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让新鲜变质,却令腐朽成为不朽。
于是我腐了=w=
微博id:Burntlime_团酷坑底坐,欢迎找我来玩ヽ(〃v〃)ノ~

【团酷】【无授权渣翻译】无题

作者Tumblr:atutsie

原文地址:http://atutsie.tumblr.com/post/153000524111/pairing-kurorokurapika-just-some-angsty-and

(不过是一些焦虑又没实质内容的东西)

它们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眼泪。是顺着他的脸颊蜿蜒而下的温柔泪滴,无声诉说着他的悲伤。它们太美了,不是人类的眼中能存在的,而应是上帝的。但是他的悲伤震耳欲聋,酷拉皮卡能从永无止歇的泪痕,从垮塌肩头的沉重,从眉头的褶皱和嘴角伤感的弧度感受这悲伤。

这不公平。

酷拉皮卡的眼睛在燃烧,目之所及只有红红红。他想要杀人。他想要掐死他。他想要给他带去痛苦,以能达到的最缓慢最难以忍受的折磨。而当他闭上双眼,他看到黄的,黑的和红的——一堆肆虐的混乱;指甲嵌进看不见的墙,锁链抽打,咆哮跌入深渊。

“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停下来这不公平。”对着无人之处反复呐喊。

酷拉皮卡冷眼旁观,任凭这狂怒在体内消耗自己。就在他的眼睛疼痛更甚之时,他看穿他的眼。它们乞求平静,但他无比渴望混乱。可他不得不平息这份感受,这使得他更加愤怒,更加恼火。

因为库洛洛·鲁西鲁没有资格哭泣。

他没有资格拥有人类的情绪。库洛洛是一个无情的怪物。

这对他来讲一定是陌生的,一定是从未存在于他的,那么此刻,他为什么要展现出它们?他为什么要对酷拉皮卡流露出脆弱的一面?对这个只希望他死,希望蜘蛛们悲惨陨落的人?他对库洛洛·鲁西鲁恨到了极致,有任何机会他就会杀死对方。但是现在对方流着泪,最令他困惑的是,它们看起来是真的。欺人的真实,酷拉皮卡咬紧了牙。

库洛洛的眼睛也是一样。它们是死的——因为他与死亡相伴而行,朝夕相处——也是无情的——因为他正是那个为了钱财灭绝一整个群族的凶手。这些眼泪就像最为肮脏丑恶的沼泽中纯然原始的湖泊。用一汪清水伪装了可怖致命的诅咒,进而引诱任何靠近者的纯美湖泊。

这当然能成为笑话结尾的一句妙语。太滑稽了,酷拉皮卡因为这令人作呕的笑话而想放声大笑。窝金死的时候他也像这样吗?派克诺妲死的时候会更糟糕吗?就好像他的一部分死去了?好像他的灵魂被摧毁了?

可是他没有灵魂。他杀了他的同胞。他杀人不眨眼,不问理由。

酷拉皮卡睁开眼睛,他的双手渴望扼杀库洛洛。他站在那儿,手插着兜。他低下头,悲伤地轻声细语,说着不可理解的话。酷拉皮卡只能听到只言片语,“安息吧,侠客,库哔。蜘蛛永存。”

库洛洛跪在墓前,呓语道:“我们来者不拒,所以也别从我们手上夺走分毫。”

他不愿设身处地去想象,站在死去伙伴的墓前,眉头揉出相同的褶皱,常年说谎的嘴,或是流露些微悲伤的眼,蹙着相同的沟壑。因为他的伙伴死了。他不愿去想象对方有任何感觉。

就好像库洛洛是个人——

“我们走吧。”库洛洛说道,面朝酷拉皮卡站了起来。

一切回归正轨,就好像他先前的表演完全没有发生过。他是一个怪物,酷拉皮卡告诉自己。绝不要忘记。绝不要原谅。

因为他如果没做到,就意味着他在同情自己的敌人。就是败北,酷拉皮卡想到。而那是他唯一绝不允许的。

他拖动脚步,朝库洛洛走去。

他的手伸向他的脸,如羽毛一般轻捧。他斜着头,看进对方眼里的黑暗。库洛洛困惑地挑眉,但又任凭酷拉皮卡的动作继续。

“你的眼泪,”酷拉皮卡开口,然后轻轻抚摸对方的脸颊,温柔地擦去留在上面的泪珠,“好好擦掉。”

“嗯,我哭了?”库洛洛说道。他沉默了一会儿,仿佛陷入沉思。然后他耸耸肩,“我们要迟到了,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手上的力道随着他的倾身靠近而变得更紧,他的拇指狠狠按在对方颧骨之上,指甲于皮肤留下凹痕。

“你会被这双手杀死。”他猛烈地轻声细语。或许,如果他拇指的力道再大一点,他就能把库洛洛的眼睛剜出来。那岂不是对库洛洛最完美的回报?然后酷拉皮卡就会让他那样活着,那更好。“永远记住,库洛洛·鲁西鲁。”

库洛洛凑向他的手掌,温柔地握住了他的手腕。酷拉皮卡的力道松开了。库洛洛亲吻他的手掌,轻咬他的肌肤。

“当然。”他的笑就和他的眼睛一样黑暗,不断戏弄和挑战着酷拉皮卡,“更确切地说,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哈。”酷拉皮卡嗤笑,手指在他眼下轻轻打着圈。他的头靠向对方胸口,他呢喃道:“我能做到,而且我会做到的。”

“发誓?”库洛洛问道,用自己的手臂环住对方清瘦的腰肢。

酷拉皮卡的头低得更深,融进了库洛洛的拥抱之中。他环抱住对方,“我发誓。”

库洛洛吻住他的头顶,在他的金发上温柔地倾诉。

“我就喜欢你说谎的样子,酷拉皮卡。”

评论(2)
热度(40)