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五章

第四章

第六章

5.

从佩尔拉的中心往海边走,每一步都是在与城内的喧嚣做告别。抱着孩子的男人快速穿梭在海港明珠的巷弄中,一身烟火被渐次浓重的寂静洗脱,徒留沉默的黑。他的速度比风更快,几个灵巧的转身后,就已经站定在一栋小别墅前。和每一个归家的主人一样,男人用钥匙打开了门,带着孩子走进屋内。

一进屋,男人就放下孩子,动手脱去了繁冗的礼服外套,又摘下了挡在眼前的黑色面具。面具下藏着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只可惜眉目间透着几分阴郁,平添了肃穆。此刻,如果有友客鑫的黑道在一旁,一定会认出这个噩梦般的男人就是在友客鑫拍卖会上掀起腥风血雨的幻影旅团团长,库洛洛·鲁西鲁。

与恶魔同名的男人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了两枚圆形耳坠,让它们重新点缀在耳垂。接着他无视身旁捉着他衣角的孩子,迈步向楼梯走去。然而他才跨出一步,大腿就被那孩子牢牢抱住了。库洛洛低下头,发现对方居然模仿自己的动作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那张与酷拉皮卡肖似的精致面庞微微扬起,用一种不可能出现在锁链手脸上的可怜神情望着自己。两人对视片刻,库洛洛最终认命般伸出手,牵着对方一起去往楼上的卧室。

这个累赘帮他暂时摆脱了西索无止休的纠缠,但他不可能一辈子让这么只比西索还难缠的念兽跟着自己。

是的,除念没有成功,但也不算完全失败。

当灰烬中爬出一只满身尘埃也盖不住金色光芒的小念兽时,以为除念失败的人们都吃了一惊。脏兮兮的小念兽站起身子,那模样分明就是一个人类小孩。而且,那张被烟灰染黑的脸冷冷冰冰,只有红眼睛传达出最为激烈的情绪,怎么看都像是锁链手小时候的样子。

库洛洛和西索纷纷向亚本加纳投以询问的目光,除念师半晌才磕磕绊绊地回答道:“念兽的面貌是由施念者的能力决定的……这个模样大概是他信念最强烈的时刻。只能说,你、你的那个施念者用在你身上的念非常强大,但也非常……纯粹。”

似乎是一句赞赏。库洛洛不以为意,问道:“那除念还能继续吗?”

亚本加纳没来得及作答,光溜溜的念兽就已跑到库洛洛面前,抱住了男人的大腿。库洛洛不动声色地等待着念兽的下一步动作。

除念师有些汗颜:“我从未碰见过这样的情况,但是根据我的经验,这是因为施加在你身上的念能力太强,无法召唤出能完整吞下它的念兽。”

“呵~”西索发出轻笑,注视着黑发男人蓄势待发的手臂肌肉。念兽一旦做出任何具有威胁性的举动,库洛洛就会将它消灭。

不过从念兽的表现看来,它根本就非常喜欢库洛洛。刚诞生时冰冷尖锐的表情迅速褪去,变得生动起来。小念兽眯着眼睛,软糯的脸在男人小腿上一蹭一蹭,烟灰被蹭掉不少,露出了底下白嫩的皮肉。

蹭脸是小动物表示亲昵的典型方式。库洛洛思考到,难道是因为有食物吗……

“你告诉过我,对方施加于你的制约有两条。”亚本加纳斟酌再三,还是决定用最直白的方式告知男人,“现在,你只能选择要先解除哪一条制约。”

库洛洛大概只思考了一秒钟。

他微微俯下身,贴着念兽的耳朵轻声邀请道:“开动吧,让我恢复念能力。”

少年“酷拉皮卡”的脸上立刻咧开了一盏原始的笑,它伸手勾住库洛洛的脖子,凑近了男人胸口。粉嫩的舌头伸出一小截,抵在结实的胸膛。然后它舌尖一钩,做出个扯咬的动作,库洛洛就看到半截锁链拖了出来,被念兽吃得咔嚓作响。

奇特的是,这半截锁链是竖着裂开的。库洛洛甚至能看清锁链末端残缺的尖刺。

不过比起这些细枝末节,真正让库洛洛欣喜的,是重新充盈他体内的能量。那股能量比骨骼更坚实,比血液更温暖,比皮肤更亲切——那是属于他的念能力!

吞食完毕的念兽重新抱住库洛洛的大腿,蜘蛛头目没有理他,径自具现化出了盗贼的极意。他的眼里盛着汹涌的黑暗,西索眼中则点燃了灼热的光芒。

场面一触即发,两个人迸发的能量碰撞在一起。

西索失控的杀气铺天盖地般让亚本加纳感到恐惧。除念师后退了两步,随即发疯一般转身飞奔起来。他可不想被那两个人的战斗波及到,于是拼了命向前跑,只想尽早脱离身后的修罗场。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在乎这笔生意了,巨额定金早已打入他的账户,剩下的他也无所谓了。

但是没跑出多久,他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虽然周围仍旧是森林,但他清楚,自己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了,而他想要躲避的恶鬼之一正气定神闲地站在他面前。

亚本加纳吓得跌坐在地。他惊慌地爬起来,想要换个方向逃跑,库洛洛却巧妙地挡住了他的去路。男人将书合上,礼貌地对除念师说:“可以帮我拿一下吗,亚本加纳先生?”

