽现的链条和目标突然回复的身体之间的联系,他施展了凝,过人的夜视能力让他将目标的锁链动向看得一清二楚——

一共五条链子,三条用来防御,两条正向自己蜿蜒。

杀手手起钉落,迅速将对方隐藏的锁链钉在了两边的墙上,又趁着酷拉皮卡怔愣的瞬间拔下被固定的两条链子,用力一挥。锁链带着起伏的波浪向其主人袭去,如果不加阻拦,涌动的链条可能会震碎他的手骨。酷拉皮卡急忙后退,撤去了锁链。具现化出的锁链立刻在空中消弭无形,与此同时,酷拉皮卡感到膝盖一阵刺痛——杀手趁他撤走锁链的时机击中了他的膝盖。他支撑不住跪倒在地,立刻又有两枚钉子将他的手掌牢牢钉在地面。锁链手倒抽了一口冷气,发现戳穿手掌的钉子和之前攻击他的有所不同。这些钉子上带着强劲的念能力,其主人可怕的气息正通过伤口侵袭他的四肢百骸。

很快,酷拉皮卡的四肢都被牢牢钉在了地面。如果不拔出钉子,治愈之链也无法治疗他手脚上钻心刻骨的痛。

难道他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少年的胸中充满了不甘。他还未集齐族人的眼睛,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他还未消灭蜘蛛,让那个逍遥法外的团体从此无法作恶;他还未与友人重聚,聆听他们的经历与成长……

他的眼睛越烧越红,最后真如炭火一般,在最炽烈的光芒之后成为了灰烬。

也好。他想到,如果就这样死去,那库洛洛就会永远被他的制约缠绕,永远无法带领蜘蛛们兴风作浪了。

杀手将一柄比先前用过的钉子都要粗长的念钉朝酷拉皮卡投去,这是最后一击了,接着钉子会刺入他的皮肉,贯穿他的颈动脉,而他只能在喷涌的鲜血中挣扎着死去。

在一股了然的平和与报复的快意中,酷拉皮卡阖上了眼。

然而飞驰的钉子在距离他颈动脉不足一公分的地方停下了。这枚杀人利器就这么堪堪定在空中,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没办法移动分毫。

长久潜伏于厮杀的寂静终于被打破,一旁的墙壁发出隆隆的声响,酷拉皮卡没能找到的那扇暗门就在此刻打开了。

“交易结束,”一道低沉平缓的声音从门后响起,“你的雇主已经死了。”

伴随着这句话,两颗的头颅滚到了杀手脚边。头颅的主人们瞪着大大的眼睛,露出了标准的死不瞑目的模样。酷拉皮卡认出其中一颗头颅,居然是与诺斯拉帮同属力兹家族的另一帮派的老大。

他雇了杀手来杀自己。酷拉皮卡很快反应过来。毕竟家族里那么多帮派,竞争也很激烈,谁先搭起与韦伯家族之间的桥梁,谁就更可能获得力兹先生的亲赖。更何况自己现在是诺斯拉帮的二把手,趁此机会铲除另一帮派的主力,于对方而言简直是一举两得。问题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行程和伪装的身份的?酷拉皮卡的眼神暗了下去,看来脱身后得立刻让凛仙彻查帮里的人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杀手打量了一下那两颗头颅,终于开口:“死了两位雇主,你这样我会亏本的。”和说话内容相反,他的声音里没有丁点波澜,仿佛雇主的死亡、生意的损失都与己无关。然后他指了指被他钉在地上的酷拉皮卡,“虽然收了定金,但是我在这个目标上花了很长时间,足够做好几单生意了。”

酷拉皮卡感觉这道声音万分熟悉,片刻之后他才想起来——这是奇犽的大哥!

