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七章

第六章

第八章

文前话:所有关于考古的都是瞎掰扯!毕竟猎人世界也是虚构,就不要太较真啦~

7.

狭小船舱内,考古队正在专注地研究酷拉皮卡拿给他们的岛志。之前翻阅了那么多典籍也没见过这本书,整支队伍如获至宝,三名专家讨论得热火朝天,年轻人则在一旁认真记录笔记。他们请来的雇佣兵却是听得脑袋发晕,纷纷跑到甲板上去透气。只不过当这些人踏出舱门,已经有人占据了甲板上最好的位置。天气正好,舒适的海风吹拂起那人金黄的头发,在一碧如洗的晴空下招展出满目璀璨,令人飞满浮尘的心也明快起来。

尽管互相介绍的时候,可乔克说了这是他找来的年轻帮手,佣兵队长威尔德纳还是敏锐地察觉到此人不简单。他步伐沉稳地走上前去,停在了对方的左手边。

这一过程中,金发少年的目光始终定格在遥远的海平面,直到威尔德纳在他身旁站定,主动同他搭话,他才出于礼节转过脸,朝对方点头致意。威尔德纳发现自己很难从少年身上套取任何消息,多数时候对方只是沉默地听着,对自己的话不置一词。

“老实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跟着一群文化人出来执行任务。”威尔德纳耸耸肩,以一副放松的神态语调再度转移了话题。

“保持警惕心吧,”酷拉皮卡难得对对方的话作出评价,“这次可不是简单的考古行动。”

“我知道,”嘴上这么说,威尔德纳眯着眼睛凭栏远眺的样子却很是慵懒散漫。作为一个常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他不但拥有健硕的身躯,还在额角留了一块勋章一样的疤,“上一波只逃出来两个人嘛,一个半死不活,一个还不如死了。所以这只队伍也只是打头阵的,确定遗迹的具体情况后,后续人员才会跟进。”

酷拉皮卡同可乔克确认过这次考古行动的大致安排,却没听可乔克提起过上一队人马的下场。他在心里冷笑,想着可乔克果然油滑,大概是希望自己这个讨债者能葬身在遗迹之中,好保住他对眼睛的那点儿无耻的贪恋。

负面情绪没来得及膨胀,就被船舱内的争执声打断了。三名学者中年纪最大的那一位狠狠推开了门,回过头冲里边吼道:“你可乔克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也敢侃谈民族学?”然后一把甩上门,大踏步迈向酷拉皮卡和威尔德纳。他气得厉害,拿出雪茄的时候双手还在抖。

威尔德纳识趣地往边上靠,把船头的位置让给了老者。

“谢谢。”老者深深抽了一口雪茄,将刚才的不快随着吐息一同释放,然后他转头,对身旁的酷拉皮卡说道,“小子,你带来的书不错。”

酷拉皮卡不咸不淡地回应:“是从佩尔拉图书馆借来的。”

“只不过,”老者点点头,顾自评论道,“这本书是个冒险家写的,描述主观,夸大其词。”

酷拉皮卡对此不予评价。他感到身后有动静,转过去只见考古队里的两个年轻人出了船舱,支支吾吾不敢上前。

老者也发现了自己踯躅不前的学生,叼着雪茄粗声粗气道:“你俩什么事?”

“埃罗吉尔老师,外面风大,您还是进去吧……”其中一人低声下气地劝慰。

“进去干吗?去被可乔克气死,还是去跟他打一架?”被称作埃罗吉尔的老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那家伙不过是个从历史转到民族方向的半吊子,凭什么质疑我的推论?我问你们,这本书什么时候写的?”

另一个学生连忙回答:“一、一七九五年!”

“对啊!”老人猛地一拍栏杆,那样子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吹胡子瞪眼睛,“两百多年前写的书!才两百多年!如果真像书上所说,两百年前的岛屿上还存在奇装异服的岛民,而两百年间这片地方又没有经历过重大自然灾害,那么这个族群是不是很可能仍旧生活在岛上?你们说呢?”