除念师机械地接过那本书,不敢轻举妄动。库洛洛趁此机会弯下腰,把趴在自己腿上的念兽扒了下来。

他假意温柔地开口,对念兽说:“我牵着你,好吗?”

念兽听话地站到了地上,一只手紧紧抓着库洛洛的裤管,另一只手牢牢握住男人宽厚的手掌,那副场景就像温情的两兄弟。

亚本加纳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开始胡乱猜测,担心手上的书会不会给他下了某种念。恐惧盖过了一切,他想,他必须找到一个脱身的办法。然后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可能解决眼前男人问题的人。他告诉库洛洛:“我认识一个除念师,叫郭,目前正为优路比安大陆西南面的韦伯家族工作。他说不定可以帮你!”

库洛洛再度微笑起来,彬彬有礼地向亚本加纳致谢:“感谢你如此帮助我。虽然深感抱歉,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我刚刚在你身上施加了念。”

果然!亚本加纳吓出了一身汗,不知该不该把手上的书扔出去。

“现在再举行除念仪式会来不及,西索马上就能追上我们。不过,制约要解除其实很简单,只需抚触书面的掌印就行了。”库洛洛拎起亚本加纳的右手,带着他的手腕让他的掌心严丝合缝地贴在了书面的掌纹上,“就像这样。”

亚本加纳确实感到一股念能力离开他的身体,被吸入了书本。这让多疑的除念师松了口气。

“为了表示歉意,也为了报答你,一会儿我会用我的能力直接把你送到海边,你就想办法坐船离开吧。”库洛洛拿回了自己的书,转身面对林中杀气最浓郁的某个方向。

飞鸟腾空而起,逃命一般散落在零碎天空的各个角落。高大的乔木被阵风刮动,东摇西摆间枝叶簌簌作响。库洛洛手中的书也随风翻到了某一页。

“走吧。”他的声音风轻云淡。

除念师消失在了原地,与此同时,西索从一旁的树丛中走了出来。

伸缩自在的爱此刻应该就粘在自己身上。西索的两项能力都非常好用,但是库洛洛知道,自己没法同时盗走这两种能力。

他领着念兽走到西索面前,浓妆的魔术师勾起了嘴角,没来得及动手,库洛洛就先开口了:“西索,你能用轻薄的假象盖住我额头的十字印记吗?”

西索愣了一下,随后饶有兴味地咧开了嘴角。

“可以啊~”

库洛洛指了指自己左手牵着的念兽,说道:“你也看到了,这个样子,我不可能全力以赴跟你对战。但是刚才除念师告诉我了一个或许能解决念兽的人,我准备去西南面的韦伯家族拜访他。带着孩子已经够引人注目了,最好能不露痕迹地遮住额头的十字。”

西索了然,他伸手拂过库洛洛的额头,那道鲜明的、代表旅团团长的印记就被光洁的“皮肤”所替代了。

库洛洛翻动书页,空气中具现化出了一个巨大的水银球。团长对着水银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倒影,评价道:“果然毫无破绽。这个能维持多久?”

“我不在你身边的话,最多能维持48小时,前提是你不让任何人碰到它。”西索对这颗水银球表现得很有兴趣,可惜库洛洛很快就把它收起来了。真是的,他还没来得及猜一猜这颗球的作用呢~

“两天足够了。”库洛洛抱起身旁孩子一样的念兽,“我现在就动身前往韦伯家族,你要一起来吗?”

西索拒绝了他:“我对那样的场合可没有兴趣,更何况,”他舔了舔嘴唇,“看得见吃不着真是太抓心了~我还是先回游戏中玩一会吧❤”

“‘与旅团成员断绝一切往来’的制约束缚着我,我迟早会联系你的,西索。”

西索转身摆摆手:“我当然知道~”

他期待的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库洛洛的状态越好,他越有斗志。在此之前,帮任何忙都是值得的。

两人就此分道扬镳,奔赴各自的目的地。

要让西索的掌纹合在书面上真的太难了,库洛洛知难而退,放弃盗取轻薄的假象,反正他的另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他用言语误导了西索,实际上他找除念师是为了解除剩下的制约,而不是为了除去念兽。应该说,哪怕再多一只念兽,他也可先回到团员之中,再另想办法。但是到那时候,西索再想胁迫他战斗就基本不可能了。

然而当他将那个除念师邀请到自己刚抢来的海滨别墅,说明了意图之后,对方却告诉他:“我没法解除你身上的制约。”

