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April Fools 四月愚人 第八章

第七章

第九章

8.

离那棵树最近的几名士兵倏然腾空而起,以一种穿着盔甲难以达到的速度和弹跳力直冲年轻人所在的枝桠。树枝上的雇佣兵纷纷朝他们射击,但是因为视野被遮挡,光线又过于昏暗,大多数子弹都打在了盔甲上。那些盔甲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居然完好地将子弹尽数弹开。

“考古队负责照明!”威尔德纳吼道,“他们夜视能力很强,摸黑战斗对我们没优势!”

八名考古人员连忙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带着火折子的人同时也把火给点燃。营地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树上的人这才看清,袭击者们从头到脚都被盔甲保护着,只在眼睛处留出了两道缝隙。

更多穿盔甲的士兵凌空袭来,眼看枪弹徒劳无用,雇佣兵们纷纷抽出匕首,摆出了近战格斗的架势。

一场大战迫在眉睫,空中的士兵却仿佛被一股无形力量抓取,蓦地停住了。下一刻,他们出人意料地朝着身后某个方向飞去,又同时顿在了空中。

“锁链……?”威尔德纳不愧是雇佣兵的老大,最快发现了攻击者奇特行为的源头——可乔克请来的年轻人正拽着一条锁链,那条坚固的链子不知何时穿过了众多士兵,缠绕住他们的脖颈,又回到他的手中。他轻巧地跳上一根粗壮的树枝,一边双臂发力,一边纵身跳落,在重力的协助下将那些幽灵般的士兵悬空挂起。

这名从小在森林长大的窟卢塔如鱼得水,将挂着士兵的锁链在树根处绕了几圈,又重新动身,以同样的方法缠住更多士兵的脖子,然后从跳到选中的树枝上纵身跃下,一排排士兵就像果子一样被他勾着脖子挂到了枝桠上。

威尔德纳立刻开始收割这些沉甸甸的“果实”,他的手下也飞快反应过来,动作迅速地掀去那些人的头盔,割下了他们的人头。没了头颅,锁链就无法继续勾住他们沉重的身躯。草地上接连发出闷响,是头盔、脑袋和尸身纷纷落地拍打出的节奏。

“啊啊啊啊啊诈尸!诈尸了!”队伍里的年轻人突然高声叫到,被提醒的雇佣兵回过头,发现刚刚被砍去头颅的士兵再度爬了起来。一具具活动的无头尸体平添了树林里的阴森氛围,连久经沙场的雇佣兵们都不由吞咽口水,试图冷静下来面对眼前超自然的景象。

“头不行就攻击心脏!”威尔德纳指令还没说完,身体就已经冲出去。他一个闪身来到一具无头尸体面前,粗暴地扯去了对方的颈甲。然而无头士兵的反应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没等他做出下一步动作,无头士兵就用双手扼住了他的喉咙。

这种情况下,想要扯去肩甲和胸甲再攻击心脏简直是天方夜谭,威尔德纳只剩下被掐的份,掰着对方肩甲的手指也越来越无力。其他的雇佣兵都在和身着铠甲的士兵缠斗,考古队员则战战兢兢地作壁上观,要是没有酷拉皮卡几次三番的救助,他们早就被不断跳起的无头尸体拖下去了。

察觉到威尔德纳的处境后,酷拉皮卡一个后翻,躲过了一名无头士兵的攻击,然后就着后撤的力道跃起,在空中抛出锁链,袭向抓着威尔德纳脖子的士兵。锁链缠住了袭击者的双臂,试图卸下他的力道;少年则一手扒住对方的后甲,一手抽出枪,对准断头处的截面凶猛开火。士兵的身体随着子弹的没入震动起来,接着就像被关了电源的机器,骤然停止了一切动作。

威尔德纳趁机挣脱对方的钳制,趴跪在地上剧烈地喘息起来。

其他人纷纷效仿酷拉皮卡,从无头士兵脖颈的断面处直接射击心脏。场面开始发生变化,刚才还疲于应对的雇佣兵转眼就占据了上风。

“厉害啊,小子。”威尔德纳擦着嘴角,起身称赞。

可是给了他们提示的年轻人并不应声,而是留在被他压制士兵背上,迟迟没有下一步行动。那张被金发与火光映衬的清秀面庞上看不出丝毫松懈,甚至可以说是……更加警觉了。

这些重甲兵存在着一种敏捷与迟钝共存的违和感:他们行动起来迅捷无畏,被锁链勾住脖子也没有任何一人做出拉扯锁链的应激反应;却对地面上的行李视若无睹,攻击手法也模式单一。种种迹象都显示出,这些士兵可能是被操作系控制的人偶。

操作系控制他人时必然需要“控制器”,酷拉皮卡收起锁链,将凝集中在双眼,探查着身下这具无头尸体。任何用了隐的念都将无处遁形,可展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微小的控制器,而是布满血管的涌动的念——不,不对!人的血管并没有这么粗……

就在他思考的间隙,那股蔓延全身的念猛然往士兵的心脏收缩而去。酷拉皮卡察觉不妙,冲着威尔德纳大喊一声“躲开!”,自己也从士兵身上飞身跳离。

下一秒,那具雕塑一样的躯体就剧烈抖动起来,脖颈的断面里窜出了一条黑影,其速度之快力道之大,连覆盖在肩部的盔甲都出现了裂痕。

那可是子弹都穿不透的盔甲!

其他被击中心脏的无头士兵也发生了相同的异变,所有人都奋力躲避着这些来路不明的黑影。随着一声凄厉的嚎叫,一名雇佣兵被黑影袭中胸口,倒在了地上。酷拉皮卡回过头,发现攻击人的无头士兵萎缩了一般,缓缓倒落在地上,而那名被击中的雇佣兵则在一阵抽搐后爬了起来。他的战友退到他身边,问道:“没事吧?”