两个学生忙不迭点头,口中啧啧称是。

埃罗吉尔得到赞同,脾气更大了。“可乔克却非要跟我抬杠,非要举出些极端的反例。他以为什么种族都跟他钟情的窟卢塔族似的,一晚上就灭亡,成了考古资料?”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酷拉皮卡攥紧了拳头,把指节捏得咔嚓作响。好在呼呼的风声掩盖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海风夹带的咸味又和他口中的血味浑然交融,让他的不自然彻底被淡化。隐形眼镜尽忠职守地伪装着他的瞳色,可惜视野里的鲜红无法改变,他的世界就跟血洗过一样,蜷曲成令人窒息的逼仄炼狱。

酷拉皮卡抛下自负的学者和他唯唯诺诺的学生,径直向船尾走去,威尔德纳在身后喊他,他也没应声。

一路上,那些雇佣兵或好奇或警惕的目光打量在他身上,他都视而不见。毕竟风吹得眼睛有些疼,他被迷了眼,只能背风离开。

渔船的速度并不快,直到太阳贴近海平面,一队人马才抵达克劳斯。

考古队一行人首先下了船,雇佣兵们随后将沉重的行李往下搬,又将渔船牢牢固定在岸边。酷拉皮卡旁观这一切,缄默地隐没在乔木之下,任凭枝叶滤出的暖红光线淌落在他眼角眉梢。

“马上就夜晚了,找个地方先扎营吧。”威尔德纳提议,“海水可能会涨潮,我们往树林里走一些,不要进得太深。”

一群人开始向岛内进发,很快就找到了一片适于栖息的地方。考古队有着丰富的田野考古经验,野外生存能力丝毫不逊于雇佣兵们。只见几个年轻人三两下子就搭好了帐篷,生起了火,行李也被收拾到一块。只不过这一过程中,有个男孩子显得特别消极,被人指名道姓了才上去帮两手。

“呵,真是什么样的老师带什么样的学生。”三名专家已经围坐在火堆旁,之前与可乔克闹矛盾的老者突然出言讽刺道,“看看你那小子,干活都这副懒散样,还指望以后有什么出息?”

可乔克也不生气,讪讪地笑着,回复说:“小孩子,别太苛责了。”

可惜“小孩子”最沉不住气,那男孩本来就因为自家老师在船上受的委屈而愤懑不平,这会儿更是被刺激得一跃而起,指着老者的鼻子就开炮:“我有没有出息轮不着你管吧?你处处针对我老师,还不是因为怕他动摇你的位置?是,可乔克老师是半路出家,但他就是有这天赋,几年时间就赶上了某些倚老卖老倾轧他人的所谓‘专家’!”

一番话把埃罗吉尔气得够呛,他猛然起身,抓起一旁用来生火的木棍就打算抽人,还好几个雇佣兵及时拉住了他。与此同时,佣兵队长也架住了口无遮拦的年轻人。

老者一口气没顺过来,捂着胸口开始咳嗽。他的两个学生连忙上前给他顺气,一直远离战场的另一位学者也赶紧让自己的两个学生递水过去。

酷拉皮卡冷眼旁观,在心底摸清了考古队内部的关系:显然,半路出家的可乔克地位最低,带的学生也只有一个;而一直挑刺的埃罗吉尔是领域内的大学究,也是这次考古行动的主导者;至于另外一位明哲保身的学者,应该是不想站队,但又迫于老者地位,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示好。

很快他就从可乔克学生的话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那孩子被佣兵队长带到最角落的地方,眼眶都红了。威尔德纳很是无奈地安慰了他两句,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股脑儿朝对方倾吐道:“可乔克老师才不是半吊子,他本来就是很杰出的考古学家,他的姐姐也是很出名的民族学家。只不过老师的姐姐五年前去世了,从那以后,老师研究的重点就从历史转向民族了。埃罗吉尔那老头根本就是担心老师太优秀,有一天会在民族领域超越他!吉奥老师又是主攻埋葬学的,在这方面也说不上话。”

威尔德纳哪里懂这些,随意点着头就打算敷衍过去。

没想到小愣头青还继续喋喋不休:“老师的姐姐当年研究得最深的就是窟卢塔族,‘红眼睛的恶魔’啊!很多人觉得她英年早逝就是因为窟卢塔族的火红眼会带来灾难,但老师是严谨的科学工作者,怎么可能相信这种迷信说法?所以他也开始钻研窟卢塔文化,哼,迟早破了那些人的谣言!”