这名叫郭的除念师解释说,解除第二条制约要有同时解除第一条制约的强大念能力,如果真有这样厉害的除念师存在,那么库洛洛第二条制约解除的时候,他身上的念兽也会被吞噬。也就是说,单独解除第二条制约,和同时解除两条制约,并没有差别。

果然没那么简单……库洛洛翻出盗贼的极意,打算将没用的除念师灭口。

“等一下!”凄厉的叫喊回荡在密闭的房间之中,郭被两条鱼抵在墙上啃食,缩放的瞳孔倒映出黑发男人冷漠的面容,还有他脚边人形念兽通红的眼,“我的boss!我的boss以利亚也是个念能力者!他的能力是找到任何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我带你去见他!去见他!他可以帮你找到能给你除念的人!”

库洛洛挑眉,他十分怀疑是否真存在强大到足以跟酷拉皮卡对他的恨意相抗衡的除念师。

“无论如何,感谢你提供的信息。”男人召回两条念鱼,带着金发念兽离开了别墅。门打开的一瞬间,除念师的身体像是被割断引绳的木偶,血肉模糊地落在了地上。

库洛洛带着“孩子”在城里逛了一下午,打听到韦伯家族将在第二天晚上举办盛况空前的化妆晚会。

“走吧,去给你买身衣服。”男人笑盈盈地对着把他的T恤当裙子穿的念兽说道,一句话拉开了之后偷盗与重逢的序幕。


P.S.除念师郭=锅,exactly背锅侠:(

前两章后记的要点挪到这里来讲了!所以这次的P.S.特别长特别长……

首先,在我的设想中,这时候的库洛洛已经有书签了,上一章打斗的时候突然静止的钉子、应声打开的门都是库洛洛用念能力达成的。有点bug的地方是库洛洛用书签的时候,书可以离手,但是放在哪儿呢?毕竟西装没有大口袋,装不下他的书。对此我的想法是——让金发小念兽拿着呀:P

其次,虽然很多人觉得库洛洛在原著中没有说过谎,但我文中的库洛洛是个不那么守信用的人(这一点以后还会有所体现,所以先打个预防针),他具有团队利益最大化的理性思维,只要符合利益,他能毫不犹豫地撒谎和毁约。我想表达的是一个虽然极端理性,但是喜怒哀乐随心所欲的库洛洛,这个库洛洛会哭会笑会生气,会把情绪以最平常的方式展现出来,却不会因为情绪影响自己的任何行动。也就是说,他不压抑自己,但也不放任自己。这是他既身为盗贼,又担任团队领袖的矛盾之处。

然后要解释一下西索情绪上的转变。他其实很清楚被念兽缠着会影响库洛洛的发挥,但是一来,他忍了太久了,库洛洛总算恢复了念能力,他迫不及待想试试手;二来,库洛洛回复念力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逃”(瞬移到了其他地方),这让西索hin生气。西索并不在意亚本加纳的逃脱,库洛洛说亚本加纳告诉他西南面有个除念师,那就证明刚两人刚才在一起,但是库洛洛留了下来,并且跟西索说明了意图,于是变化系的西索不那么生气了。

最后讲几个能力上的设定:

1.关于念能力的主人能不能感到自己能力的得失,我的设想是失去/获取的过程中是能感觉到力量流失/涌入的,但是如果没有这个过程,那念能力主人再度使用能力之前,他是不会发觉的。原著中,妮翁天生就有念能力,她自己不知道,所以能力被偷了她感觉不出来很正常。但是小杰是知道自己的念能力的,然而被亚路嘉除念后,他也是过了好久(世界树都爬过了)才疑惑地发觉自己念使不出来了。因此这一章里,亚本加纳能感到念能力的流失,但是因为有“我被下了制约”的前提印象,所以以为流失的是库洛洛在施加他身上的念。库洛洛早在相处中了解到这个人机敏多疑的性格,于是利用了这一点。

2.文中西索说,如果他不在身边,轻薄的假象只能维持48小时。这在原著中并没有体现,原著里西索只说过,如果碰到了就会被揭穿。但是派克诺妲拿着带有假象的预言诗时,并没有露馅。我觉得西索只是说谎成性,随口忽悠的,轻薄的假相到底要怎么破除我们也不清楚。于是我想,空间上(物理触碰)不能突破,那就时间上呗~毕竟是贴上去的东西,又要靠念维持,如果西索不在,说不定过了时间就自然脱落了呢╮( ̄▽ ̄)╭~

3.关于库洛洛除念的障碍,我脑补了很多:酷拉皮卡的信念这么深,他的念能被完全除去吗?如果只能除去一半呢?是不是可以先除一半再除另一半?然后我发现,不行。因为念兽也是念,这么大一团念依附在被除念者的身上,另一半也残留在他身上,加起来不还是跟一开始的状态一样吗?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