门后的男人缓缓走了出来,已经习惯黑暗的另外两人看出他一手抱着个孩子,另一手拖着个人。被拖拽着的人双目紧闭,脑袋低垂,看不出是死是活。

“做生意总是有风险的。”男人的声音依旧平静。他随手把拖出来的人扔在墙边,然后放下怀里的孩子,牵着他的手来到了酷拉皮卡面前。

鼻腔在男人靠近的瞬间溢满了比刚才更为浓重的血腥味,浸透了酷拉皮卡本就疲惫的神经。他艰难地抬眼,目光掠过男人被黑色面具遮挡的面庞,以及手里牵着的金发男孩。如果不是手边这抹金色,这人早已彻底融进黑暗中,浑然到难以辨认。

眼前的人果然不简单。酷拉皮卡想着,他和杀手明显是旧识,不过根据两人的对话,这个人的目与杀手是相悖的,他并不想让自己死。即便如此,酷拉皮卡仍旧警惕地望着对方。

男人静默地与他对视了片刻,随即蹲下身,在这一过程中,他的左手仍旧紧紧牵着一旁的孩子。“怎么能如此粗暴地对待这位美丽的‘小姐’呢?”男人嘴上这么说,下手的力道可丝毫不含糊。他很快就把桎梏着酷拉皮卡的念钉尽数拔出,那枚定在空中的钉子也被他扔回了伊路米脚边。

拔出钉子的部位汩汩冒血,甚至比被钉子贯穿的时候更难熬。然而比起这些痛楚,更令酷拉皮卡难以忍受的是趴伏在地的屈辱,他无视疼痛,快速坐了起来。由于不便在来历不明的人面前施展能力,他只好从裙尾上撕扯下一些布条,为自己包扎。

戴着面具的男人没有帮忙,他站起身,一只手始终紧紧牵着自己的孩子。

该说是关怀备至吗?酷拉皮卡心里觉得讽刺,一边带孩子沐浴腥风血雨,一边又展露出对孩子的紧张与照顾,简直矛盾至极。

“看在我们认识的份上,我得提醒你,”伊路米的声音不咸不淡,听不出分毫情绪,“他是个男的。”

男人毫不介意地耸耸肩,回复道:“走吧,破坏了你一桩生意,我给你介绍桩新的。”

走廊尽头的房门在此刻应声打开,清凉的夜风灌了进来,将令人窒息的血味冲淡。

杀手率先朝着敞门迎送他的房间走去,男人则重新抱起了孩子,居高临下对酷拉皮卡交代道:“那边昏迷的家伙就是韦伯家族的主人以利亚·韦伯,一会麻烦你照顾一下了。”

“等一下。”酷拉皮卡包扎完最后一处伤口,神情恢复了凛冽,“你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救我?”

男人直直望着他,那一刻,酷拉皮卡清晰地感觉到了对方目光里的寒意。

“我不能让你死。”

说完,他就消失在了月夜里。

血腥味也被稀释得几近飘渺。

明知故问。酷拉皮卡深深叹了口气。


P.S.前边写了一大段杀手怎么跟酷拉皮卡对战,给人感觉好像伊路米杀个人得费好大的劲,其实不是的!是因为对手是酷拉皮卡啊!我是基于“酷拉皮卡很厉害”以及“但是厉害不过伊路米”这两点来进行描写的XDDD

我相信伊路米作为操作系高手,肯定不止一两种念钉(操控、洗脑、易容什么的不同种类不同程度各来一份吧~),所以这里的设定是:普通攻击是量产化的钉子,后面钉住酷拉皮卡的是加强版,最后一击致命的是产量最少但是灌注的念能力最强的“稀有物品”。这里还涉及到本文的一大重要私设:酷拉皮卡的每一条锁链都能用于攻击和防御。按理说酷拉皮卡的五条链子都有各自的分工,主要用于攻击防御的就是追魂之链,但是如果酷拉皮卡用操作系能力控制锁链呢?那不就每一条都能运用了吗?(虽然酷拉皮卡的操作系能力不会太强,毕竟念离开身体依然强劲的操作系和念离开身体后大大减弱的具现化系有所冲突。)

然后,不知道文中是否表述清楚了,其实两颗人头一颗是以利沙的,这样伊路米就不需要杀以利亚了;另一颗是某帮派老大的,他雇了伊路米去杀酷拉皮卡,所以他也得死。

最后的最后!我要吐槽!!!这一章发的时候非说我有敏感词!不甘心的我用二分法找到了那个词(准确的说是字),你们猜是什么?是floor(请自行翻译成楼ceng的ceng)!!!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