酷拉皮卡瞳孔骤缩,一句“别过去”还来不及出口,关心队友的雇佣兵就被自己的同伴拿枪抵住脑门,瞬间一命呜呼。一旁另一具无头尸体上的黑影飞快蹿入了这具新鲜尸体的胸口,片刻之后,这具尸体也爬了起来。

这一次,没有人再敢贸然上前了。

“那些东西寄生在人的心脏,还能更换宿主!”酷拉皮卡手中的武器由枪换成了匕首,他一边砍杀,一边提醒其他人,“千万别被它们碰到!”

他动作迅猛,脑子里却冷静地分析着一切:宿主被击中心脏后动作会有片刻的停顿,之后,寄生生物就主动暴露,疯狂攻击,开始寻找新的寄主……这么看来,那些寄生在重甲兵身上的东西必须栖息在完好的心脏中,他们只要严防死守,挺过这一阵攻击就可以了。

酷拉皮卡把这一推论告诉同行者,人们瞬间振奋起来,防守得更加严密。

疯狂舞动的黑影见无机可趁,便调转方向去攻击树上的学者们。可是无论这些黑影如何挥舞,都在靠近的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弹开了。

底下的人齐心协力,斩断了不少从脖颈延伸而出的寄生生物。藤蔓一样的生物落在地上,几番扭动后,慢慢停下了挣扎。无头尸体也接二连三地倒地,不再有任何动作。

战斗结束的时候,天边已经透出一丝曙光。

雇佣兵们一身狼狈地往树上爬,打算把考古队员接下来。酷拉皮卡手指微动,默默撤下了蛛网般缠绕在枝杈间的隐形锁链。他让众人加强防守的时候,就考虑到考古队员会成为寄生生物的首要攻击对象,因此悄悄在学者们周围布下了紧密的锁链。只不过大半个晚上都在战斗,他的眼睛已经烧不动了,疲惫感一波一波侵袭着他,令他摇摇欲坠。

威尔德纳带着几个雇佣兵从尸堆里拖出了牺牲的队员,一群人围在两具尸体旁,神色透露出默然的沉痛。

“用火葬吧。”威尔德纳下令。

“等等,队长……”一名雇佣兵打算提出异议,被他们的队长用手势打断了。

“用火葬。”威尔德纳语气坚决,“他们的心脏被异物寄生,和那种东西一同埋葬是无法安眠的。”

不如在火中燃烧,让自己释放光热,让敌人成为灰烬。

熊熊的火焰燃起,雇佣兵们对着被火海淹没的同伴郑重地敬礼。考古队员们看到了,也纷纷举起手,送出了虽然不怎么标准却饱含敬意的一礼。

可乔克往酷拉皮卡的方向瞥去,看到那双戴着隐形的眼被火光映得通红,成就了无法作伪的人间美色。

简洁的葬礼之后,一行人收拾一下劫后余生的喜悦,立刻投入了工作。考古队的年轻人从行李里翻出工具,热火朝天地忙了起来。三名专家则蹲在一具袭击者的尸体前,相互交换意见。

“很显然,”埃罗吉尔率先开了口,“不论是盔甲的制式,还是上面的河流十字纹路,都完全符合古代渡河族的特征。”

“学界一直认为渡河族在两千年前那场地壳运动中灭绝了,难道他们是被隔离到了这座岛上?”吉奥提出疑点,“但是克劳斯岛虽然距离大陆较远,也不至于千百年间完全不与外界交流,既然如此,怎么会没人发现渡河族依然存在呢?”

“不。”可乔克摇了摇头,“不要忘记,他们已经不是’人’,没有自己的意志了。”说着,他戴着手套的手就拎起一根藤蔓晃了晃,“他们只不过是被寄生的尸体。”

寄生生物死去后,这些尸体迅速瘪了下去,好像皮囊之下没有血骨,填充的全是那恐怖的寄生之物。

埃罗吉尔冷哼一声,说道:“那也不能证明他们在漂移后就一直是被寄生的状态。更何况渡河族信奉基督,相信末日审判与复活后第二次的死,你怎么知道寄生不是他们自己的意志呢?说不定这就是渡河族复生的手段。”

可乔克点点头,并不与对方争辩。埃罗吉尔虽然说话尖锐,但是想法大胆,不拘一格,在考古界提出过很多新颖而不失道理的假说。他不觉得这个说法有什么问题,因此以沉默了结话题,转而抓起一段寄生生物,用工具将其切开。

“是植物。”他把截面挪到另外两人面前,“你们看,有维管束。”

“怪不得当时在树上没怎么受到攻击。”可乔克的表现让埃罗吉尔觉得自己说赢了对方,老者心情大好,也不找茬了,顺着对方的话题往下说,“植物怕火,而我们手上拿着火折子。”

“简直难以置信……”吉奥发出低叹,“居然会有这样智能的植物……”

离他们不远的酷拉皮卡也在低头查看尸体和寄生生物,听到这话,他心想:何止是智能,这些植物都具备念能力了。念本身是一种生命能量,但是植物具备念能力,说明它们拥有了操控生命能量的本领。

酷拉皮卡站起身,抬头凝望晨光熹微的长空。

这座岛屿有问题,接下来的行程只怕会更加危险。


P.S. 好,后记总算越来越短了~这里基本可以告诉大家为什么要把克劳斯岛设定在西南面了:因为蚂蚁篇中女王的断足就是在优路比安西南面出现的,如果黑暗大陆与人类世界真的存在缺口,那么从中进入人类世界的事物应该也会顺着洋流漂到那儿。把岛设定在这么个地方,发生什么事也都不足为奇了不是吗~(其实主要就是想瞎几把乱写wwwww)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