“行了啊,说这么多你都不渴吗?”威尔德纳说着就去存放食物的包裹那儿,翻出一壶水和一包干粮扔给那孩子,好堵住对方的嘴,“赶了一天路,抓紧吃点东西睡觉吧,明天早起去探寻遗迹。”接着,他又把一包干粮抛向不远处的酷拉皮卡,招呼对方一起吃晚饭。

窟卢塔接住了硬梆梆的压缩饼干,独自坐在一旁啃咬起来。他的心里充斥着难言的感受,一天内几次从外人口中听到自己的民族,每一次都是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上再开一道口。考古学家们提起窟卢塔族时的语气和收藏家们对待火红眼的如出一辙,那是一种看待死物的态度,仿佛“窟卢塔”三个字代表的不是那群曾经鲜活的人。

酷拉皮卡发誓,下次再有考古学或人类学方面的眼睛收藏者,他一定会用最干脆利落的方式把眼睛夺回,绝不与对方多纠缠一秒。

然而他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道声音,比细草破土而出的响动更加微弱,也更加势不可挡:窟卢塔的眼睛一直被当做不幸的象征,少年人和他口中的两位学者却丝毫不介意,可乔克更是想证明这只是谣传。年少时对外界的不解、失落、愤懑,对被接纳、被包容的渴望,仿佛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宽恕与释放。

他仍然鄙夷作为收藏家的可乔克,但他起码拾起了对考古学家可乔克的尊重。

是夜,所有人在帐篷里栖息,枝繁叶茂的静寂树林包裹着营地,只透出几缕飘渺的星光。在鼾声的轻响中,酷拉皮卡骤然睁开了眼。他坐起身,警惕地出了帐篷。和他一样,几名雇佣兵也悄悄走了出来。

威尔德纳朝大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了指考古队休憩的帐篷。他的属下立刻会意,其中五人重新钻进帐篷,不带一点声响地把考古队员们扛了出来。

几个文化人面露惊恐,但都在雇佣兵们警告的目光下忍住了发声的冲动。

威尔德纳随即指向头顶,那些士兵就合作无间地带着考古队员一起上了树。

酷拉皮卡答应过可乔克在此行中保证他的安全,因此多留意了一下对方的情况。在看到可乔克被两名雇佣兵安置在一根粗壮的枝桠上后,他才身手敏捷地上了树。

威尔德纳是最后一个上树的,他先把装粮水的包裹挂在了一棵看上去非常牢固的树上,然后才给自己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可乔克见他就这么上来,十分焦急,跳起来指了指地面上装考古仪器的包,又被身旁的雇佣兵飞快按了下去。

所有人都隐蔽在叶片与枝干之中,凝神屏息。

片刻后,几道身影从他们下方的灌木中缓缓走了出来。林中光线幽暗,偶尔有星月光辉投射在底下的人身上,沉闷的金属钝响伴随着若隐若现的闪光。

不速之客们步伐整齐,不带一盏照明工具地行进着。他们自如地穿行在树丛间,却好像根本看不到巨大的行李包裹,即使撞到地面的行李,也只是踉跄一下,稳住身形后继续目不斜视地走动。

诡异的景象看得考古队一行毛骨悚然,尤其是埃罗吉尔和可乔克。两位考古学专家目光相撞,立马知道对方和自己想的一样:那些人的盔甲样式完全符合古籍上对歇姆王国的士兵的描述。那个由单一民族建立起的国家在各类史籍上占据了辉煌的篇章,却在最近一次大陆漂移中灰飞烟灭。无数古书记载了他们彪炳的战绩,“渡河而来的掠夺者们,踏碎坚固的堡垒,折断锋利的铁戟”,“三截的长枪合而为一,执于永恒君主之掌,庇佑渡河者们所向披靡”。歇姆人的种族也因此被称为渡河族。

一旦确认了这一推测,两位学者的目光立刻变得狂热起来。然而没等他俩有任何动作,另一棵树上的年轻人就率先发出了一声惊呼,他的双手空空如也,本该被捏握在掌心的记录这一切的夜视相机几秒后发出了落地的轻响。

所有经过的士兵同时停下脚步,向着那个年轻人的方向看去。

齐刷刷的金属声回荡在树林中。


P.S.这篇文章是慢热型的,尤其是目前这个阶段,两人总是各种阴差阳错,但是我会争取让两人尽快碰面的!而且碰面以后会一直难解难分的,相信我【土下座】!!

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很多,但是不起名字指代起来又太麻烦,所以解释一下人名,方便记住谁是谁2333

威尔德纳:Werdna,其实是Andrew的倒置,一般Andrew这个名字表示勇敢。

埃罗吉尔:Arrogare,这是arrogance(傲慢)的拉丁语动词词源。

吉奥:Geo,表示“土地、地质”的前缀(因为是埋葬学家嘛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